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抢人抢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36字

    “怎么?抢不过,就想要运用手上的权力了?”柳云峥试探的问着,他不想落一的身边存在一点点的危险。

    “她是我的,不用抢也是我的!”果真听了柳云峥的话,鄞宸收起了自己身上的怒意,可是好胜之心不减反增。

    “你是抢她的人,还是她的心呢?”鄞宸的那般自信,到是把柳云峥的好胜之心给激了起来。

    “当然都要。”话音刚落,鄞宸就已经按奈不住的前冲,只可惜他的手还没有来得急碰到落一的一个衣角,就被差点被柳云峥那突然出现的脚给逼退了开来。

    “还不错,至少不是像南宫昭那般没用。”柳云峥那种高高在上身位感,倒是与鄞宸那收起皇帝霸气的气势有点不相上下。

    “这是怎么了?”彦风华无语,她只是走个神而已,这两人居然又争起来了。

    说来也巧了,这船内的情景与昨天相似,而船外也发生了相似的情景。他们的船又让人撞了。不过这次撞的却不是不像昨天那般沉船,船身只是晃了一下。

    柳云峥感觉到脚下传来的振感,手上急急的一转手,倒是没有让落一感觉到太多振感。

    只见落一只皱了下眉,换了个姿势又接着睡下。柳云峥心里得意的看了一眼鄞宸,看自己自己把落一照顾得这么好,鄞宸他拿什么来抢落一的人与心。

    鄞宸意外发现,柳云峥看起来并不像,他的长相那般文雅的。至少在刚才的抢夺战下,他动作简单奇异,绕是他见多识广也不曾见过这般功夫。

    直达目标,简单干脆,那般完全的动作,就刚才有好几次他都要碰到落一了,却又让柳云峥躲了过去。这如果是运用到军营中,那将士的战斗力怎么怎么可能只提升一个点。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的想要与柳云峥多做一些讨教。

    自己之前与柳云峥核相争,他差不多已经找到门路,只要再一刻钟他敢保证自己就能抢下落一,不过,这一切都只在柳云峥一直抱着落一的前提下,所以严格算起来,他是输了。

    尽管不甘心,却也收起了架势,不再准备抢落一,毕竟船外面还有一个不长眼的东西。

    “船里的人听着,刚才唱歌的歌妓,我家少爷要了,你们出个价吧!”那声音里的得意,到是在这汴京城中少见的。

    不只鄞宸气,就连彦风华与柳云峥也气得跳脚。几乎想马上把那人揍一顿。

    柳云峥却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庆幸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就刚才与鄞宸的较量,从刚才开始的不熟悉到后面慢慢把握住了他的全部动作。几次进攻,到最后几乎成功,那进步的速度啊,要不是他两世为人,怕就是败下阵来,那当父亲的老脸可就真真的丢没了。

    许是刚才那狗乱叫的声音太大了,落一给醒了过来,“我听到狗叫声了?”尽管刚醒,可是对方的放肆真真的把落一给惹怒了。

    “不好意思,家里的下人不太懂规矩。”只见对面船上,又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那个脸上温温而笑,玄色的外衫到是把他那平凡的容颜趁得精神一些。

    只是原本还不错的样貌在柳云峥与鄞宸面前也变得一般了起来。许是看着落一身上的人都穿得不错,连那周身的气质也决非是他青州人可比的。

    又想着大家都说,汴京中谁便撞着人,都有可能是皇亲国戚的,那冯有道,有点生气的把那个叫嚣的下人推了开来,免得自己无意中得罪了贵人。

    “在下冯有道,有个不请不请。”尽管不想得罪人,可是他姑父可是宰相呢,以他的身份也不能太做底了,会给他姑父丢脸的。

    “冯有道?”柳云峥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个尚书家也姓冯不会有缘吧?

    “应该和尚书府无关!”鄞宸想了一遍尚书所有人员名单,没有这个人。

    “在下希望几位把刚才那位歌妓让于在下,这个价钱,你们只管开就是了!”冯有道见几人没有搭理自己,他也不生气,只是坚持着想要那个唱歌的人。因为他们家的表妹也喜欢听歌。

    至于他为什么会把落一当成是歌妓了,那也只怪有人跟他说,这湖上夜里,经常有许多名伶至此游玩。所以他直接的认为,在这湖上,谈诗做画的,自然就是歌妓了。

    “你,”鄞宸几个自然是要到对方船上把对方打得个爹妈都不认识了才好,可却被落一拦了下来。

    “看来是志在必得呢?不知道你身上带多少钱了?”落一才不会只打对方一顿就算了,这太便宜对方了。

    “这个,出门匆忙,所以带的不多,也许就八千两吧!”冯有道见对方松口了,自然巴不得对方马上答应。

    “才八千啊,你可知道这里的姑娘最少的也不只值这个价的啊?”落一为难道了!

    “那你说多少,我让人回家取!”冯有道不知道,原来这汴京城的物价这么贵。不想他姑妈的意思是说让他一定要先得了表妹的心才好,所以他想,出血一番也是很有必要的,只是不够的,相信他找他姑妈先拿一下应该是可以的。

    “这样啊!那你先把钱给我,再给我写个欠条,然后再拿钱来换!”落一其实挺喜欢当流氓的,看什么都不用做,只要骗骗人,耍耍赖就可以了。

    “你这是干嘛?”鄞宸听完心下又惊又怒,这个女人是准备为了钱把自己给卖了吗?他心里那个气啊,要钱的话他有啊,你想要多少他都可以给的。

    “宸小弟,你不要激动嘛,我们一一说了嘛,写个欠条拿钱来换,不会吃亏的!”柳云峥无语,这孩子得有多正直啊,居然听不说这话里的意思。

    “你也跟着胡闹?”鄞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要去拦着落一。

    “三万两?怎么样?”落一只说让冯有道来换欠条,又没有说要把自己卖了。这钱是冯有道的得罪她的道歉钱而已。她带着与柳云峥一样的无奈看了一眼鄞宸。

    “写个欠条,拿钱来换!”得了落一的眼神,鄞宸又回味了一下话里的意思,这才反应过来落一的意思,脸上有点报羞起来,不好意思再看落等人。

    “成!”虽然三万两对于他来说真心有点吃力了,可是只要讨好了表妹,那到时候不要说三万两,三十万两也是小事。

    冯有道的下人拿来了纸笔,鄞宸先一步拿着着笔写了起来。在鄞宸看来,这个人居然可以一次性给出三万两来,那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而这城中,但凡有点钱的,背后总或多或少的与权力有点挂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