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八章 生气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14字

    “说起来也好笑,第一次见你,我被人追,第二次见你,你被人追。”落一感觉到了鄞宸的意思,她无法也只能认了。嘴上却轻轻说着叙着旧,连着那份担心也从落一心里放下。

    她轻轻的动了一下,尽量的不妨碍到鄞宸的动作,下一刻她的手上却是多了一把刀。

    m9d80虎牙,这是她上辈子用惯了的刀,前些日子她又画出形状让人做了出来。就是要以备不时之需的。

    现在正好可以用。

    趁着一个空隙,落一的又脚盘在了鄞宸的腰上,单手恰到好处的搂着他的脖子,不会影响动作呼吸半分。

    这个时候落一没有想那么多,她只希望自己不要成为累赘,而这个动作又正好适合现在还没有力气的她。

    果真落一动作,让鄞宸护在她腰上的手又用力了几分。落一会意,以为鄞宸理解了她的意思,可是下刻她又觉得,大概不是这个意思了。

    因为鄞宸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了,大得她觉得难受,而动作更快,快得她不用为她护着后背,每每一刀袭来之时,鄞宸就会自己转身防守。

    看着那情景,落一反倒变得百无聊赖起来,安静的趴在那个宽广的肩头上。如果能忽略了她腰上的气力,她想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老头把她抱回家的感觉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她很害怕,老头就那样半路上把她丢掉了,所以她抱老头的力气也是很大的,如果不是才五岁大,她想自己一定会比鄞宸现在的用力还大。

    陷入加忆的落一没有发现,鄞宸的气愤。做为一个人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轻浮的抱着一个男人,尽管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但是,鄞宸可以肯定,落一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丈夫而迟疑这个动作。

    想下,他更气愤,却也在心里的某个角落里庆幸着,落一现在抱着的是自己。

    但是这种感觉很快的全被他的怒意给掩盖了。

    “主子!”风不太肯定的唤了一声。

    因为从那些黑衣人全被鄞宸一口气杀掉到现在至少有一刻钟了,可是鄞宸却还是那样站着,而更让他无语的是,他们的皇后娘娘也还是那要抱着他的主子。

    皇宫中献媚邀宠他是见多了,可是像落一般大胆,甚至不知廉耻的,却是他第一次见。心下对落一评判双低了几分。

    而这些情绪都被他低下的头所以全部掩盖,不露分毫。

    听到风的声音,落一从她的加忆中回到现实。只是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人丢在了地方。

    “你丫的坑我啊,放下不会轻一点啊,不知道我现在还是病人吗?不知道怜香惜玉吗?”当然这一切的话,还没有等落一骂出口,她就像鄞宸那杀人般的眼神定在那里。

    这一下落一不敢随意乱动了,她知道,刚杀完人的人,都有那种一点点的冲动,那种冲动却要用血来平息的。杀过人的人,都这样,为了平息这种习惯她曾经经常被老头关在密闭的房间里半个月。

    想到这里,她手上握刀的气力又多了几分。

    落一时刻盯着鄞宸,以防他“冲动”。鄞宸却是在气着,只希望落一能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只要她认错,说不再犯了,他还是会原谅她的。

    只可惜他的眼神换来的只有防备,甚至还有一丝丝冷意,鄞宸想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有一刻,他差点就把那丝丝冷意当成是杀意。

    野兽那种遇到危险的本能保护吗?

    想到这里他又是一气,他是她的丈夫,需要这样防备于他吗?

    他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

    落一只定定的看着鄞宸离开的身影,不做任何的表述。终于等到她看不见他了,她这才放松了身体。那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她深深的吸了口冷气。

    “你丫的,长得帅了不起啊,长得帅就可以欺负人了,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一次的份上,早就把你灭了。”

    落一轻轻的咒骂着,那声音只能她一人听见。

    随着嘴里蹦出的叫嚣,让她忽略了,就算鄞宸没有救过她,她也是一样打不过的。

    而落一那自认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却准确无误的传在了鄞宸的耳朵里,甚至风的耳朵里。

    当他气得转身离开的时候,鄞宸就又想到,这荒山野岭的半夜里,要是落一一个人遇到野兽了怎么办。所以他停一了脚步,犹豫着要不要回去。却不想,听到了落一骂人要灭了他的声音。

    一气之下,他又走远了一些。

    最终又气不过,担心落一被野兽叼了去,只好示意风去把那个该死的女人送回城里去。自己则带着满身的怒意,运起全身的功力飙风而去。

    看着远去的主子,风却担心着主子的安危,却又不得不执行命令。想下,却也只能快点执行完命令,这才能快点回到主子的身边。

    却是说,落一这边。风只为她指了一次方向后,就默默的跟在后面。原本那走的速度也就跟散步差不多的,只是加上风心里着急,那速度在他眼里也就跟蜗牛差不多了。

    他急的,恨不得就把落一一把扔回城内,可是现在他拉不得碰不多,也只能就那样的看着。

    终于,当风觉得自己忍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的出声催促了。

    “快一点!”

    落一半没有回话,只是慢悠悠的回过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跟他主子一样不懂怜香惜玉的风。

    这些人没有同情心的吗?不知道人家因为他们刚才中毒完不久,现在全身没力气的吗?你要是好心一点给帮忙扶一下,背一下的,落一坚决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

    可这傻丫,不但不帮忙,还那样着急的催。落一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情绪,尽量的冷静不出口骂人。

    只一眼,她又慢悠悠的回过头,然后轻轻的漫着步子向前走。

    这一刻她想起了自己的越野车了。

    想着美梦,只觉得,身边周遭的风也跟着飞了起来。那感觉就好像她真的在坐着自己的越野车一般。

    也不知是想得太出神不小心的,还是人已经累得没有气力去小心了。

    反正落一的脚下是让一根不大的树枝绊倒在地。

    那种重重的感觉,落一只觉得疼得连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临昏着的那一刻却是在看着风。

    你丫的就不能扶一下吗?非得让她摔倒了,才表现得那么的着急错愕。

    “砰…”

    那直蹦蹦样子,风可以想像落一摔倒那一刻的疼痛,而对于落一那眼神,他却是有惭愧的。但是那也是只有一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