• 第二七章 中毒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5本章字数:2189字

    对于男神的关心,落一心下高兴,从钱袋里挖出了,差点被她遗忘的手帕。走到旁边的桌前,拿着水沾湿了,把脸擦了干净。

    “看吧,没事。”落一还没有来得及对男神优雅一笑,就发现,那水里,居然有毒,她就昏了过去。

    鄞宸一惊,他没有想过,自己只是一时冲动出了皇宫,却有人把毒下到了这里。消息是从哪里泄漏的,他已经无心去管了。他只抱着落一,由着刚才那护卫为落一把脉。

    “怎么样?”

    “很乱!”

    鄞宸心惊,这护卫是从小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人,身上的本事,他自然清楚。他说很乱,那就是说,落一之前身上的毒却是跟现在这个毒合起来,已经分不清是哪种毒了。想到这里,鄞宸后悔了,后悔他这三年来放任着她,不管不问。才会让她身中多毒。

    “一定要保住她的命!”是命令也是请求,想下,就从身上拿出一颗突秘藏的丹丸,让落一吞了下去。

    对于这丹丸来说,别人可能不知道,可护卫风是清楚的,这鄞宸仅有的一个保命的药丸,能解百毒,但他却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

    他心里对落一的身体慎重起来。他的主子从那之后,就不再也没有却过一丝的情念,利益无情,可是这一刻,他却突然间担心起来。其实,如果落一死掉的话,对于鄞宸的利益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要是知道自己又中毒了的落一,一定会把那些刺客的尸体拿来鞭尸,坑哦,她虽然把毒解了,可是那些日积月累的毒哪里能真解得一点影响也没有的啊。现在好了,毒上加毒。

    “是。”风正想再对落一再多做检查,却不想,又一配人闯了进来。他无法,只好先拦住刺客再说,毕竟鄞宸的性命相对于落一来说,重得太多。

    鄞宸看着那些刺客,心中的怒意滔天。

    看着风护在那里,这才没能让那些刺客。可是鄞宸却想到,他们这里出事这么久了,却没有见到官府的人来,那证明这一次的刺杀,在朝中也是有很大势力的。

    再则,刺客一次来个三五人,正好又是风的一次能力之内,只要有人倒下了,就马上有人会有人再冲进来。

    鄞宸深思,看来那些人并不是想马上要了他的性命,而是打着要将他活抓了去。

    既然这样,那鄞宸也准备好和那些人一起玩玩了。他抱起落一向外走去,犹豫了一刻,终是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

    毕竟这个时候,入皇宫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落一怕是不会愿意的。而且他能想到,那刺客自己也是能够想到的。所以入宫的路上也是伏兵重重的。

    风看着鄞宸的方向,外面朦胧的夜色,让他看不清鄞宸的表情。有一刻想要阻拦,却底不过多年来,服从的本性,跟在鄞宸的身后。

    汴京城内没有宵禁,鄞宸抱着落一一路走去却是能听到一路的惊吓。终于,他们走到城门处,守城门的士兵看着场景却是有些怕了起来。

    毕竟在这汴京城中,安逸的日子实在过得太久了。

    不过那些士兵终于还是把鄞宸拦了下来,毕竟如果把城门开了,那他也是会死的,甚至连累家人。

    只见那士兵还没有近鄞宸的身,就从风的身上射出一样东西,正好落在士兵的手上。士兵心中一惊。他本来是想自己先拦着人,让手上的人去找他们的长官报告此事。

    却不想自己手上却出现了块金牌,借着微弱光线却是能看见,那金牌上什么字也没有,只画着一个诡异的花纹,却是皇秘密禁卫的身份证明。

    那牌子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却是有一个当将军的姐夫,无意中说给他听,他这才知道。当下不再多想,直接打开了城门,把他面前的大神送了出去。

    只示意着手上的人,小心点躲着,别受了无妄之灾。

    待落一再醒来时,她只能看到了满目的山林,天上的星星很亮。

    “醒了?”鄞宸关心的问着,他从来没有想过,刺客给自己下的毒会有多轻多弱。但是只要落一醒来了,那也是好的。

    心下又把注意力用在了那些刺客身上,原本以为能引出幕后来,却不想鄞宸只得到那些刺客无顾忌的拦杀,风的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鄞宸不得不主动出去。

    如果只用这些人,平时的鄞宸与风两人完全能应付,只是时间问题。可是现在又多了落一这样一个病号。

    “嗯!”落一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么弱,几乎没有气力,这种无力保护自己的感觉,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尽管虚弱,可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她面无表情,其实淡定,不让人窥得她半分情况。

    “怎么,很不舒服吗?再忍忍等一下就就去给你找大夫去。”落一的那不着痕迹的皱眉却是让鄞宸看得真切,尽管那点痕迹稍纵即逝。

    对于这些,鄞宸没有办法,他也不知道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百御丹,是否真的有将能落一身上那么多的毒解了去。

    却又心急,如果他身上还有一颗百御丹来,那落一或许会更好一些,毕竟那药让落一醒来了。

    “没事。”落一一笑,看着场景,她就能猜到,鄞宸被人追杀着呢,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大夫,这都出城了,荒山野岭的。

    看鄞宸身上,也多了几处伤,想来,也是护着她才受的。

    “你给把我放下吧,那些人是为了杀你而来,他们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说这句话的时候,落一也觉得不可能,那些人花那么大的力气,要把鄞宸杀了,又怎么可能留下她这个活口做证据呢。

    鄞宸听着落一的话,手上一顿,又生气于落一的天真。心下也有些气愤,他是那种为自己保命而弃他人不顾的人吗?

    想下,却也没有让那个与他对持的人,讨到半分的便宜。手法也更加凌厉起来。

    寻着空隙,他看了落一一眼,那满满的担忧,他却能看出是落一不想拖累了自己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但是他觉得,她是这样想的。

    手上抱落的气力又增了几分。

    “说起来也好笑,第一次见你,我被人追,第二次见你,你被人追。”落一感觉到了鄞宸的意思,她无法也只能认了。嘴上却轻轻说着叙着旧,连着那份担心也从落一心里放下。

    她轻轻的动了一下,尽量的不妨碍到鄞宸的动作,下一刻她的手上却是多了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