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把隔壁房间收拾出来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05字

    等到对方说好,落一回过头来再看时,萧逸的脸上已经有了非常明显的潮红,连着身体也发起热了。

    “没有麻药,找个东西咬着!”落一脸色慎重。

    “你开始吧!”萧逸硬气的直接叫落一开始。

    落一也不多废话,只想着,如果到时候萧逸受不了了,就让雨分出个手来,把人打昏了。

    因为条件不允许,落一只能简单的为萧逸用酒擦身,清洗工具和自己的手。直接把自己的虎牙当成手术刀,想当年,那刀她也用在自己手上过,所以落一这次没有手术刀,用起来也还是一样的顺手的。

    不多时,那些腐肉已经被落一清理得差不多了。而那血水也是雨手里的药好用,并没有流出太多,就被落一直接用针线缝合了。

    拿起针线的时候,雨在那里振惊着,她没有想到落一居然敢拿人当衣服缝,又看落一那般自信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可萧逸却看得几乎要叫出声来,只可惜刚才割腐肉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把气力全用在抵抗疼痛上,所以这会儿就算他有心想说,也已经没了说话的气力。

    林林总总算下来,萧逸身上的致命伤两处,小伤却是有十几处,却是新伤旧伤。想来萧逸是逃了一段时间才活命下来的。

    最后落一只能简单的把那些小伤包了一下,看着着不多能好的,落一只为他上药,毕竟在这里材料不够。

    落一这里才说好,就听着外面车夫已经把东西买回来了,落一只让小纯把药拿去煮了,自己坐下来休息了。想她几乎已经多年不再动作做这些事了,所以这一次倒是把她的精神用得差不多了。

    一不小心睡过去的落一,等雨来叫的时候,晚饭已经做好了,张宝田也已经回来。大家美味的吃过晚饭,落一就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

    因为张定田真的是想盖房子,所以落一拿了一块离城门更近一点的地换了张家的地,看人家可怜又准备帮人家把房子盖好。

    第二日,也把萧逸把带上,毕竟要追杀他的人还没有放弃,他的存在会给小纯一家带来危险。

    最后在小纯与萧逸两人不舍得眼神下,落一把萧逸带到了自己家里。落一没有多想,准备把人安排在自己的院子里,毕竟追萧逸的那些人,说不定会发现了萧逸在这里,直接杀进来了,如果把他放在别的地方,落一怕会伤到了另人。

    毕竟这个新家落一还是很珍惜的。

    “小姐…”雨想要劝说落一,毕竟落一的院子里有一个柳云峥已经不再适合了。

    “不行!”雨的话没有说完,不听着外面传来的鄞佑的声音。

    “为什么不行!”落一有点生气了,鄞佑也不明白她吗?

    “我说不行就不行!”比起落一的生气,鄞佑可是比落一还生气。这个女人,在宫外主当地么迫不及待的给自己带绿帽子吗?尽管他也是知道她不会做什么,可是这样子以后入宫了,肯定会给她来杀身之祸的。

    “那你说要怎么办?如果他住在别的院子里,说不定会伤到别人呢!”落一以退为进,让她让步,那不是开玩笑吗?

    “那你住到别的院子里去!”反正这样一来,这院子里就住个柳云峥。

    虽然这里现在也还是落一的院落,可是鄞佑也肯定,她已经不会再住进来了,他要把那些人从落一身边全部赶走。

    “不行,我认床,换了会睡不着的!”随便一句就让她听话,想得真美。

    “睡两天就习惯了!”鄞佑严肃的说着,那微眯着的又眼,这是在准备等落一不答应就强行实施。

    “哪里是两天,大半个月呢,我从这里到了别的院子里,要适应半个月,到时候还要回来还得半个月,这个一月没睡好,我会死的!”落一越说越觉得自己可怜。

    “啊!疼…”落一一下子半弯下了身体,一动手抓在心脉上,表示她心脏病了。

    “你…”这个女人,当他是傻了吗?这么假的动作居然也敢在他面前演戏。

    可是她那发疼的表情,让鄞佑想到了当年,落一刚才入宫的时候,几乎一个月夜里几睡好。尽管他从不到她的寝宫里,可是他还是知道了,想到这里鄞佑觉得很不舒服。

    再者,落一身上的毒确实也还没有清干净,休息不好了,这对她来说怕会更伤身体。

    “把你旁边的房间收拾出来?”鄞佑决定自己也住进来,好好看着那个没有男女大防观念的女人。

    “呃,怎么突然之间又这么好了!”落一愣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只是装了一下,鄞佑就答应自己了。这招会不会太好用了,可是这样子,以后她以后会忍不住多用的,毕竟这么好用。

    “没听到啊,快把人给我抬进房去!”落一自己一个嘀咕完,高兴的要把人抬进她隔壁的房间里,放弃了,原先准备的房间。

    “谁让你把人抬到那里去了!”鄞佑心里那个气啊,那个房间是他要住的,落一居然敢让一个男人住得离开她那么近,她真的是想找死吗?

    鄞佑真心觉得,这一刻他不介意自己把她掐死。

    鄞佑莫名其妙的气恼让落一觉得一阵无辜,明明是他让人收拾那个房间的。

    “把他抬回原来的房间去。”鄞佑对着那两个抬着萧逸的下人一吼,那下人吓处觉得自己的脚都在打颤了。

    “那房间是我要住的!”见院子里不相干的人都走了,鄞佑才对落一吼倒。

    “你住这里干嘛?”落一一脸防备。

    想先前柳云峥要住在这里的时候,彦风华就已念了她好几天的男女大防,现在鄞佑也好像有像这方面发展的样子。想到这里,落一觉得自己这原本应该安静的小院,哪里有机会再安静啊。

    看着落一脸防备,鄞佑觉得自己胸间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别人她说住就让人住了,而自己要住进来,她却是那般的防备。还有那眼神,就像当年里,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

    当他当众宣布要封她为后的时候,她一脸害怕的看着自己,而看向一边晋王的眼神却是那般的相信于他,想晋王最后能救她。

    虽然这个女人她是在等晋王吗?难道是因为她不想做他的女人,所以才这样百般的弄坏自己的名声。

    想到这里,鄞佑觉得自己已经忍不住的想要掐死 这个女人了。

    “我不能住这里,难道南宫昭就可以了吗?”鄞佑压低的声音,带上了一份连落一都能感觉到的寒意的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