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刺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31字

    落一想着就要站起来,趁着交给捕快之前先解解心里的气。想了一下,她还把酒坛子抱了出来,刚才才喝一口哪里能解馋。她准备带回去接着喝去。

    “什么人,救命啊..”被兜在网里的人吓的,叫着救饶命,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间被网兜住了,所以这一下子也不知道人救谁了。

    落一得意,她把洒坛子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准备点起火来,好让那个网下的混蛋能看清,是她落一打的他,看他以后还敢做坏事,打她店里的主意。

    谁想,她的火还没有着,就听见店里声响四起。一个个动作快速的向落一冲来,落一一惊,就拿起最近的板凳,向风声的方向拍去,可惜来人太多,她只挡下了两个。

    所幸,还有两个被鄞佑挡住了,否则今天的落一小命怕是玩完了。

    “怎么搞的!”落一心里那个无辜的,她也就抓个人而已,居然也能引来,刺客暗杀。

    “小心些!”鄞佑将落一护在身后。因为没有光线,所以鄞佑也只能大概的看清对方。五个人站在那里。心中一沉,对方来的全是高手,看他们的动作,个个沉稳有力,脚下动作却一点风也不带。

    因为处在暗里,对方也不敢随意的全部人齐上,名得误伤了自己人。这倒是让鄞佑找到了机会,他小心的躲开了对方的一个攻击,手下准确的抓在对方的腕上,一把夺下了对方的兵器。

    与此同时,落一,再次点起火折子,既然对方不让她点火,那她就点给他们看。毕竟对方一看就是专业训练过的,所以不惧黑暗,可是她和鄞佑不一样,虽然也也能在黑暗中视物,可是毕竟没有对方敏锐。

    果真,落一手上才有点光亮,就见对方的刀已经袭来,不得已退她退开了几步。

    当下怒着的,这些是什么人,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她性命。落一发狠,抓下之前因为学着雨而绑在腰间的细鞭,一把向那人甩了过去。那人不得以,退了去。

    落一却是一转手,鞭尾扫在了桌了,把一坛子酒全打在地上。

    一时间,房间里酒香四溢。动作一完,落一就靠在了鄞佑的身后,将那火折子丢向了那坛倒在在上的酒上。

    一时间店里火光四起。落一笑了笑,趁着眼前的一阵黑暗,她把刚才抓住的人,又给放了出来。

    那个人罪不至死,如果一直呆在这里,他肯定会被杀的。

    “快跑!”落一对着那鬼喊 了一声。

    那鬼愣了一下,也借着火光看清了,店里黑衣人手上明晃晃的刀剑。他吓得叫出了声,最终在落一的提前下连滚带爬的向大门处跑去。

    其中一个黑衣人,想要去拦住那个鬼,落一见状就把手上的网丢了过去。只将对方困住了一会儿,那鬼就已经跑到了门口处。

    几个黑衣人见状,同时向落一鄞佑进攻。但见其中一人,向那鬼追去。

    尽管那鬼已经跑到外面去了,可落一两人想再去救了也已是不及。

    如果那鬼跑了出去,尽管不可能去找救兵,可是要惊动一些人也是有可能的。但是现在却是已经断了他无辜的性命。

    落一那些人杀伐果决,落一全神集中,应付了起来。却不想,对方能力高超,落一只被缠得险象环生。

    要说,鄞佑那里,虽然同样辛苦,可是越战越见占了上锋。鄞佑向落一看了一眼去,见好无事,心里也算是放心几分。

    而那被摔在地上的一坛子酒,也已经烧光了,地上的火,全部漫上了天际。终于这火光引来了人,喝救火的声音越来越大。

    黑衣人,心中着急,他们当下直接转换策略。只分出一人来,缠住了鄞佑,而另外四个齐攻向落一。只要落一一死那鄞佑也已经不晚了。

    鄞佑心中大惊,那一个,也不与他厮杀,只远远的吊着他,不让他分神去救落一。

    刚才还勉强顶住的落一,这个时候身上就已经见伤。所幸那些伤也都不重,落一自觉得能顶得住。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也是死的份。

    心下发狠起来,寻了个空隙,躲过了其三人的攻击。让另一个人的刀插在了自己身上,避开了重要部位。落一只停那人成功时的一下松懈,手上的虎牙直接将对方的脖子割破。当下气绝而亡。

    鄞佑没想,落一居然用这以伤换命这法,这法子尽管太狠,可却又是落一现在唯一能救命的办法。只是心中又疼又怒,她从来就是一个弱质女流今却被逼得这般狠厉,心中对些刺客恨不得诛其九族。

    再看被落一躲过的那三人,也趁着落一杀另外一人的功夫,齐齐向落一砍去。落一借着摔下去的身形这才躲过了那三人的杀招。

    落一不敢多做迟疑,她那虎牙暗杀时是好用,可是现在她是明着与人厮杀,自然是一寸长一寸强。她丢下了虎牙,将那把插在身上的刀拔了出来,身形向下滑去,躲过了那向个的刀,向那些人腹步齐齐砍去。

    不想那几人虽受了伤,却也发狠不去管顾那身上被横切开了的伤口,就要再次攻向落一。

    落一无法,只能身体向一边滚去,只救避开那些要命的伤处。

    鄞佑想杀了缠住自己的那个人,可那人始终不愿意与他硬碰。眼看着落一就要命丧黄泉。他不敢迟疑,手上的刀轻挑了下子那人攻来的剑,避开了重要部位,就直接将那要伤了落一性命的三个刺客杀去。

    那三人原以为落一最弱,却不想在这战斗中如此表现,所以三人都不再敢随意应付,都将心神聚在她的身上。却不想,鄞佑突然间从身后袭来,当下立即毙命。

    那伤着鄞佑的一人,见其他同伴全死,心中惧怕一下佯攻,就转身逃命去了。

    鄞佑哪里能让他逃了去,手上的刀一甩出,直接从那人的手背插进了心脏内,死在那里。

    “鄞佑,疼…”落一刚才那滚是躲过去了致命伤,可是那些刀却也还是伤在了她其它的地方。

    但是她也看出了鄞佑用自己的伤换自己命的样子。而现在他们已经没了危险,可是鄞佑那种担忧她的表情,那种慎重,落一不喜欢。

    所以她哭头疼,脸上却笑着。是撒娇是安抚。

    “嗯,我带你回去上药了就不疼了。”鄞佑看着落一还躺在地上,怕她没有气力起身,想要去抱她。

    落一虽然也是受了几处伤,可是鄞佑那才为了命受的那下比落一全身上下的伤都要严重。所以她可不敢这样直接的享受伤员照抚,会遭雷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