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九章 风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06字

    先不说对方是皇后,就算是个普通女子,那也是不适合他去扶的。又想着,这个女人害他离了主子,那么,她就得受点罚。

    想着心里难免有一点幸灾乐祸起来。

    不过很快的,他那抹坏笑就僵在嘴边了。

    一刻,两刻,三刻落一还是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昏过去了?风心下大惊。

    而这一刻惊的却不只是有风一人,还有鄞宸,他气恼之下还是觉得有点不放心又回来看了一眼,却不想,就刚刚好看到落一摔倒的那一刻。

    心里也是同样的出了一口气。

    谁让这个女人,没有一点男女之防。也不看是谁都能这样抱住的。

    惊恼之下却也难免会担心,这个女人会突然间死掉了。毕竟早之前她才又中毒了。当下不再掩藏身形,现了出来。

    “请主子责罚?”看到鄞宸,风自然知道自己照顾落一不周。

    “回去了,自己领罚去。”说完,鄞宸就抱起落一,只是当他靠近的时候,却听到了那轻微有序的呼吸声,甚至还有轻轻的呼噜块。

    这一刻,他却是不急了着担心她的身体了,只觉得又气又恼。

    亏他还紧张了一下她的身体,却不想对方却是睡着了。

    而这一睡,落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这才从自己的床上醒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风怎么又突然间想开帮了她一把,不过她还是谢谢人家的。

    起来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什么什么时候挂着一个金灿灿的东西,挺重的。细看之下,之下却是个金牌子。细络的花纹,却是与风手上的那块是一样的。

    而风手上的那块是因为他要为南宫临做一些事,为了方便这才有了一块,而他别的兄弟却没有这样的福份了。至少有这玩意儿在手,除了皇帝的话,谁的话也都是可以不用理会的。

    特权中的特权,想当初他几乎是用命才换来的。

    落一研究不出个什么东西,对于她来说,这几乎也就是纯一点的金块子而已。想着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落魄的时候,还能靠它起家呢,想下,终于决定还是先收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还没跨出门槛,落一就见风跟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主子命我来守着姑娘!”风回了一句,然后人又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站在那里。

    如果不是担心主子生气,风根本就不想回答落一的任何一句话。想他从小就开始训练,每一次任务都是用性命在搏,终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个女人,主子居然让自己护着她,把她当成自己的主子。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的又是一阵气恼。

    “守我?保护?”落一不太明白,鄞宸是怎么想的,自己好好的,居然还要叫个人来保护自己。

    “是!”

    “呃,其实不用的,我在这城里,吃好住好的,没有什么危险,你回去跟鄞宸说,我不用保护的。”见得越多,这皇后身份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就越多。在落一不想被发现,至少在她还没有能力摆脱皇后身份之前。

    多一个人知道,那就多一份危险。

    落一的话换来了风的满脸的黑线,他也不想保护她的。只是主子的话不容质疑,所以他不准备回答落一那没有权威性的问题。说了也是白说。

    “对了,这个是什么?”想了一下,也估计是鄞宸才会拿个东西给她,要不然就是天上掉金子了,所以落一把手上那金牌拿到了风的面前。

    看到这个,风开始认真想了一个问题了,落一真的失忆了!否则也不会连这个都忘记了。忘了鄞宸的身份,忘了权力的世界。

    而这个不是皇后的皇后,按他看来,其实皇后的存在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毕竟南宫临现在已经坐上皇位了。

    “是鄞宸给我的?”落一没有想到,风居然一点回答她的意思也没有,连脸上的不屑都没有掩藏。

    你这么拽,你家鄞宸知道吗?

    算了,如果真把这话说出来,自己还真有点狐假虎威的感觉。落一觉得自己的格调没那么但低,终于换了个问题。

    你说呢?

    风的话总是会很少的,落一知道,因为他不屑嘛。而那个你说呢的表情,让落一真差点没忍住找人。

    “先收着,到时候没钱用了,再拿出来换银子花。”落一大概能猜出金牌是一种特权的东西,可是她不准备用,她不想让鄞宸牵连到自己的事情中,毕竟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里,很多东西,是不用问原由的。

    落一话终于让风再也淡定不了,让他跟在落一身后的步伐一个仓促。

    听着声音,落一闷闷的笑出声来,而她的笑声也换来风恼努却无处发泄的气闷声。

    落一到了厨房,见厨娘不在,就自己动手做饭了,要知道她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会饿死人的。

    “傻站着干嘛?帮忙烧火啊!”对于站守在厨房外的风,落一真心无语。

    等着落一都把菜洗完切好,却见风还站在那里,她不得不再次催促。这时她也才注意到,风的表情似乎有点尴尬,连那站的动作也变得直愣愣的。

    “你别告诉我,你不会烧火!”落一忍不住的猜测着。

    “谁说我不会的!”厨房这东西,风是从来没有进去过的,烧火嘛,不就跟他们平时在外野营的烧是一个样子嘛,有什么难的,当然在落一的倜傥下,风死也不会说出自己没有干过的。

    不过,心下他觉得自己果真讨厌落一。

    终于落一反悔自己把风叫进厨房了。

    她抱着好不容易从厨房里抢救出来的两碗面,和风一起站在厨房外,看着那熊熊大火,直接无语。

    只是让他烧个火而已,他居然把整个厨房都给烧起来了。

    落一想要教育风两句,可是看他那甭着的表情,她决定放弃了,要不然给说哭了的回到鄞宸那里,鄞宸还不定是怎么理解这事的呢。

    “要不然,我们站远点,别挡着大家救火。”总是要说点什么的吧,要不然,那个人一直在那里使劲的窘迫,指不定就钻牛角尖了。

    时候这个时候的风就像个好孩子一般,随着落一的脚步,走开了一些。

    “呐,这碗是你的,虽然火候还不够,但是管饱。”说着把自己手里的一碗面放在了风的说起,这时落一也才想起,她顾着碗,却是忘了筷子了。

    “呃,那个,谁帮我找又筷子来。”落一的话,尽管很忙,一边的管家还是很老实的过来回话了。

    “二小姐,筷子全烧了。”说着还带着警惕的看了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