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挡箭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64字

    落一咳了两声,借着鄞佑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火热已经蔓延开来,两人在安全下来,才发现除了中间地带,他们几乎无路可出。

    “我发现,这家店的风水肯定不好,还克我!”落一无辜的想,自己才开店多久,这里就被砸过一次,现在好了,居然直接烧了。

    虽然外面有人在救火,可是看着烧起来的架势,但是连个渣都不会剩的。只怕连着旁边的房子都会被牵连到了。

    “嗯,我明天就让人重新给你找个风雨宝地,重新盖一间店。”鄞佑认真的回答着。

    “不过,我看,你得让人顺便再给我找一块风水宝地,好让我长眠。”落一在想火势这么大,她们能出得去吗?

    不过如果她出不去的话,那她死了会不会被抬进皇陵里,毕竟好像皇帝与皇后是要合葬的。呃,那还是在这里好了,连渣也不用剩,跟着鄞佑一块好像也挺不错的。

    “一起找路出去吧,再说下去,还真得找块风水宝地了!”鄞佑只在心里想,也许他可以现在就开始修皇陵了,要不然死了,尸体还得停放在那里等着。

    空气太少,两人都咳了起来,落一示意着鄞佑拿着袖子捂住口鼻,毕竟火灾里,被烟呛死的总比烧死的多。

    两人互靠着站在那里,看着漫天火光,想着各自的心事。

    “你刚才干嘛要救我!”久久的落一突然间问出一句来。她这辈子,除了老头,还没有哪个男人能为她这么为拼命呢。想到当里鄞佑脸上的果决,落一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来,那种的明显,可是落一没遇上过这种情况,她说不出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

    只觉得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子挺好的。

    “为什么不救你?”鄞佑被落一的问题问得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当时就想,不能让这个女人死了,她的死他没有办法承受。

    “那干嘛那么拼命,一不小心自己小命搭上了怎么办!”落一想到那一刻,后怕着。那种感觉,比她自己面对生死还后怕。

    “那些人想杀我,还没那么容易!”鄞佑本能的觉得,如果他真的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那他好像就输了一样的感觉。

    “哦,那下次也不能这么拼命了!”鄞佑的答案让落一心一又是一空,似乎那些话并不是落一心里相要的答案,可是问她要什么,她却也回答不出来。

    鄞佑这次没有回答,他觉得就算有下次他也一样还是会这么做的。

    “再不出去,就真死了!”鄞佑提醒到,这里面的空气太稀薄,眼前已经被烫得有点发昏了。

    “呃,好吧!”落一有点不舍得出去,因为这火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感觉,落一只觉得很喜欢。只觉得出去了,这个世界就会变了一般。

    两人相互的扶着对方,慢慢的向大门处走去。

    一阵断裂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两人面色大变争先恐后的想要将对方护在身上。以防那被烧断了的梁柱砸到,几个呼吸间,两人的争夺已经过了四五个回合,最终鄞佑身高体宽占了优势。

    一声巨响,那火烧的桩子砸在了两人的身后。

    两人突然间的白痴行为,让他们相互尴尬的看了对方一眼,就急步向外走去。

    这柱又没有在他们头顶上,他们只想着,要救对方不愿意对方受伤,却都忘了,安全距离其实也就三五米的事,想要逃了,还是来得及了。

    那大门已经被火烧得差不多了,两人最终牺牲了一点衣角,就撞门跑了出去。却不想那些救火的人,以为落一鄞佑身上烧起来了,一时间四五桶水全冲着两个浇了下去。

    那伤口进水的感觉,让落一只觉得想哭,没多久风和雨同时赶到。这才把两人安稳的接了回去。

    两人到了家里,把柳云峥给激动的。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一个小感冒都会死人的啊,居然这么不争气的受伤了。”柳云峥开口就是披头盖脸的骂了起来。

    “人家技术比我好,而且人多!”落一也知道,可是还是忍不住委屈的辩解了一句。

    “人多你不会躲啊,人多你不会拿他当挡箭牌啊!”柳云峥越说越激动,恨不得让那指向鄞佑的手,把他抓回来然后给落一上一趟识物家,鄞佑等于挡箭牌。

    雨和风站在一边,心里那个更激动啊。他们家主子,人家可是皇帝,你没给人家当挡箭牌就已经不错了,想让皇帝给你家姑娘当挡箭牌,这是要拿全国陪葬啊。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突然间觉得,他们家的主子到了哪里都是香馍馍,可是到这里,好像有落一与柳云峥两个山珍海味在,香馍馍最多也是香而已,不值钱了。

    “好吧,那你快先去把挡箭牌给修修,以后才好用!”落一想捂耳朵,可是她又没胆子。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现在敢把耳朵捂上,那柳云峥就敢把你晾在那里,等你该受的罪都受了,再救人。

    “学艺不精的人,还让我的一一受伤,让他先等着。”

    鄞佑躺在了一边,听着柳云峥的话,胸口又是一阵翻滚。他堂堂的九五之尊,现在居然变成挡箭牌了。可后面的那句却又不正好的戳在他的痛处上,确实今天了如果他武艺高超哪里能让自己受伤,让落一受伤。

    想着,这几年当皇帝后把武艺给荒废了,确实不该,毕竟保护你的人再厉害,他们也会有像今天一样不在他身边的时候。

    心里暗暗的计划着把练武这项事物提上日程。

    想着,看着,鄞佑那惊喜的眼光,又是惹来柳云峥的一顿鄙视。

    而这次鄞佑已经管不到这些了,他之前有听雨讲过,落一有针线为萧逸缝全伤口,而这一天下来,他也确实看到了萧逸明显的好转,像萧逸那种伤最少要养三个月才会有起色,而经过落一这一手,居然当天就起色了。

    这让他如何不惊。而这次他真实的看到柳云峥那熟练的手法,他又如何能不惊。却又在暗想着柳云峥的来路,还有落一怎么会与柳云峥认识上的。

    柳云峥的动作快速的完成了落一这里的救助。可是风和雨却在暗自吃惊,落一那而若平常一般的样子,让他们两人心中起敬。要知道柳云峥的动作他们都是细细的盯着的,所以他们可以肯定,柳云峥没有上麻药。

    那样的针线在身上缝,看似简单,可是却两人旁观者都能感觉到那拒撕拉的疼痛,落一却一点反应也无。

    柳云峥本就因为对方要抢自己的闺女,心里装着不甘愿,而这次看着鄞佑更加的觉得他的不挣气,没用的。心里越发的鄙视了,手上的动作也突然不小心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