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南宫临兄弟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62字

    这让林素雅心下不免有些怀疑起来,这完全不一样的气质,而且还和一些小人物在一起,那他真的是南宫临吗?

    毕竟,官场上的人,林素雅是见过的,如果没见过,那也只能说明,那人的身份不够。

    不过她听说,今天皇上没有上早朝,再看鄞宸的五官,她心下也有九分的肯定了。这才又急急的漫开步子,想向母亲通报这件大事。

    冯氏在那边听了冯有道的话,心里不免有些生气起来,不就一个歌妓而已,居然要三万两,不过又想,冯有道是为了自己女儿而这般上心,心里也是有喜的,所以只是面上说了两句,就让下人拿钱出来。

    终于等来女儿了,却不想女儿却告诉她,皇帝正和那些卖歌妓的人在一起。这让她又惊又喜的,毕竟皇帝能亲自跑到宰相府那是因为看中宰爷。只是他却又跟一些平民在一起,这让冯氏一时想不出皇帝是唱的哪出。

    不过现在宰相不在家,她这个当家主母自然要把皇帝招待好了。至于皇帝的想法,那她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当下快速的让下人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饰。

    冯有道不知道表妹与姑母偷偷的说了什么,只看着姑母慎重的样子,一时间也不敢多问。只承着装扮好了的姑母一起向外走去。

    几人来到偏厅就见南宫临果真随意的坐在那里,与另几个人在说笑着什么。她心下就要行礼,却不想得来了南宫临不悦的眼神,冯氏这才急急的转动作,用手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装作不认识南宫临。

    “你们就是与我侄儿卖歌妓的人?”既然他皇帝要微服私访,那她做臣子的又怎么敢拂了他大老爷的面子。

    “嗯,不过不我们不是来卖歌妓的!”彦风华向冯氏行了个礼,落一无奈也意思了一下这才开口。

    冯有道见鄞宸与柳云峥居然都不行礼,心下有点生气,毕竟这人是他带上府的,那些人怎么样多少与他有点关系,不过他见姑母与表妹没有什么说什么,也只得安静的听着,却不想听到落一这样的话,他生气的就要开口辩解,却又让冯氏给制止了。

    想着姑母也不会让他吃亏了去,所以冯有道终于还是安静的在那里听着了!

    “哦?不是卖歌妓?不知姑娘是?”冯氏虽然生气落一的话,却碍着南宫临的存在,而不得不细听落一接下来的话,毕竟皇帝总不会是来坑人的吧!

    “小女子落一。”落一从来不准备瞒着自己的姓名,毕竟从这里出去了,人有总会查到你是什么人的!再者,她也不怕宰相会拿她怎么样,就算怎么样了,她也能应付得来,根本就不用担心。

    “落姑娘,小侄虽是愚钝,却也还算忠厚,却不知道他为何欠了你三万两?”冯氏随即想到,那个新开的甜品店的主人就是叫落一,而且因为脸上有伤疤,所以终年带着面具。不过就她一个小小的商人,那她想对方总要忌惮着就相府的名望吧。

    “夫人令侄人倒确实忠厚,否则也不会说只因为误会了小女子良家之名,当成歌妓来看,就要用三万两赔罪。”落一的才不会理会人家话是威胁呢,知道她是谁又怎么怎么样,除非你们不要名声就直接,当众把我的给灭了,不过想来,宰相大人要休妻了,嘎嘎。

    “这?”冯氏听了落一的话,也忍不住的怀疑自己的侄儿是怕自己责罚于他,才借着宰相府的名望,让她出面!

    “姑母,你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我当时真的跟她说,要卖了她做府上,本来还是准备送给表妹的。”冯有道心里受伤了。

    “你这个骗子,当时我们明明已经说好了的,现在你居然反悔,把那八千两还给我!”冯有道不敢在姑母面前不敢随意拿相府的名实做事,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乖乖被骗。

    “冯公子说笑了,当时,是你自己答应了要拿三万两来换欠条的,怎么又成了我骗你了!”落一占着自己之前话而上的意思,也不怕冯有道争。

    “那是因为我要拿三万两卖你,才答应三万两的!”

    如果这个时候冯有道没有明白落一话里的陷井,那他就是真傻了,可不傻却是一定要自己活该受下这份气了,谁让冯有道得罪错了人。

    “这可就是你一厢情愿要卖歌妓的,我们这里又有哪个人是歌妓!”

    落一眼神对着冯有道一瞪,身上不怒自威,一时也把冯有道给振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表达。

    “怎么,冯公子觉得姑娘家的名誉可以随意这般践踏吗?”落一这话虽是说给冯有道听,可是眼里却看着冯氏,那意思是,就算你是宰相府,那也是得讲理的。

    冯氏心里生出怒意来,虽然自己侄儿有错,可是他也是无意的,却不想那落一居然敢这般狮子大开口。

    她就要发火,自己的女儿却在这个时候暗地里拉了她一下,冯氏只觉得自己被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来,皇帝可还在一边呢?她这要是耍了威风,以后宰相府可就要受牵连了。

    不过终究还是有点不死心,她假意看了一眼,当场的落一几人,却终于还是看出了南宫临这是要力挺落一的态度了。

    却不想这小小的无颜商女怎么就入了皇帝的眼,这过些日子怕也是要迎进宫里的,看着受宠的样子,怕是以后的位份也不会太低了。心下也只能忍下这口气,还得对落一表示一下关心才好。

    “既然是有道误会了姑娘,那我这做姑母的,就代侄儿向姑娘道歉了!”说完还瞪了一眼在那里不服气的冯有道。

    那冯有道虽然从小受姑母的喜爱,可是对他这个姑母也是又爱又怕的,哪里敢违了她的意思,当下也只得奉上银钱,对着落一说对不起了。

    这场面转得太快,落一忍不住的不相信起来,宰相夫人刚才不是要发火的吗?不过她刚才好像看鄞宸的眼神跟他们比较不一样?

    这些她又如何能逃得过,大家这么精明的眼去,一时三人看鄞宸的眼神也变得不太一样了。

    可是心下最惊的人却还是落一,这鄞宸的身份向来神秘,她也一直无所谓的。可是看着着连宰相夫人都敬畏三分,那他至少是王爷或是国公府的级别了。

    而本国里,除了皇后的爹是国公身份,就再也找不出别人了,如此看来,这人,最少也应该是王爷的身份了。那这样身份的人,有哪个人不认识皇后。

    落一不自觉的碰了碰还安稳挂在脸上的面具,一个晋王已经够让她为难的了,现在不想又生出一个南宫临的兄弟来,落一只觉得自己心里发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