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脱衣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389字

    落一笑意上前去,谁想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萧逸的手,就见他已经把手搭在了落一的脉门上,只待雨一动手,他就把落一往死里掐下去。

    落一看到对方还放在手上的刀,自然是早料到对方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自己,她不等被萧逸拉倒,就动手披在了对方拿刀的那手上。换做平时落一那点力度还不够看,可是现在萧逸已入膏肓,病了许多的样子,又怎么能受了得落一的一下,他手上的刀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以为解决掉对方一只手的落一,左手为拳,一把打在对方掐自己脉门的手上,要为了把他打疼了,他才识得好歹。

    却不想,落一的手,并没有把对方打太疼了。那掐在脉门上的手只是一松之后,就再次的把落一抓紧了落一脉门。

    那动作叫落一个气的,要不是她现在这身体太弱了,她哪里能受这种气,早刚才她就一拳打在萧逸的脑门上了,管他什么刀啊手上,决绝不会比她快的。

    半倒在坑上的落一一个反转,就将自己的手肘击在了对方的伤口上,管他伤得有多重,她给他再治好就是,保证不死。果真那一下,萧逸再也抓不住落一的手了,嘴里却不敢叫出声来,怕自己的声音会引来别人,到时候再被人围起来,怕是会逃不出去了。

    这起身的时候,落一才发现,雨正站在她身后,拉着那只掉了刀的手。落一这才明白,为萧逸刚才松了的手会突然间发狠的再抓着她的脉门,这是要拿她的拿威胁雨呢。

    “下次注意!”落一有点不好意思的对上了雨那责怪的眼神。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具身体居然会这么没用。

    “都是你个臭小子,给你治个伤还得害我这么折腾。”气恼下,落一又在萧逸的伤上拍了一下。

    萧逸一声闷哼,也不再反抗了,毕竟现在他相反抗了也没有用。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萧逸说完就哼的一声转头去,不再看落一与雨两人。

    “这可是你说的!”落一也是觉得,这孩子,确实有些孩子气了,怕是仗着两人不会杀他了,才会这种表情的吧。

    “但是,你们是什么人?”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萧逸又转过头来问到。因为落一与雨两人他好像没有听过,师兄有认识这样的两个人在,而就刚才的那手也不像是无名之辈,所以在他想来,两人他师兄勾结的样子。

    “现在才问,刚才怎么不问。”落一那个气的,也不管是什么人,那小子也先打了再说,要是遇上一个记仇的,一下子就把他灭了,哪里还管他是谁。

    “洛元门?”雨这个时候开口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听到雨道出了自己的师门,萧逸这才更紧张起来。

    “你怎么认识?”落一不曾想到雨会认识这小子。

    “有听说过,洛元门一两百人的小门派,也就是掌门的有点本事,手下的人。”说到这里,雨有点鄙视的摇了摇头。

    “不谁你们这么说我洛元门!”听着雨的话,萧逸气怒了,虽然他没有什么本事,可是那是师父一生的心血,现在师父已经不在,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洛元门。

    “这么悲催!那你是怎么认出来的,你认识这小子?”落一只又拍了一下萧逸的伤口,让那小子安静点,她听不清雨的话。

    “啊!”萧逸没想到落一居然一而再而三的拍他伤口。那个女人她不知道自己是伤员吗?而且这两人说话就当他是不存在一样,那样放肆谈论。

    “怎么了?”小纯早就在外面偷听了,她担心萧逸出问题,早就听里面有声响了,她想进去,又担心自己误了萧逸的治疗,这才一直忍着没有出声。

    但是当她听到了萧逸的叫唤声,她就再也忍不住的开口了。

    “没事,这小子怕疼。”落一平静的回了小纯一声,只等雨回答下话。

    “你才怕疼。”萧逸那个气的,落一这样说,就好像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怕疼,不男人了。

    “那小子用的剑,是洛元门掌门信物,不过看这情况,那掌门怕是已经死了。这小子应该是他的小徒弟吧,估计是还没有来得及被他师兄灭了。”

    雨随意的猜测着,却是将洛元门的现状猜得差不多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萧逸心中惊惧。

    “这样的,看来这小子也挺可怜的!不过也活该,谁让他学艺不精的。”落一心里也是有点同情这小子的,可是她从来不面子上表现得同情一个人,那样的怜悯不会招人喜欢的。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雨你身上有治伤药吗?再帮帮我整点烈酒啊,蜡烛,针钱剪刀什么的吧!”落一接过了雨递来的药瓶,又对外喊到,“小纯帮我烧些热水。”

    “躺好!”落一收回了玩闹,严肃的对萧逸要求到。

    “你要干嘛?”萧逸只能大概的知道落一与雨的来历不凡,可是他却还是有点担心。

    “老实的躲好,否则我保证你活不过三天。”落一可没有时间跟那臭小子废话,想她刚才拍了几下,已经大概的知道了对方的状况。

    “自己找个东西咬着点。”落一算好,自己如果再让雨进城去,再出来,怕是城门都关了,来不及,而那小子的伤拖到明天,她敢保证那命已经不会再是萧逸的了。

    说罢,落一就动手去脱萧逸的衣服。

    “你干嘛?”在萧逸看来,他已经是成年人了,落一那一个大姑娘的看着跟他差不多,却这么直接的扒他的衣服,这叫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受了得。

    “鬼叫什么?脱衣服了!”落一有点生气着,她不脱他的衣物,怎么给他治伤。

    “你这个女人有没有…”萧逸那句羞耻心被雨点在了他的肚子里。

    雨她家的主子治病救人,在大夫的眼里是没有男女大防的,她自然是懂的,可是那死小子如果敢不识抬举,她也自然要懂得让他吃些苦头。

    “自己把衣服脱了。”雨轻轻的一声,眼里的杀点一点也不掩藏。

    “动作快点!”落一这才想起,对方还有气力骂人,那脱衣服的事,自然是有能力自己做的。

    落一嫌弃的看着萧逸,只希望他能快点,却不想,落一的眼神让萧逸变得更加的不在起来,动作也越发的扭捏起来。

    “你个大男人能不能动作快一点,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一样,不会是女拌男装吧。”落一故意的刺激萧逸,只愿他速度快一点。

    “你这个女人,能不能有…”萧逸想骂人骂到一半骂不出来了,因为雨身上散发的杀气已经将他震住了。只能硬生生的改口,“你给我转过头去。”

    “真麻烦!”落一呢喃的叫了一句,不再准备刺激那小屁孩,停了会又想到,萧逸脚上的伤。“把裤子也脱了,要不然到时候没裤子穿别怪我。”

    果真,落一的话,让萧逸的手动到一半停在那里。最终只是迟疑了一刻,还是听了落一的话把自己拔得只剩一条亵裤,这才乖乖的又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