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店里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59字

    “呃,那个烧了就烧了吧,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果真落一又后悔了,不刻找管家问话的,风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那个没筷子,要不然你先将就着用一下子这个?放心,我头发每天都洗的,不会脏!”某人拿着自己头上的两根簪,分了一根给风。却又忘记了,她昨晚上是在山上过的,没洗头。

    “愣着干嘛,拿着。”果真并不是所有人都忘了,她昨天今天都没有洗头的事了,风有点嫌弃的看着落一的簪子。

    “你这孩子,真是一点也不可爱!”说着,这才想起了,自己是还没有头,不过,她才不会那么傻的像风一样,把自己的尴尬让别人看到。

    气恼下还是把手上的筷子塞给了风,拿着自己的那根筷子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直接吃了起来。

    终于等到她快要吃差不多的时候,彦风华从外边回来。

    “妹妹你这是去哪里了,昨天店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我都找了你一天一夜了。”终于在确认落一无赖了,彦风华这才放开了落一的手。

    “这位是?”彦风华有点警惕着的看了一眼风,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了,她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叫杀气的东西。

    “彦风华?”这回到是风主动开口了,关于彦风华这个人,他知道,她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可是他们的组织却一点也查不出头绪来,所幸彦风华也是个很安分的人。

    “风,你认得姐姐啊!”这到是落一没有想到的,彦风华背影不简单她是知道,可是风居然也好像知道的样子。

    好吧,她承认自己身边没有一个简单的人,而最简单的就是她了,什么后台都没有。如果非要说后台的话,那也就是皇帝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离开皇帝的那一刻,那家伙又正好让她踢中了某个重要部位。

    也不知道会不会绝后啊,说起来,南宫临好像还没有孩子。想着,落一觉得,自己的存在更危险了。

    “嗯!”

    落一发现,风果真不怎么喜欢跟她说话。

    “这个是风,我的…”落一一时回答不上来。

    “我是她的护卫!”风在这个时候终于主动开口,说完,他还后退半步,以示自己的身份。

    “说起来,店里怎么样了?”落一决定不再纠结身份的问题。

    “我已经让人去收拾了,这个你不用担心。”彦风华会意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那就好。”

    “厨房怎么给烧起来了?”彦风华又紧接着问了起来,如果不是家里的厨房烧了,她这才回来,才发现了落一,要不然,谁知道她还要找多久。

    “哦,那个没事,我刚才火没有烧好,给着了。”落一紧紧的接着彦风华的话回了过去,就怕风再纠结起来。

    “是我烧火,烧的。”风只觉得自己做事自己当,他才不会领落一的情呢。

    “烧了就烧了吧!反正这个厨房现在太小了,烤炉也不够好,正好重新做。”说着,落一又开始想着自己重新设计一下厨房。

    “大小姐,二小姐,不好了。”这个时候管家匆匆的从外边走来。

    “怎么了?”彦风华有点不高兴管家的风风火火,不管多大的事,连一个管家都这样,可是会影响家里下人的心态的。

    “咱们的甜点店的伙计来报说,店里官差不让收拾,说会破坏现场,就连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有抬起。还有丝绸店里,有个人说在咱们店里买了一批货是坏的,现在要我们赔偿。”

    管家受到了彦风华的眼神,不再敢再零失态,只谨慎的把店里传来的话,给报上。

    “这…”店里有事,彦风华半不急,只是这次偏偏两家店一起出了事,这让她忍不住的担心起来。

    “姐姐,你去丝绸店看看,我去甜点店看看。”明白彦风华的担心,落一主动分担,毕竟那甜点店,挂在彦家的名号下,可是这里面的收入,彦风华却没有沾染半分。

    这样子,她又怎么好意思让店里的事为难了彦风华。

    “还是你去丝绸店吧,我去甜点店。”彦风华想到店里的尸体,她有点担心落一的会吓到。

    “不用,就那点东西,还吓不到我,再说还有风在呢。好了就这样,我先去甜点店了!”落一不再与彦风华为难,当下做了决定就向外走去,不再等彦风华再改变。

    “那你小心点!”彦风华吩咐了一句就向丝绸店去。

    果真等落一到了甜点店之时,外面围着许多看热闹的。落一想要推开那些人进去,却不想大家看得太兴奋了,愣是没有一个人给落一让位的。

    落一的为难,风视而不见。她无语的瞪了一眼风,却称着风不备就将他手上的刀拔了起来。拿在手上比划了一两下,才想挽一个漂亮的剑花。

    却到最后一刻,因为刀太重而没有抓稳,下子掉在了地方。

    这个时候,那些围观的人们才发现了后面的动静。他们再看,落一把手中的刀还给了风,而网那种严肃甚至带着点萧杀之气的表情,大家这才很识相的认开了一条道。

    这时候落一才大方的向前走去。

    风却是看着那些围观的人,心里一阵郁闷。那个女人难道不知道,这外面围着那么多的人,店里还有尸体,这对店里来说好吗?

    气恼下,他这才回过头瞪了一眼那些围观的人。果真有几个人看着风的眼神,吓得直接转身就走,却不想有几个胆大的人,还是站在那里不动。

    风生气,却也知道不能拿刀逼着那些人离开,毕竟落一的店就在这里,以后还要在这里做生意,那总不好把周遭的人都得罪了。

    无奈,他只好跟落一脚步,不去理会那些人。

    而他转身没有多久,却又见刚才转头走掉的那些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看热闹的人,你永远是赶不走的。不过,谢谢。”落一又怎么能看不出风的好意来。

    “二小姐,这位是王捕快。”陈厨娘的儿子陈小根看到落一,这才找到了主心骨,连忙为落一引进,正坐在那里品茶的捕快。

    “王捕快,这茶可还可口?”落一也不急着说这店里的事,就像招呼客户一般随意的在王捕快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而那位置又正好,把一边坐在这边的罗老板给挡在身后。

    “二小姐,你这茶用的可是昨天的山泉水吧。居然还问着王捕快这茶可口与否,这是在说笑吗?”

    罗老板是在这一条街开糕点店的老板,一直以来,他的店里请的都是这宫里退休下来的御用糕点帅,所以这生意自然是发万的好。不过这一切都终结于落一的甜点店出现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