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被鄙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25字

    “上次吃那人,人最好吃的那就那个脑子了,白白嫩嫩的,最爽口了。”落一说着,就好像现在就在吃了一般,销魂异常。

    “对对,还有心脏,人的身上最好吃的就是脑子和心脏了,脑浆顺滑,心脏有嚼劲。呵呵”柳云峥美美的笑了起来,又往回看了一眼。“你快一点,人死太久了可是会很不好吃的。”

    “啊…”那人听着落一和柳云峥的话,不规则也没有忍住自己心中的恐惧,吓得叫出声来,也来不急管那鬼是否会真的把他吃掉,他转身就跑了起来。

    见那人跑了起来,落一直接笑坐在地,肚子疼得没有气力站起来,却没有一点声响。终于等到那个人跑远了去之后,两人这才敢把声音放了出来。

    笑了许久,终于觉得笑够了,两人这才相扶着,往家里走。只是那笑却怎么也没办法从脸上掉下来。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不远的地方传来了打更的声音,那是几更落一是没有听懂啦,不过看着天色,也差不多快四点多了吧。两相视一笑,加快脚步往回赶。

    “鬼啊…”只见不远处,那打更人吓得丢掉了手上的更鼓,转身就跑。

    “呃,大叔,我们是人!”落一觉得罪过,跑了过去,捡起更豉,想要还给那打更人。

    只是她那样的装扮,越追也只会让别人跑得更加力。

    “大叔,我不是故意的…”落一愧疚,却也没办法,只能把东西丢在路边,等那打更人回来找的时候,也好找得到。至于那打更人会不会回来,那她就没有办法了。

    两人这才想起要把自己身上的东西收拾一下,要是下一次再吓到人,那就是有意的了。

    因为太晚了,因为身上装扮已经乱得连整理也没有多大做用了。所以两人决定爬墙进门,免得绕人清梦,免得吓到人。

    “这就是你的院子?”柳云峥进了落一的院子里,到处看。

    “嗯嗯,怎么?”落一觉得这院子挺好的,不过,某人语气里有带鄙视。

    “看这,才几平方啊,也太小了吧。还有那边的的草,那东西也能种,你这品味没长,反而退了许多。”柳云峥甚至拿脚拨弄了一下那些兰花叶子。

    落一不想说什么,这兰花品种不好找的,彦风华还这么给自己种了一片呢,那用的心,可是比他这个一直在嫌弃的老头多的去了。

    “看看这房子,都老化了不说,还有这木头,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货。”

    “有得住就不错了,你还嫌弃,有本来事别住这里。”落一看着那人有点顺杆上了,语气低沉阴森的,把某人从高杆上拉了下来。

    “算了算了,谁叫我见不得你一个自己受苦呢。我住了就是。”好吧,他的女儿不孝,居然不让他住这里。真心不孝啊,让他一点当爹的尊严都没有了。

    “你房间里有人?”前世里柳云峥与落一住的别墅里从来都只有他们两人,而那些打扫的阿姨们都会被重新在别墅边安排的。因为他们要小心别被人算计了,别牵连了无辜的人。

    “可能是风吧!”落一见自己房间里有光亮也是非常奇怪,又想,白天的时候,风说是她的护卫,所以应该也只有是他了。

    “风?风是什么人,呃,你这孩子不乖了,居然养男人了。”嘴里说着倜傥落一的话,可脚下却比落一快了几步,他要把那个半夜里还呆在落一房间里的死人拖出来。他闺女的房间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呆的吗?

    做为一个正常的父亲来讲,没有哪个男人能接爱哪个男人来抢自己的宝贝女儿的。当然像他这种不正常的父亲来讲,那就更不可能了让一个男人近身他的前世情人半步了。

    “你个老不正经的,说话能正经点不,风是鄞宸叫来帮我的!”落一好气又好笑,却没有看出一个父亲的心理来。

    “鄞宸!”柳云峥在心里默默的记下这个名字了,才多久,女儿就说了他两次了。

    柳云峥想,如果不是那房门直直的开在那里,那他肯定要再把那门踹上一踹,那样才好显示他出场的气魄来。

    落一只是晚了几个步伐而已,她见房间里昏暗的光线,从窗户上透出两人的的身影来,拳脚并上。

    几次又差点把蜡烛给弄灭了。

    “就不能安生着点吗?”落一觉得自己发际一阵阵的疼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落一冲到房间内,想要阻止某些人把她的房间砸了。谁知她一进房间,却只看到,柳云峥与鄞宸两个人像没事的一般,坐在那里。除了鄞宸那眼角的淤青,证明了落一刚才没有进来时发生的一切。

    看着那淤青,柳云峥有信心,那玩意儿至少要跟着鄞宸半个有的时间。想着,他心里更得意了,想抢他的女儿,找死。

    “鄞宸?你怎么在这?”落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不是应该是风的吗?他去哪里了。

    这一切落一不知,当时她在店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让风传给了鄞宸了,而当他听说,落一被南宫昭带走的时候,他就再也坐不住的,跑了过来。如果不是他现在还不能出现在南宫昭的面前,那他就算用千军万马把落一带回来也再所不惜。

    无奈他也只能坐在落一的房间里等着,却没有想到,风并没有跟着落一。这叫他气的,马上命令风去找落一。

    然后他坐在这里等啊等啊,一等,居然就是一个夜晚,眼看着天都快要亮了,他早朝的时间都快要到了。

    本来想着落一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那就是说跟晋王一起呆了一个晚上了。那要换正常人来讲,谁能受得了自己老婆跟一个对你老婆念念不忘的人呆在一起,还是一整个晚上。

    当然了,他是皇帝,自然是更加的受不了。

    更没想到,他等来的不是晋王,而是另一个他没有见过的男人,难道他不在的时候,那个女人就要这般的招蜂引蝶的吗。

    越想越气啊,想恨不得把那男人的九族都诛了,却不想那个男人居然趁他不备在他脸上狠狠的来了一下。

    这种小人,鄞宸又如何能放过,发誓要在柳云峥脸上了来一下的鄞宸用十了十成的功力。却不想那个人居然如此精通借力用力之道。

    而拳来脚踢之下,鄞宸也越发发的知道那人的无耻,柳云峥居然宁愿身上受着更重的伤,也不愿意让鄞宸在他的脸上来下下。

    所以当落一进来的时候,柳云峥的身上至少有十几处痛,可是为了男人与男人之争的面子,他愣是不表现出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