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不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69字

    最终于,罗老板也没有找到水洗脸,只得在顶着一长大血脸回到了城里,到是把几个胆小的吓得直喊杀人了。最后罗老板没能安全回到家就已经被府衙里的兵带到了府衙里。又是一翻的审问。

    不过因为罗老板掉了两颗门牙,所以说话都带着风,那府衙里的人又如何能有耐心的听他把话说完。只问他招不招然后就要上刑,吓得罗老板拿出了身上全部的银钱,这才让对方答应给他一点洗脸的水。

    大家这才认出罗老板来,然后细细的慢慢的,听出,原来这血是他自然的鼻血加牙血。

    真折腾到晚上,罗老板才回到家里。

    再说落一这里,她离开后,迫不急待的赶回了公会内查得了她那些地的附近里都是谁家的主人。

    说到这公会里,落一又是一得意,想她现在的公会里,虽然做得还不是非常和成熟,可是像这种细碎的小东西,已经在她的有意授意之下,已经查得比官府内的档案还要清楚了。

    在落一的本质里,还是希望自己手上的公会能成为自己手上的杀招,免得到时候,有人发现她魂穿的现实了,要把她烧死了而准备的。

    而现在,落一身边又多了彦风华与鄞佑两个朋友,她想保护他们,尤其是鄞佑他那样护着自己,当自己的身份曝光之时,鄞佑怕是要成为皇帝的第一个泄愤对像了,所以她不能坐视不管。

    所以近些日子里,落一已经开始让人收集上层人物的情报,只查,什么事也不干预,毕竟以她现在的实力,她还没有能力去干预这一切。

    落一的行动并没有避着雨,毕竟鄞佑对自己这么好,她又如何能不报答一二,所以她的情报系统,愿意为鄞佑所用,想来这对于他的保命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而自己却没有利用这个势力去查鄞佑,她想,等鄞佑想说的时候,他会自己告诉她的,就像彦风华一样,她也有自己的秘密。

    落一查到,那块是一个叫张宝田的男人的,家里有一儿一女。一家三口,勤俭努力这才在年初买下那块地。

    而那块地,因为温泉的原故这里已经不再适合种地了,却不想那张宝田还是买了它,这让落一忍不住的想为什么。如果没有找到原由怕会不好把人家才到手的东西拿下来。

    因为落一不喜欢坐马的原故,所以落一与雨两人坐着马车向那个张宝田家里找去。

    “怎么还不准备说!”落一能够感觉出雨自从自己的公会中出来以后就一直想说些什么却一直不说。

    “小姐!”雨不好意思自己的想法居然被落一看穿了。

    “那公会会不会知道太多了!”最终雨开口说道。因为像落一查的这些事,一般都是在官府里报备着的东西。而落一居然会花大气力去查这种小事,再扣着刚才那些人跟落一报告岱子寅因为家中老母亲一直病着所以没能来找彦风华的事。

    想来,落一的已经把手伸向官场里了,而这样的一股势力居然就这样缓缓的升起了,自己的主子似乎并不知道这些。

    雨忍不住的想,这势力掉到谁的手里了,那都会被这个王朝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再想,落一不是皇后的身份吗?那她为什么要组建这样的一股势力,难道她想?雨不敢想像。

    因为在她看来,主子是对落一有意的,而落一也不是对主子无情的。可是为什么落一还是要做这些事呢。

    “知道得多,才不会莫名其妙的死掉啊!”落一想念,雨今天一定会把话传到鄞佑的耳朵里。

    而她想,自己的意思,鄞佑也一定会明白的,毕竟现在这个王朝里看似安静,可是皇帝根基不稳,晋王又势大。这国家在落一看来,说不定明天就会被变天了,所以她只想活命。

    只是落一却不知,鄞佑就是南宫临,而做为一个皇帝,又如何能忍受自己身边长出一个威胁来。

    雨听明白了落一的话,可是做为皇权至高者,她更明白。

    但是她还是会向鄞佑报备这件事的。所幸,落一也是这个意思,否则她会觉得自己愧对了落一的信任。

    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各自的想着心中的事。

    很快的,车夫在外面提醒着两位已经到地方。雨这才先下车去,再扶着落一下了马车。

    两一落地,就发现自己的马车已经被一群人指指点的说了起来。再看这里的屋舍,全是泥土堆堆砌而成的。而自己的马车,确实与这场面不相称,会被人说那也是自然的。

    落一只示意着那车夫在外边等着,自己就带着落一,找向那张宝田家里。没多久,两人就看到,那一处,只有两间房屋的张家。

    看这场景,落一想起之前的情报是说,张家不是这里的原做民,而是后来搬到这里来的,这两间小房却是他们租住的屋子。看来那地,张家是想要建房子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有人在家吗?”雨主动上前去问,尽管她原本是想敲门的,可是那院子外,只有几道残墙,勉强的护着那两间小房子,更别说要门了,这么残破就算想装个门也是装不下的。

    雨叫唤了一声,却没有人应喝,只细细的从内里传来人的呢喃声,可惜太小声了,所以雨也没有办法听清。

    “有人在吗?”听着院子里有人,雨本是想直接走进去的,毕竟在这里,也没有哪里是雨的身份不能进的地方,可是落一不习惯这种特权,只站在外面等着。雨自然也就跟着了。

    这次没有多久,就见时面走起一个脸色发黄的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

    “小妹妹,这里是张宝田家吗?”落一习惯的问候在雨与那小姑娘看来,难免有点别扭了,毕竟十一十岁在这个世界里,人家已经算半个大人了。

    “是的!”小姑娘看着奇怪的两人,一个戴着面具,一个却一脸严肃的样子。不过对方又都是女人,还知道她父亲的名字,所以她也相对放心的走了出门,随手又将身后的门轻轻的带上了。

    “不知两位小姐找父亲有什么事!”看着对方那样衣着锦绣的样子,小姑娘因为自己身上的破衣,心里难免有点自愧形惭起来。

    “你父亲不在家吗?”落一实在生不起,对一个小女孩说这种大家的心理来,毕竟人家这年纪最多也才完小学。

    “父亲到地里干活了,怕是要等到天黑了才会回来。”小女孩怯怯的,还是回答了两个人的问题。

    “那不知我可以在这里等吗?”落一想找到张宝田地里去,可她可以肯定她这样横冲直撞的跑到人家面前说要买他的地,肯定会被赶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