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流血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84字

    罗老板见状心里那个恨啊,这些人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居然不管他的死活,没一个人愿意帮他一把。

    祸害遗千年,也不知怎么整的,罗老板觉得自己好像抓到了重心,在那里拨拉的手,在那一刻停了下来,眼看着就要站稳了脚步。

    然而,祸害能遗千年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更大的祸害。而罗老板这一次就遇上了。看着众人失望的眼神,落一觉得自己要当那更大的祸害才能平民怨。

    从手上拿出一个铜板来,也不怕罗老板发现,一下子打在他那只找到重心的脚上。

    罗老板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嘴里的疼,就他就面部朝下,直绑绑的摔了下去。

    “哎呀,罗老板你怎么了?”落一那声音叫的一个担心啊,她狠狠的憋着心中的笑示意着吕彭把人给扶起来。

    活成精的吕彭又如何看不出落一眼里的幸灾乐祸。他笨手笨脚的就把罗老板给拉起来。

    也不知道是罗老板太胖了,还是吕彭今天没吃饭,他吃力的拉着罗老板的手,却不想一个不稳,却没有抓稳手臂,紧紧的,吕彭手上史剩下罗老板的衣袖。

    下子子罗老板那才拉起的身体又摔回了地上。

    果真那疼痛就要让罗老板那摔疼面含糊的就要开骂,吕彭就急急的道歉。想着这边拉不起来,那就在别一边拉,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这边也拉一半也起不来,那边拉一半也起不来,只能就这样来回的换着。中途还来回的赶得太忙,一下子又踩在了罗老板的手上。

    “啊…”罗老板终于叫出了声,只是那声音里的含糊越发的清楚了。

    终于站起来的罗老板心里那个气啊,他本来就要站稳了的,也不知道怎么的,脚上突然间被什么打到了,让他一下子又摔在了地上。那一下只摔得他眼泪都下来了。他本以为刚才差点摔倒都没有人拉一把的,那他摔倒了自然更没有人愿意帮他了。

    谁想,落一居然让人帮他一拉,心里的气也就相对的消了那么一些些,原以为想,只要落一赔礼道歉一翻,他最多也就是让落一再赔个几千两银子,他也就不会再追究他摔倒这回事了。

    可是也不知道那个吕彭居然敢借着扶人的名义,故意拉他要用力撑起自己的那只手,让他找不到着力的时候又突然间把他放了下来。这一来,反而让他无故的又摔了几次。

    那最后一下,却是硬生生的磕在他的嘴上,那一下,他只觉得,自己的牙都被磕了下来。

    果真,当他站了起来,吐了一口吃进肚的沙子,却发现,那混着沙子了来的,还有满口的血水,还那两颗大门牙。

    “嗷…”罗老板,想叫疼,可没了门的嘴,只剩下那吃风的含糊。

    “呃,罗老板有什么慢慢说。”落一看着罗老板那样,自己都觉得那摔疼的。

    而落一的话一停,在场的工人全都笑出声来了。

    罗老板被这场面那个气的,只觉得鼻子里什么热热的,血得更凶了起来,连自己的脑子都昏了起来。

    用手去擦,才发现,自己的鼻血也在这一刻马力十足的往下泄着,更明白为什么刚才能把眼泪给摔出来。

    “你们…我要去官老爷那边告你们,恶意伤人!”混着大家的笑声,落一皱眉一度的猜测着,才终于,听明白了罗老板的话,大概意思。

    “罗老板真是会说笑,你要告我们恶意伤人。那你说,我们怎么伤你了!”落一本来也是憋着笑的,却终于在说完话后,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你们…”罗老板这才回想起,自己来到这里,也没有见一个人碰到自己,虽然最后吕彭故意让他摔了几次,可是在外人看来,那都是人家好心扶你。

    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心里那个气的。只觉得大家都在看他那精彩万分的脸,他才想起,自己身上的狼狈,也不及拿什么锦帕,只拿着袖子,在脸上胡乱的擦着。

    却不想那血水没有被擦干净,反而沾得满脸都是。那般的恶趣味落一可不敢承受,随着她稍稍后退的脚步,大家也都退了一步,大家都担心那罗老板突然间发飙的把血弄在自己身上。

    “那是什么?”突然间一个工人喊了出来。只见那刚才罗老板摔过的地方,水湿哒哒的占满了一处。

    落一一见,眼神顿时变得有点嫌恶起来,她恶心的看向罗老板,再看看他的裤腿,却是干干的。也就收回了眼睛,蹲下去看,才发现,那湿哒哒的声音起来来越严重起来。甚至还带着点热气。

    罗老板被落一那一看,心里那个气的,他又怎么能不明白落的眼神,那女人分明是与以那水是他的尿,这才鄙视他,发现了自己身上并没有水,这才收回了怀疑。

    只是那种被人怀疑的感觉,罗老板又何时受过这种冤枉。他气得想要反驳几句,可发现在场里根本就没有人在乎他看他。

    “那个不是我的尿!”

    罗老板当然可以想像当自己这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那在场的所有人,肯定会用看白痴的眼神一般看他,然后甚至有人会认为,这是他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狡辩。

    当下心里那个气的。

    却也好奇那里变湿了的愿意,没雨没水的,怎么可能突然一块地就湿了起来。

    落一全心意的看着那奇怪的地面,用手去抓了一把湿土,拿在鼻间一闻。眼里蹦发出来的惊喜一点也掩饰不住。

    这一点惊喜,过得太快,只被一边的雨捕捉到。

    “彦二小姐,我看这地言邪门的很呢!没雨没水的,居然也能湿了地。”罗老板嘴里吃风的说着,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他相信过不了多久,落一的生意肯定会全部垮台。

    落一在心里惊喜着,因为她刚才发现,刚才那湿了的地,却是因为出了温泉的原因。想来是一直以来,那温泉脉是被岩石一直堵在那里,所以才会不长庄稼,只长草。

    而这次,那岩石已经被雨破了开来,所以才会像现在这般,会涌了出来。

    既然这里有一处温泉,那落一肯定是要改变自己的设计了,她还得再把旁边的地卖了下来。这样,才好再扩建出一片温泉池来。

    不过,她不能把这些让罗老析知道了。

    也不知是怎么的,那个罗老板自她出现以来,都跟她对着干。就连别人都已经开始从彦二小姐的称呼里改成了落老板落姑娘了,可是那个罗老板却还是叫她彦二小姐。意思是不认同大家对落一能力产业的认同。是在说落一是被了彦风华的光,所以才能做出这种成绩。

    对于这点小计量,落一才不屑去理会,反正她的能力,她自己看着舒服就好,管别人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