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拉我一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92字

    想着,落一恶狠狠的不再说话。

    生气的时间也是过得很快的,鄞佑一句提醒,两人就已经到了甜点店的大门口了。鄞佑要开锁进去,却被落一拦住了,她拉着鄞佑从后门而去。

    要知道她们是在抓鬼的,别把鬼给吓跑了,那他两就明走一趟了。

    鄞佑被抓着的手,一阵别扭。这好好的走路,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但是手上传来落一软软小手的感觉,让他又是一阵满足。那种感觉让他舍不得将她舍掉。

    只随着落一进门。

    看着她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拿着一张网子在那里,爬上爬下的摆弄着,鄞佑不喜欢那种空了的感觉。

    再睁开眼的时候,那种感觉已经从他眼里消失了。他想过去,帮落一做点什么,谁知道那个女人,上去没几下就做好了,那个动作伶俐的好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样。

    不到半刻,那个女人就已经把一个网子结好了。

    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些吃食,插了几根点完了的香放在香案上里。鄞佑这才明白过来,整个甜品店那么大,而除了大门那个鬼不敢直接走以外,他从哪里走都是有可能的。

    而落一却只带了个两三米大的网子来。结在临时搭起来的香案上,表示这家人怕鬼,所以这才临时祭拜了一下。而那个鬼自然是知道,这里没有鬼,所以夜半里加班,肚子肯定是饿的,看到了落一带来的贡品,又怎么会不去吃。

    而这样一来,那要用网子抓到他就更有可能了。

    解决完毕,两人只要找一个角落里守着,等那个鬼来就好了。

    落一找了轻车熟路的找了一个小杂间,就打开门就拉着门进去了。只可惜那地方太小了,本来只有落一个人来的话,就还好了,可是现在多了一个目测一米七八大个子的成年男人,那这间小杂物间就显得小得可怜。

    “谁让你要来的,忍着点吧!”落一拉着鄞佑在一个小凳子上坐了下来,自己则坐在地上,那样一来,顿时,落一的头就只到了鄞佑胸口的位置上了。

    “拿,给你!”说着,落一还从身边的小袋子里,拿出了一包鸡爪子出来,啃了起来。

    “你这是来抓鬼?”鄞佑有点无语了,这么悠闲的做坏事的,想来天下也就落一这独一家了。当家柳云峥这一家,鄞佑不想知道,也不准备知道。

    “是啊,免得无聊嘛!”落一理理所当然的啃着,声音很小,如果不是他靠得这么近,几乎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吃东西。

    “这种情况要是能小酌一杯那也是一种享受。”落一感慨着。

    “…”鄞佑决定接受这种女人随时随地让自己舒服的想法,被落一这么一抓确实也觉得,来一小杯也是错的。

    “你等一下!”想了一下,落一又想起来,在这个不到一平方的小杂间里好像是有那么一坛子酒,只是那酒是是她之前备好,准备做新品调味的。

    因为地方太小,又有鄞佑在,落一不太方便再站起来,她爬着身体,徃鄞佑身后探去。抓了半天,终于拉到了一个大酒坛子。她高兴的把那酒坛子拉了出来。

    而坐在那里的鄞佑却一时间觉得口干舌燥,那女人没有防备的身体半跨在他身上。时不时因为用力而触碰着,还有她那身上传来若有似无的馨香。

    鄞佑不争气的觉得自己的心都变得痒痒起来。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鄞佑眯着眼看着那具横在自己面前的身体,面色紧绷。心里想着,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就算有点想法那也是正常的。可在这杂乱的环境下,不知道怎么的,鄞佑想着,心里反而更加的兴奋起来。

    他忍不住的伸出手去触碰那个并不美貌的女人的身体,想着也就做了,这是他做了几年皇帝来的最大习惯。

    更何况是在对着自己的妻子。

    “拉我一把!”落一下觉得自己的气力不够,鄞佑又适时的准备帮她的样子,那落一又如何能够客气。

    落一的话,却让鄞佑有了更好的借口去触碰她。鄞佑二话不说,就抱在了落一的腰上,帮她一个用力。

    落一却惊住,身体一僵。她只是让他拉一把而已,而那个男人居然还偷偷抱了她一下。这样子的色狼,落一前世里并不是没有见过。

    她恶狠狠的回过头来,准备对那个色狼施与惩罚。不想却在昏暗中看到鄞佑一本正经的样子。

    她又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人家那样坐在那里,除了能这样帮你,能哪样般你。再说了,人家那高大帅的,自己脸不漂亮,身体扁平的哪里能配得上人家了。

    一时间对自己无耻的想法感到愧疚非常,脸上火辣辣的。

    她很快的就把酒坛子移在了两人中间,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殷勤的拿起捞酒的勺子,给鄞佑来的了一勺。要知道这酒可是她特意为了配甜点而做的果酒,可香着呢。

    “来偿一下!”落空了的怀抱,让鄞佑一阵不舍。而落一的坦荡,又让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人一样,想要占人家便宜一般。她是他的妻,可是她现在不记得了。想到这里,鄞佑也是觉得尴尬非常,急急的接过落一递来的东西,往嘴里送。

    一时间酒的香甜在嘴里蔓延开来, 那味道就好像是落一身上的味道一般。鄞佑又忍不住的自己动手,舀了一勺,细细品了起来。

    落一得意,这可是她特意酿的酒。看着鄞佑喝得美美的样子,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喝上一品。她抻手抢下了鄞佑手盛酒木勺,为自己舀了一勺起来,喝了下去脸上也泛起了享受的表情。

    不自觉用舌头舔了一下,沾在嘴边的酒。

    鄞佑手上被落一一碰,心里的悸动又死灰复燃了起来。再看她那舔酒的动作,眯起来的眼里,犯起了危险的味道。

    对于这些没有查觉的落一,停下了她手中的动作。因为外面有动静传了进来,她手上的动作轻柔的提醒鄞佑,然后拉起了那个天罗地网的引线。只等那个鬼跑去吃东西,她就要把那个兜在网内。

    只见那个鬼,笨手笨脚的从窗外爬了进来。期间还不小心的绊倒了一把椅子。

    “太不专业了吧!”落一鄙视的嘀咕着。

    鄞佑在她身后,却莫名的生起气。想他一个人在那思想勾天雷动地火,可那个女人居然在那里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叫他如何能不气。

    落一这里,她终于看到那个人在那里在那里犹豫了一下,最终于拿起了落一准备好了的美食。幸福的吃了起来。

    落一手上一拉,那个家伙就一下子被兜在了网内。落一心里那个解气的,都是这个家伙害她店里最近的生意差了许多。

    他们不知道吃饭要钱,盖房子要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