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鄞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6本章字数:2272字

    原来鄞宸早就知道自己是皇后了,可是为什么还要当成是不知道一样,还把风留给了她。

    落一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会觉得这么苦,比遇上晋王的时候还要觉得苦。其实她一样可以把鄞宸当成是晋王一样来处理的。

    想到这里,她压下自己心里那莫名其妙的感觉。只笑了笑与冯氏表示感谢。

    “听说,落姑娘的歌声美妙无比,不知素雅有没有那个福份能听上一听!”林素雅拦住了想离开的一众人等,又看向母亲,示意她帮忙把南宫临一群人留下来。而这样子她就有更多的机会与南宫临接触一二,想来这对于宰相来说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只一眼冯氏这个当母亲的,自然就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却也想生出了和女儿一样的意思来。

    想她如果不是丈夫不愿意让女儿嫁与那些官宦权势之家,那她又怎么会生出让自侄儿当女婿的意思来,虽然她疼自己这个侄儿,可是以她女儿的身价,却是不值的。

    不过,这侄儿倒是误找误撞的,把皇帝带到了她府上,她想念自己女儿的能力,那到时候皇上都开口了,那宰相那里自然是不好反对了。当下也是热情的开口挽留了南宫临几人。

    落一本来是没有那个心思的,却不想柳云峥却一下子就帮着众人应了下来。

    而他那看林素雅的表情,就算装得再谦谦有礼,大家却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他那色迷心窍的本质来。

    不过众人也知道,柳云峥对他们的眼神当什么也没有发现的样子,也是故意的,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真说出来了,那个家伙也会万分得意和应下这分厚脸皮。

    几人被领到后园,林素雅就借口拿琴离开了。因为之前她的装束是要去见表哥,自然随意了些,现在有南宫临在,她又如果能这般随意,自然是也随便回去换身美美的衣服,好吸一吸人的眼球。

    宰相府的后园却是与前厅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只见那每一个角落里都处处透着精致,到处花团锦簇。

    落一看似赏得入迷,不一小心走远了。却是在心里不愿意跟鄞宸再多呆半会儿。在知道鄞宸身份的情况下,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被别人耍得团团转的感觉。

    心下急怕担忧全变成了生气,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在骗她的,亏她一直把他当成朋友,一点防备也无。

    彦风华也看出了落一的不一样来,她担心的想要追上去,却被柳云峥拉住了。

    “我这傻闺女对感情上的事有点迟钝了!”柳云峥才开口道,就见鄞宸随在落一的身后跟了上去。

    “你才多大呢,还叫一一闺女!”彦风华觉鄙视柳云峥卖老,他最多才大落一五岁,你见过五岁就当爹的人吗?

    “谁说我不大了,其实我现在都三十五了!”柳云峥据理力争。

    “地也才差十一二岁,你有点早熟过了吧!”彦风华才不信柳云峥的话呢,他那样子,说二十五,本来就已经有点牵强了,现在居然说三十一,当她傻啊。

    “你这孩子,一点也不可爱!”柳云峥在心中对老天吼,还我成熟魅力。

    落一失神走远了去,只看到不远处,不处一片人工湖里面的荷叶许多还露着尖尖角,一处郁郁葱葱,好不清新。相对于那里的刚才的花团锦簇,落一更喜欢这一件的独有清冷之意。

    抛下心烦向那处湖中亭走去。

    才走几步,落一就感觉到鄞宸已以跟着她向湖中走去,现在的落一不想面对他,只得向亭子的另一条道上走去。

    “你给我站住!”鄞宸没有想到落一在知道自己身份之后,反应会是这么大,这一时间让他不知道是喜是怒。

    毕竟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是因为他只是他而亲近于他,那些人,从来都是为了他皇子的身份,要不然就是因为皇帝。

    可是,既然已经知道猜出他的身份了,她居然还敢生出逃离他的意思来。这让他这个做丈夫的颜面何存。

    不想,他已经叫住她了,她却还是执意的离开,这一刻,他就真的只剩下怒了。

    躺下一轻,他几步之间,就冲到了落一的面前去。

    却见落一那眼里似乎还存在着委屈,这让南宫临心里的怒会化为无了。出宫后的落一应该是明艳张扬骄傲倔强的,不应该再像从前一样,唯唯诺诺就好像死了也没有关系的样子。

    “让开!”落一收起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委屈,只把看着鄞宸的眼神全都换成了骄傲倔强。

    “不让!”鄞宸眼中坚定,发现落一变了回来,欣喜之意在他心中悄然而生。

    “你,无赖!”落一只觉得心中更气,她生着气,那家伙居然还在那里乐,那眼神连掩饰一下也没有。只觉得他的笑,把她伶牙俐齿也化为零,剩下的却全是遇上无赖的恼怒,又似乎带着点欢喜。

    “怎么?你怕了?”这一刻落一的样子,在鄞宸看来可爱的几乎想要拥在怀里。

    当然以皇帝的性子来讲,他从来不会多想,只会多做,他将落一拦腰而拥。

    “怎么可能?”落一只觉得自己心中加速,却又倔强的不肯低下头,正对的鄞宸的眼睛,只觉得脑袋都有点发蒙起来,脸上一下子火辣辣起来。

    落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一把推开了鄞宸,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却不想,脸上更热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落一只为解开自己现在的尴尬,却把心中离开鄞宸怀抱的失落给忽略了。

    “…”鄞宸只觉得这一刻特别的无语,他以为以她的聪明应该一下子就能猜到他的身份了,可是这一刻她的精灵劲全没了。

    但这一刻他与落一的害怕是一样的,落一潜意识里已经将皇帝这个可能排除在外连想都不敢想一下。而鄞宸却也不喜欢前一刻她那般排拒自己的样子。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这样子,只将他当成纯粹的他了。

    “鄞佑,我还有一个名字叫鄞佑,当初母亲生下的是双生子,因为不是嫡长子,所以母妃用自己的封号换下了,我们两兄弟之中其中一人的性命。可是,有一天,母亲与哥哥突然一起不见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回到宫中做了五皇子。”

    “那时候父皇好像也不怎么喜欢我的样子!”鄞宸,不是鄞佑加上这样一句话,那是因为落一那种觉得他可怜,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样子,让他很喜欢。

    喜欢得将她拥在怀里,那种软暖有感觉,鄞佑的心里生出来。若有似乎的清爽的味道,他想要捕捉住,却又在那一刻化为全无,再不经意间,他又似乎闻到那种味道了,不似莲幽,不似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