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抓鬼去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300字

    第六十四章

    “不是家里嫌贫爱富,而是那人势利现实,实不是你娘的良人啊!”说着,叶清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那人怕是恨了叶家,所以一直将叶家人拒在门外,连你娘的最后一面也不让我们见上一见。直到后来,我知道你坐主中宫,可是以我的身份,外加那人的阻拦,我又如何能见得到你啊!”

    看着叶清落下来的眼泪,落一心里了一阵悸动。

    “大伯我不怪你了!”随着那陈悸动,落一话脱口而出。落一想,自己没有继承原皇后的记忆,不过那身上的感觉与执着却是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身上。

    落一也对自己的原谅表现释然,毕竟以她现有的情报,落一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但是她还是大概能够猜出,后来落欣雪母亲潘氏,在整死她这件事里下了不少的功夫呢,而拦着她不让她见外祖,那就更有可能了。

    “依儿!”落一既然已经叫他大伯,叶清自然明白落一已经原谅他了。可是心里却更加的愧疚了。

    想落一在入住后宫之后,从那隐秘的传出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里,落一这个皇后可是过得比那宫女还不如呢。

    “依儿,大伯安排你离开可好?”想着落一既然已经离开了,那他绝对是不会再让她踏进宫中受苦。而落一的存在现在对于皇帝的作用已经不大,叶清想,落一的离开虽然危险,可是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总比在宫中失了性命才好。

    “大伯放心,我自有打算,定不会再回到那宫里去的。”落一感觉到了来自亲情的关心,虽然她已经有老头了,可是她不介意自己再多一份亲情。

    “这?”叶清有些迟疑,毕竟落一的安全现在是重中之重,不能有半丝的马虎。

    “大伯要相信我!”落一安抚着叶清,她现在真的暂时离不开了,毕竟在这里有柳云峥,有鄞佑,有彦风华,这些人,会她牵连到的。而现在还有叶家,所以她要更加强大才成。

    “爹爹!”待两人谈完,一旁的叶悠悠开口了。

    “悠儿过来,这是你表姐!”叶清这才想起,落一回来了,肯定要介绍她给家里人认一认。

    “悠悠见过表姐。”叶悠悠开心的拉着落一手,只觉得这个表姐太完美了。

    “表妹好!”落一开心着,心想要送叶悠悠一点见面礼,却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带了点银票子,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带,没办法这个世界里没有手提包就是麻烦。好吧,就算有手提包,落一觉得自己也会觉得麻烦不去用它。

    “家里还有你舅妈与表哥,你表哥随你舅妈回娘家探外祖了,等过两天他们回来了,我再为你引见。”

    “好!”

    说罢,落一又被叶清与叶悠悠两人领到了,叶岚曾经住的院落里看了看,只见里面虽然没有人住了可还是被打扫得一尘不染。

    叶清的意思是,让落一以后就住在叶岚的院落里了,如果不愿意那就让叶悠悠搬出旁边离叶岚院落最近的那个院落。

    叶清的亲情落一已经见到了,她又哪里好意思去再去打搅人家,那般的折腾。起先她是觉得,尽管自己是顶着人家的身体,可她还是落一。她又哪里好意思去住人家母亲的院落,可是叶清的亲情让落一心动。

    所以她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从今天起落一就是落依了。

    叶清留下落一吃了晚饭,本来的意思是要让落一住在叶家的,可是落一晚上还要去抓鬼,所以她婉拒了叶家。就直接离开了。

    落一收拾妥当,打开房门就要准备出门去。

    “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去哪里?”鄞佑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了来。

    “呃!”落一没有多想,直接推开了鄞佑的房间门。进鄞佑手里正看着什么折子的东西,奇怪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要去哪里?”鄞佑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严肃的问着。

    “抓鬼去!”落一靠在门边上,不太情愿的回答。

    “不准去!”一个女人大晚上的跑出去抓鬼,这能看吗?还有那靠在门边上站没站想的,这个女人出了宫,也把自己身为女人的礼仪给忘了吗?

    “不行!”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啰嗦!落一忍不住的想,这个男人是把自己当爸爸了吗?这都要管,老头都没有管呢。

    好吧,柳云峥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谁知道是不是去哪里风流了。他现在是想管也管不着了。

    “不准去!”鄞佑运气的再次重复。

    “我要去!”落一马上换上了委屈的脸对上鄞佑的严肃。硬碰硬的傻事,落一才不会做呢。再说了,鄞佑那样子八成是犯了当父亲的瘾了。

    说起来,也不知道,鄞佑结婚生子了没有?不过以他的年纪,在古代里应该早就儿女成群了。所以别说结婚了说不定,还有很多个老婆小妾什么的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落一脸上的委屈越发的真实起来。

    “你!”鄞佑生气,那个女人居然给他玩心机,扮可怜起来了。看那表情越做越真,真得好像他做了多对不起她的事一般。

    想着,他就看见那个女人眼里居然泛起了泪花来。要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女人那种哭哭啼啼的样子了。难道哭就能决绝事吗?

    “等一下,我陪你一起去。”气恼之下,鄞佑还是答应了,不过,他可不希望那个女人一个人到处乱晃的。

    想上次,跟晋王在一起一次就一夜未归的,这哪里还有一点皇后应该有的样子。想到晋王,鄞佑觉得自己心里的火气也更大了。

    “不用了吧!”落一小声的嘀咕着,她可不敢大声的对鄞佑说,看他那嫌恶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多不情愿自己去了。现在人家应了好,落一又怎么会不识抬举呢。

    两人也不着急慢慢的走在街上,因为还不算太晚,所以路上还是有几个行人在的。只是今夜的月光星光什么的全无。

    实在不适合出来约会,适合杀人放火。

    所以落一两人是准备去抓鬼的。走着走着一路无话,这让落一觉得有点不处在。

    他跟她只是朋友而已,又不是情侣的,这慢悠悠的算个什么事。

    “我今天见到叶家人了!”落一无聊的说了一句。

    “嗯!”鄞佑应了一声,表示朕已知道。

    “那个叶清对我很好!”落一又说,她知道自己现在能力不足,可是她的出现,肯定会有一天忍起某些人注意。她希望能暂时借用鄞佑的力量。

    “嗯!”鄞佑又应了一句。

    不过这次落一没有再说话了,那个大爷他怎么不回句“呵呵”。那样的话,至少用在他那张严肃的脸上,还是有一些喜感的。

    落一心里郁闷,她知道他的那个嗯是明白了的意思。可问题是,她想要聊天。不只是有事要麻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