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一一的爹一一的丈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16字

    在柳云峥那眼神下,鄞宸明明只有脸上那一处被偷袭留下的伤,却看着比伤了十几处的柳云峥还没有面子。

    “柳云峥!我们家一一的守护神!”那个男人眼里对落一占有的意图,柳云峥又如何能看不出来。如果换做是平时,那他一定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可是这一次落一意思,好像不太明了,为了以后闺女不怨爹,他也只好先按下那种心思。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怎么的也得让他不舒服一下。再说了,如果他说他是落一的爹,可知道现在这身体看起来,最多也就真落一大上五岁,这说当爹的,反而没人信。

    “鄞宸!”你的一一的丈夫。后面一句话鄞宸说在心里,尽管他面上看起来与柳云峥的较量是赢了,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赢了。

    那是那个柳云峥皮怎么那么不要脸,还守护神,当他这个丈夫的存在是摆设吗?居然还叫他的皇后一一,那是他能叫的吗?

    两人之间的较量,落一没有发现。但是她发现两人个不正常了,刚才还打着架呢,现在倒好,居然还像交朋友一样互换改名,那明明就是在说,我不杀无名之辈,所以大家交换一下必然吧。

    当她落一是傻的吗?

    还有柳云峥的那句守护神,你不装会死啊。本能的想叫出老头的字眼,却又想,自己现在这样子,谁信柳云峥是她爹,而穿越又是那么匪夷所思的东西。落一可不想在这个世界里好不容易认识的两个人把她当怪物看。

    “柳云峥,你这是干嘛?”落一最终选择了沉默,但是好好的一张帅脸居然被他打成这样,不知道这样很可惜的吗?

    落一不悦的瞪了一眼柳云峥,准备去整个鸡蛋补救一下那张帅脸。

    “主,公子!”风没有找到落一,可是他知道鄞宸要去上早朝的,所以他想先回来禀报一二再去找。

    而鄞宸之前说,以后落一就是他的主子了。为了不违背主子的意思,他当然不能再叫鄞宸主子了,只是一时间,改不了口,所以差点叫错了。

    “风你去哪里了!”落一奇怪的看着风,他不是应该已经查到主使痞六的真凶,然后在家里等她的吗?

    “回小姐话,我去找小姐了。”

    “不好意思,没有提前跟你说,让你白跑了一个晚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去煮个鸡蛋,给鄞宸敷眼睛。”落一不习惯风突然间的低姿势,但是人家找了你一个晚上,她总是会不好意思的。

    “我去煮鸡蛋。”风虽然奇怪生气于领班给他家主子脸上来了一下,可是这些都不是他应该问的,所以只能默默的去煮鸡蛋了。

    “不用了!”落一好像叫住风,因为他白天才把厨房给烧了的事给忘了吗?落一难免有点担心风再烧一次。不过又想这个点,厨房应该也是有人在了的,所以她终究没再阻止风。

    走到外面的风也想起了厨房白天里的事,府里的大厨房被烧了,大家现在只能用小厨房暂时顶替一下了,他不想再烧小厨房,可是都已经出来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到了那里,他终于看到有个小丫头在那里烧着水,那青秀廋小的样子,在风看来,就像是救世主一般。那小丫头不明白,风一个大男人干嘛拿着眼神看她,又好奇又害怕。煮起蛋来,连手都哆嗦起来了。

    风心里更是奇怪了,自己长得很吓人吗?那小丫头从一开始就在那里哆嗦。想不开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有疤什么的啊。

    想到疤,风才想起,自己是给鄞宸拿鸡蛋敷脸的。把小丫头抛在脑后,冲向落一的院了。

    “嗯,不错,这鸡蛋口感好,不过,要是来杯热牛奶再来个蛋糕,那早餐就完全了。”

    柳云峥也不客气,直接拿着风拿来的一盘子鸡蛋吃了起来。要知道他们两个跟那个鬼东西折腾了一个晚上了,很消耗体力的。

    风站在那里,想动手帮鄞宸敷眼睛,毕竟自己在落一这里的表现确实一点尽心也没有,所以他想将功补过一下。

    却不想,他才要动,就让鄞宸那瞪死人的眼神瞄了一下,吓得他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只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办。还好,没一会儿落一看出来风的奇怪来,只当他是累了,所以接手了落一的工作。

    虽然这样子,鄞宸杀人的眼光淡下了,可是那怪罪的意思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少。这反倒让他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

    “你去通知一下,今天我不回去了。”

    鄞宸等到落一把蛋敷在他脸上,这才开口说道。

    一直以来,鄞宸对风的办事能力都是挺信得过的,会见机行事,办事也牢靠。可今天,却像个呆子一样。他没有看柳云峥因为守护神的身份在那里得意着呢,那他肯定是要让落一帮他敷眼睛了,这样才能抢回败局的吗?

    这点事都做不好,他开始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再换另一个人。不过,如果再换一个人来,那落一的事,知道的人就更多一个了。并不是鄞宸信不过身边的人,而是他办事向来小心,不愿错了一分一厘。

    感觉着眼睛上的烫,鄞宸皱了皱眉,没有发现一点的声音。可是当他看到柳云峥那种得意的笑时,他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

    脸上马上换上了享受的表情,那意思在说你守护的人儿在伺候着我的呢。

    “一一,随便敷敷就好了,不用太认真了。”反正那脸也长那么丑,多一个黑印,这才霸气嘛。

    柳云峥欠扁的话,惹来了两个人的瞪眼。

    柳云峥虽然看着鄞宸享受的贱样,心里不舒服,但是得不到好的他也不好再多做什么,却不想,鄞宸又现了个挑衅的眼神来。这那他那个气啊。

    闺女,你老子让人挑衅了。柳云峥在心里叫破天,可是他闺女正认真的敷着蛋着,哪里有注意到了鄞宸的半点阴险。

    这叫他气啊,当初他又不是没有教过她查颜观色的本事啊,怎么现在全还给他了。这换了个身子,脑子也变得笨起来了。

    “一一,我也疼。”他决定换一个策略。

    “真的?哪里疼了?”落一眼神专注,怕自己的蛋滚在地上了。却还是回了柳云峥话。

    “肩膀上。”见落一有回话,柳云峥更加卖力了。

    “肩上?真的?”落一不确定,以柳云峥的性子,如果有点疼,还巴不得她的世界的都只是围着他转呢,今天倒好,只是说了两句。想来应该也不会在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