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坑的就是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29字

    流叶听着话,眼泪就流了下来。这么多年里,在这里有泪有笑的,但是他心里还是感激大家的,对于包子店老板的想法,他也是被感动的。可是,他有自己的想法。

    “大叔,流叶记着您的恩情,只是大叔要养弟弟了,本来就已经很辛苦了,这要是家里多了个我,怕日子也会跟着难过起来的。所以还请大叔小姐成全了流叶。”

    这感情戏看的,落一只觉得自己就要哭出来了,多懂事的孩子啊。要是她还不收,那被老头看到了,还不得抽她。

    “好了,就冲着你的善心,我收了你了。”流叶听着落一的话这才安心的站啊起来,收了泪。

    “谢谢,小姐。”

    包子店老板见落一已经答应了,也不再拦着流叶,毕竟他家里要养流叶确实有点难了。只是流叶这孩子懂事,他也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那流叶以后就让小姐多操心了。”包子店以长辈的身份,对落一拜托着。

    “大家放心,流叶在我那里我一定不会让他吃苦了的,反正我家离开这里也不远,大家要是想去看流叶那是随时欢迎的。流叶要是想来看看大家,我当然也不会拦着了。”

    大家听说流叶就要走了,一时之间都有着点不舍,大家纷纷的将拿了点自己摊上的东西。聊表一下自己的心意。

    一时间,落一反倒是有点手忙脚乱了起来。两世下来,落一觉得自己什么样的人都做过了,却从来没有做过像今天这般,做了这明目张胆的善事,对于大家的热情还是有点招架不住的。

    落一这边刚把事情解决完,痞六就带着他的一千两回来了。

    虽说心里有点不甘心,却还是将钱交给了落一。

    “银货两讫,你可不许赖了。”落一想着自己接下来要然的事,想着是不是应该再写一个单据,以防痞六耍赖。不是她怕了痞六,而是她怕麻烦。

    “那是当然,要不然立字为据。”看着落一那不舍得满地古董的样子,痞六还真怕落一耍赖了,要知道,他这地头蛇,欺负一下老百姓还好,要真跟有权有势的人干上了,那他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可以!”要睡觉有人送枕头,落一又怎么会拦着呢。

    说着,痞六拉过一边,一个平时给大家写书信的人,让他写下两份字据,盖下手印。

    这落一这才美满满的把钱和字据收了起来。

    “说着还真有点舍不得呢,这么多好东西。”落一随意拿起了一个瓶子看了起来。

    “现在有字据在呢,想反悔也是没用的。”听着落一的话,痞六更加的得意起来。

    “确实可惜呢!”说着,落一手上一放,那瓶子就应声倒了下去。

    “嘌!”

    瓷器碰地就碎的声音,一时间引得在场的人全安静下来了。而痞六全本就是把全部的心神都用了那些所谓的古董,落一这一下,他自然是急了起来。

    “这个你得赔!”痞六突然间又想到了把落一那一千两赚回来的办法了。

    “哎呀!碎了,真是不好意思呢。”相对痞六的着急,落一反倒是显得不紧不慢的。

    她慢慢的蹲下身去拨弄着那些碎片,终于把那个底子给找了出来。只见着里面印着红色的印子。

    “玉德瓷窑!”落一不紧不慢的念着。

    “什么?”痞六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玉德瓷窑是今年才新开张的一个窑子,里面做的都是些便宜货色,要说最贵的,那也最多值个几两银子而已。

    落一急忙站开,以防激动的痞六把她给推倒了。

    “这怎么可能?”痞六不敢想念,也拿起了落一刚才摔碎了的花瓶瓶底看了起来。不敢想念的反复看了几次,而那玉德瓷窑几个大字,一动不动的在那里,连着半分做假也无。

    心下又急着求证别的花瓶,见那些剩下的与碎掉的那个一般无二。他急的,也不细看,就自己拿了一个起来,砸了下去。找出底部,只见里面还是写着玉德瓷窑几个大字。

    自己花了一千两,却不想换回了一批连几两银子都不值的废物回来。痞六急得几乎就要抓狂,他一个个花瓶的砸着。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痞六那些不知原由的手下,一把拉住了痞六。不再让他败家,要不知道这些都是钱呢。

    被手上人后住了,痞六这才回复了一点心神,他拿着要吃人的眼神看着落一。

    “都是因为你这个贱人,骗我买了这些东西。把钱还给我…”说着,他就要亲自上前去抢。

    风一下子就挡在了落一的面前,不让痞六近身半分。

    “没事,我来!”落一示意风退下,脸上得意着痞六的气急败坏。

    “看你说的,我哪里骗你了。”落一得意着非常,想着,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得意得肆无忌惮了。

    “你刚才…”痞六这才发现,落一从来没有说过这花瓶值钱的。除了,刚开始的时候人,她有说过,那东西值好几百两的。

    “你说那个破了的花瓶传好几百两的呢!”

    “有吗?我有说呢,你叫个人来做证一下!”落一说道。

    痞六就要找刚才那些看热闹的人做证,却不想那些人早就厌了痞六作威作福的样子,哪里还肯为痞六说话。而且落一收留流叶的好人表现,大家更是要帮着落一了。一时间,大家集体默契的后退了一些,只留下他那七八个手上突兀的站在那里。

    “我们可以为大哥作证!”那几个自然知道,如果今天不让落一把那一千两吐了出来,那他们以后可就不用再在这条街上混了。

    大家目标一至的,将落一再次围在了中间,只望自己人多势众的,能让落一怕了。

    “先不说,你们这些人是当手下的,作证不了证不说。就说,我有说过这话怎么了。坑的就是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落一也不再与这些痞子流氓纠缠,她一脚就踢开了站在她最面前的一个痞子。快速的起了两步,抡起了地上的花瓶,一下子就把瓶子砸向了那个最她最近的那个人头上。

    那个只觉得头上一昏就倒在了地上,下一刻鲜血真流。周围的人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一时间惊叫无限。

    落一也没所谓,只又拿起花瓶再对着别人砸了过去。砸了两三个之后,落一觉得不够带劲,两支手都动了起来,左一个右一个的跟人干起架来。

    心里却郁闷,这古代的花瓶,还真没有现代的酒瓶好用。

    没几下,花瓶还剩大半,可是痞六的手下,包括他本来都已经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