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来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11字

    “怎么了?”林素雅顺着落一的声音看向鄞佑,却也是莫名其妙的,再看旁人,两人装做没看见的,一个看笑话的表情,林素雅只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了情节,却不自知。

    “没什么!”鄞佑终将自己的喜怒全收 回肚子,只淡淡的应了一句林素雅,却不再理落一,他这是要告诉落一,他在生她的气了。

    却不想落一,也当那句没什么是在回她。也就继续着自己伟大的烤肉生涯了。

    植物油,盐巴,孜然,上等果酒,蜂蜜。落一拿着根刷子一遍一遍把这些东西刷在了上面。

    当那酒一次次的洒上去的时候,那些肉上狠狠的烧起了火焰。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新奇烧烤的熊孩与流叶,两人终于求得落一让他两人也试也起来。

    毕竟为这种东西,落一只得手把手的,教着两个孩子,免得被烧伤了。

    “我也来试试!”终于,林素雅也经不住好奇,想让落一也教她试试。

    “你不行,衣服会烧起来的。”落一想也没有想本能的拒绝。

    林素雅看了一眼鄞佑又再了一眼周围的几个,尤其是雨,只见了一身的劲装,手袖被扎得严严实实。而落一虽然与她一样长裙在身,可是那袖子却已经被她改为窄袖。再看自己一副长袖,看起来是飘飘欲仙的,却是在做事的时候很麻烦。

    再想她一个相府千金的,知情达理的,再做这些确实也有影响形像了,最终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却也在心里记下,落一那般不给面子的拒绝,心里也是生出了一些不甘心来,她是什么身份的东西,居然敢这样说她。当下想要反回去,却见鄞佑什么表情也没有坐在那里,哪里有一点点怪罪的意思。

    终只能不了了之。

    “好香了啊,不知道几位能分点肉给我们不?实在不行也算是我等出钱给你们买也是行的!”

    这个时候有三个人从树丛中窜了出来,为首的那人四十多岁的样子,身穿着一身玄色锦衣,看着料子却是城最为普通的料子。

    再看几个,脚下有力,却更像是庄稼汉子。

    落一有点警惕的看着那几个人,看风就要上前去拦住那几个,落一这才示意他不用动手。毕竟如果那些人是有图谋的,那她一定要好好惩治一番,但如果是普通人,那她帮一下人家又能怎么样。

    只是也不知道那人是被自己的肉想诱的,还是神经太大条了。也不等落一等人应一声,居然就自己从身上掏出刀子,就要在鹿肉上来一刀。

    “肉还没熟呢!”落一不悦的强行把那个人手上的刀子一把拿了下来,甚至拿着清水帮着那人清洗了起来。

    “不知道几位是?”鄞佑帮着开口问道了。他也觉得这几人失礼的,但是落一既然不拦着人家,那他也不好太过多开口。

    “哦,真是不好意思,这赶了一在的路,实在是又累又饿的!”那领头的人,有点不能反应的看着落一,他没有想到以自己的本事,居然让一个小丫着把刀给抢了去,尽管他只是要去割肉吃,并不是要多做别的什么。

    再看落一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甚至又找刀还给了他,他这才又想,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我们是赶脚的走商,这是准备进城跟才个老板算账去的,不想出门匆忙,忘了备吃的,这才又累又饿。不想闻到了你们这里的肉香,就厚着脸皮跑过来了。”那位大叔一边说着,一连居然坐在了落一身边的位置。

    “哦,走商?不知是做什么买卖?”落一好奇的看着那位大叔,也用着备用的水,将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到的粉沫给洗掉。

    “哦,我们是做皮子的走商!”大叔并没有多说什么,眼睛全看着那就要熟了的肉香。

    “做皮子的?这个季节收账?”眼看着就要入夏了,现在才来收冬天赚的钱,那位大叔倒是挺有钱的,居然都不急。

    “是年关的时候一些散货。也不会太多,所以这才让人家皮子商欠得久了些。”那从头再来大叔看了下落一和同众里的人,见只有落一和几个孩子正好奇的看着他们,心里也安心了一下。

    “不知是哪家皮子商,居然欠人钱这么久,下次我可要记住他们不去跟他们买皮子才好。”落一煞有其事说着,看着问话,却似乎又不经意间问的一般。

    “是城西一家叫刘和的皮子商。”那位大叔,也不介意就直接说了。

    终于了落一不再多说什么,只收拾着让大家一起吃肉。从来没有吃过落一这种烤法的鹿肉,一时间大家吃觉得,口舌生津美味无比。再看那三个赶脚的走商,也吃得津津有味着。

    大家也似乎都少了些防范起来。

    看着吃得正欢的熊孩与流叶两人,落一偷偷的在两人耳边又说了什么,惹得两人大笑出声来。

    “落姐姐,你们说什么这么好笑!”林素雅好奇的看向落一两人。

    “秘密!”不回,回答林素雅的并不是落一,而是熊孩。

    “这,”林素雅见不只落一不给她面子,就连熊孩那个小孤孩居然也敢这么不给她面子心下也是气的。

    “落姐姐没事,熊孩只是还小,等他长大了就会懂事了!”林素雅没有马止怪罪熊孩的没大没小,却是为他向落一说情,免得落一责罚了熊孩。

    “确实还小,像这他这样调皮捣蛋的,等到时候,让夫子好好教育教育他才好。”落一不太喜欢林素雅这话,熊孩只说是秘密不愿意跟别人说,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却不想林素雅真把自己当回事,人家不跟她说是什么事,她还能当是人家不懂事。也不知是哪位不懂事的探听别人秘密。

    不过有外人大场,落一也不好太直接驳了林素雅的面子,终当做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与熊孩开着玩笑。

    “姐姐最坏了,居然把夫子给抬了出来。”

    想他熊孩在山上 野惯了的,现在一下子多了个夫子在那里非他念什么八股文的,一坐就是一整天,那他哪里能坐得住,所以这才没忍住,时不时的在私下里捉弄一下夫子,然后被发现的后果就是他的功课比别人比了许多。

    几次下来,熊孩还是有点怕夫子的。

    “是了,姐姐这么坏,居然把我们的熊孩带出来吃烤肉。那下次姐姐得做个好姐姐才成,不能再带你出来了!”落一知道熊孩在学堂里的事,不过她并没有拦着熊孩调皮,却是会监督他把夫子罚的课业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