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调教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27字

    “没有了啊,也就我们几个人了,怎么王捕快还有带什么人来吗?”落一心下不免就要笑出声来。

    “那到是没有。”王捕快想到罗老板吓的样子,他可不敢随意应落一的话。

    “那这些刺客?”落一有点为难的看着王捕快。

    “这,我马上让人把这里处理一下。”想着王捕快决定不再多做停留,免得又多出事端来。

    “那还真要多谢王捕快了。”说着,示意陈小根把礼送上。毕竟这条街归王捕快管,所以落一不得不对王捕快一点好处,这样才好左右逢源呢。

    “王捕快,这是一点心意,还请王捕快收下了买点酒犒劳一下来帮忙的兄弟。”陈小根手上哆嗦的将钱袋拿在了王捕快的手上。

    “二小姐客气了。”见过一些世面的王捕快最终于还是镇定下来,没有几多久就让人把店里的尸体全抬了出去。

    虽然落一就这样把一声风波化解了,看起来做得不错,不过却多了市井之气。这让风还是不太满意。

    落一只是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陈小根。心下有点无语,自己把罗老板给吓了,却也是把她的伙计给吓个不轻。

    “好了,没事了,那东西是我骗人的。”

    “真的?”陈小根还是觉得有点不信,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冷汗,到现在都还有冷飘飘的感觉。

    “先不说这个世界有没有鬼了,这青天白日的哪里能有。”落一最终于还是解释了两句。

    “二小姐。”看着外头虽然已经有点偏了的日头,不过现在确实是白天呢。这时陈小根也才确信落一是骗人的了。

    又想着店里出了事,自己解决了。还要累得二小姐出面,而自己更是不中用的也被一起吓到了。面上不免窘迫起来,一时间不敢再看落一。

    “今天是怎么回事?”陈小根很快的就收复了自己害怕的情绪,这点,落一还是比较满意的,可是只有这样的话,却是还不够的。

    “本来店里就要收拾起来,却不想那王捕快跟罗老板就来了。愣是说我们这样是破坏现场,不让我们收拾,我看着那王捕快是收了罗老板的好处了,才这样故意为难我们的。”陈小根说着,也是气愤起来。

    “嗯!”落一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却是要等陈小根的后话。

    “我本来也是要表示一下的,可是那个罗老板一直挡在王捕快而且,不让我有机会。”说着陈小根更加气恼罗老板起来。

    “嗯,那罗老板能缠着王捕快,还能缠着别人不成?”落一也不多说,只是轻轻的点拔一句,只看陈小根能不能开窍了。

    陈小根听着落一的话,却一时间不太明白了起来,他不确定的看着落了,脑子里却努力的想了起来。

    “对了,在外面还有许多人在等着呢,还有仵作在呢。早知道我把钱给分给他们,想来王捕快也不好断了手下人的财路,这样一来。这样一来,王捕快不干活,别人也会干的。”终于陈小根想起了这事来,又恨当时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心里气自己没用,却看到落一一脸欣慰的样子,他这才发现,原来二小姐这是在教他。心下又对落一更加的感激起来。

    想着他之前还在码头上做着苦力,收入不多,更要累得母亲与人做厨娘,媳妇在冬日里还要洗上许多衣服。

    而现在他却是在这条街里最火热的店铺里做着管事,母亲和媳妇还学会了做那么贵的蛋糕,那伙计不说做做轻省非常的多,还有那工钱,却说那工钱也是早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多。

    “多谢谢二小姐,小根以后一定会更努力的打理好店铺的。”陈小根对着落一又是大的敬了个礼,表示着心中的感激。

    “你能想明白就好了。好了,快去收拾一下吧。明天还要开张呢,这一天,都亏了许多呢。”

    落一吩咐了一下,自己又急急的向外赶走。

    她在担心着彦风华那边。也不知道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走在路上又嫌弃自己脚程太慢了,早知道她把马车一起带出门了。

    心下后悔也已经没用,只能再加快自己的步子。

    再经过一条集市之时,那里的人又多了起来,落一不免又安慰自己还好没有坐马车,要不然这集市还真不好过。

    “哎呀!你这人干嘛撞我。”落一面前出现了一个流赖之人,还没停落一撞上那人手上的花瓶就掉在地上了。

    “啊,我的祖传的花瓶啊,是你,是你刚才把它撞摔了的。”那个尖锐的声音,硬是压过了整个集市。

    碰瓷吗?

    落依却是有点无语起来了,要这么巧吗?自己才在赶路又遇上事。

    再看周围落一和风还有那花瓶的主人,已经被大家围在了中间。心下也不急了起来,她想念彦风华的能力,一定能把事情处理好。所以干脆准备玩玩。

    “哎呀,还真是呢,看这花瓶,看这成色。想来,最少有五百年的历史了吧,看这瓷色,想来也只有官窑才能烧得出这样的成品了。”

    落一捡起地上只破了个角的花瓶认真的品鉴起来。越看,越觉得那花瓶就是真品一般。

    “那是,这个可是我祖传下来的花瓶,成色做工自然是不同凡响的。”那流痞听着落一居然夸起自己在地摊上连钱都不用付就抢来的花瓶,忍不住的就想,这凯子不会是傻子吧。

    “呃,不过却破了实在太可惜了。这样吧,我花十两银子,把你这花瓶买下来?”落一说着,就从自己的钱袋里拿出十两银子向抛向那流痞。

    说完这转身就要走了,好似就怕那流痞后悔一样。

    原本好好的碰瓷却莫名其妙的碰成这样子。

    那坐在一边摆摊的地摊的,看着自己被痞六抢去的花瓶碎了居然也能值十两银子,心下也是是一喜,想他当初从别人手上盘来时,却也是隐隐听那人说,这些花瓶是从古墓中挖出来的。

    却不想,真的是古董呢,一时间心情百倍爽了起来。

    “快来看看哦,那花瓶可是在我这里买的,这可都是从古墓中取得的,保证真品,件件真品啊。”

    “你看那傻子,居然拿着百两的东西换着十两真是可笑。”落一不紧不慢的向外走去,却似乎太高兴了的样子,对着旁边的风说道,只是那声调却似高似底的,正好又有百两的词传到了痞六的耳朵里。

    “你站住!”听着这话,痞六又怎么能让自己吃亏。他急急的叫住落一。

    “有事?”落一一脸防备,手里紧紧的抓着就像是怕痞六后悔了把花瓶给再抢回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