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不会自己问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36字

    “我不会!”落一想说,她要怎么说那美人才愿意相信呢。

    谁知落一话还让林素雅委屈起来了,那表情稍纵即逝,反而显得她受了更大的委屈一般,落一无语,却不过别人已经说再见了,而大家总不可能等着她一个人在那里解释吧。最终没有再说会,就上车准备离开了。

    “你刚才怎么了?”

    已经坐在马车里,落一只觉得自己就要睡着了,要知道她一夜没睡,又陪着这些人在那里折腾的,可是鄞佑突然间问出口来。

    “什么怎么了?”问题来得太突然,落一没办法反应。

    “林素雅有什么让你不高兴的吗?”鄞佑有点不喜欢自己的问题问两次。

    “没有啊?干嘛突然间这样问。”落一觉得自己被鄞佑带到云雾里了。

    “那你为什么两次拒绝人家?”终于鄞佑又换了一种方法问同一个问题。

    “我不会嘛,当然要拒绝!”落一心里只觉得那个坑的,这个人他居然又还是不信她,语气里不自觉的不善,被她忽略了。

    鄞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不太高兴的看着落一。她这是还在闹脾气吗?鄞佑一时间觉得落一有点不实大体了,拒绝难道不会找一个合适点的措词吗?要拒得那般直接。

    顺着鄞佑的眼神,落一反看了回去,她还都没有跟他计较着他的不信任呢,他到好,居然反过来不高兴了,这莫名其妙的,别人会受着,但是不好意思,她落一不会。

    鄞佑那责怪的眼神越来越强烈,却不想落一居然还不服软,一时间气的不行了。

    要说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一直以来,当皇帝的他,从来都是那些妃处心积虑的讲好他,哪里能说他的不是。那如果是他不是了,那些三宫六院的也会主动说自己不对的软服。却不想落一从来不是服输的人。

    一时间只觉得气的,拂袖而去。

    “这莫名其妙的,没吃药吧!”对方不高兴,她落一反而更不高兴呢?那么突然的。

    “一一,你这样子不太好吧!”尽管不知道鄞佑为什么会允许落一以这种身份存在着,可是彦风华觉得,落一这般自主的不让着点的,不太好吧。毕竟人家是皇帝,一不高兴,你是皇后又有什么用?

    “哪里不好了?那个家伙要生气那就让他自己生气去就好了,莫名其妙的!”终了,落一也还是气,鄞佑对自己的不信任,生气的人不应该是她吗?

    “那你是真不会?”彦风华没想落一的脾气一点也不比鄞佑小,所以她小心的问着。

    “怎么连你也这样问,我不会很奇怪吗?”落一这才反应过来,事情的源头在这里。

    “这曲子大街小巷的,差不多都会上几问!”彦风华心里无力,落一看着把以前的事,真的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连最基本的常识也给忘了。

    “这样的?”落一还不太确定的看了一眼柳云峥,谁知那货居然也很无奈的点点的头。

    “呃,那他不会问啊!”说起来,那家伙不信任人才这样自己找气的,落一才不想多理会这种无聊的人。

    呃,这个不正常的她像应该是把什么都忘了的落一,可是她这样说那也是对的,不过彦风华就问了,鄞佑不问,那也就是让他自己受着吧。

    只是彦风华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人家是皇帝最大的,落一这样真的好吗?

    落一给彦风华一个安的眼神,只等到家后,她就要飞一般的扑向她的床。

    落一觉得老天还是帮她的,因为从她一到家,到第二天早上,至少都是呆在床上的。只是她睡得并不安稳,她在梦里好像看到了许多人,落国公,落欣雪,还有那个弱弱软软的生母,皇帝,晋王,鄞佑。

    这些人都在梦里要跟她说些什么,落一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待落一醒来,只觉得自己头疼得要死,困又困得要死,睡又睡不下的。所幸她起身洗把脸,准备些做点什么事,把自己整得很累很累,这样她才好晚上睡个好觉。

    却见,日头早已高高挂起。太阳看着挺烈的,不过也因为着好日头,落一觉得自己心情好了许多。就连看到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守在她院子里的风也觉得又变帅了很多。

    “早…”落一打过招呼就向餐厅而去,喂她已经从梦中抗议到梦醒的五脏六腑。

    却见柳云峥坐在那里,手上看着什么书正入神。

    这种感觉又让落一回到了曾经的感觉,只要两人都在家里,那他们都是要一起吃早饭的。落一心里满满的,招呼着风一起坐下来吃饭。

    虽然落一有点小聪明要,但是她现在还入不得风的眼。但是鄞佑却是万分的在意落一,风也算是看出来了,而他生来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鄞佑分忧,所以尽管不太乐意,在风看来,落一已经算是他的主子了。

    而与主子同桌而坐,那是很不敬的。

    风本能的拒绝却终究被落一忽悠到坐了下来。

    “这么个小院子坐着这么多人,确实是有点挤了!”柳云峥看了风一眼再看向落一。

    但是他先看风,再看落一却不是说风不应该在场,而是说,这都住三个人了,院子还这么小,闺女你要懂事点,整个大一点的房子,好让老子住得舒心些啊。

    不想,风却误会了柳云峥的意思了。

    “柳公子说的有礼,不如柳公子再找个大一点的地方去,也免得挤了柳公子的才华就不好了!”既然有人不善,那风自然也不是会受着,只是多年的习性不让他露出半点情绪,似乎在很认真的与柳云峥讨论着这事。

    但是风却在心里叫骂着,他住在落一的小院里已经是不得以了,却不想,柳云峥一个成年男子也住在皇后的院子里,那要成何体统。再者了,为嘛这院子里连个下人都没有。

    这一女两男的住同一院落,这不说皇后的名节了,做为一个女子的名节,落一是要还是不要了。

    自认为自己跟落一坐在一起,就已经算有点不敬了,所以风不敢拖大,连忙打开那些被盖着的饭菜,准备盛粥。心里却又想,这些打扫做事的下人都是幽灵吗?平时也没有见一个人的,却也是该收拾的收拾,刻准备的准备,一点也没有让这院里乱了一分。

    风不知道落一给了那些下人上份时间表,哪个时候可以来哪个时候不要出现在院子里,这个落一等人只要不是一整天都在这院子里的,那他们是永远见不到那些所谓的下人的。

    当然风却也只在心里独想,这个院子看起来没有一点人气的样子,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