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如果我在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54字

    鄞佑看着柳云峥那看似不经心的动作,心里又哪里不知道他的小算盘。又自觉保护落一不利,所以也就默认下来这份惩罚。

    “老头!”落一对鄞佑生出抱歉来,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受伤。

    “没用”的家伙,柳云峥鄙视某个女大不中留的家伙,眼神看着鄞佑的鄙视与讨厌更重了。

    不过手下也还是轻了许多。

    终于鄞佑也开始偿受起那撕拉的感觉了,也因为这样他才发现柳云峥没有用麻药的现实。

    “为什么不用麻药?”鄞佑有点生气,落一一个弱女子,就算柳云峥再生气,那也不能这样惩罚落一。

    “麻药会影响神智的!”柳云峥漫不经心的说着。

    鄞佑却看出,柳云峥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可是为什么他会怕影响神智?他忍不住的又看向落一,见她也一样觉得柳云峥的话没什么的样子。

    鄞佑又忍不住的想,他们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觉得,麻药影响神智这点小事都要小心谨慎。

    而落一没了消息的日子,也就是刚出宫的与晋王在一起的时候,和在雾延山的那段时间。想着,鄞佑对那两处动了杀念。

    虽然鄞佑受着伤,可是他白天里还是一样的在外面活动着,到了晚上,他就又回来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落一惊讶,她本来以为鄞佑是回家养伤去了,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鄞佑觉得,落一这是在赶人走的意思。

    “没有啥意思,只问你怎么不在家养伤!”鄞佑的脸色,落一是看出来了,那丫的心机太重了,只是随便一句话,就能想到许多的许多,各种警戒。想着落一又忍不住的心疼起这个家伙,他是在什么样恐怖的世界里生活,才会养成这般时刻警惕的性子。

    “不能让那里的人知道我爱伤了!”落一脸上被误解的委屈,让鄞佑有点抱歉,所以马上又低下了声调,细细的与她解释着。

    “那不是忙了一天?伤口怎么样了?”想着,落一就要起身扒开鄞佑的衣服看个究竟。

    “没事,回去又用了点药,已经好很多了!”

    谁知落一个不小心又牵扯到了伤口,惹得她又是一阵叫疼。鄞佑只扶着她又躺了下去,心里却在想,要多拿一些好药在落一这里备着,以防像这次这般。

    而那几个刺杀的黑衣人,鄞佑运用了全部的力量却也还是没有查出他们的底细来。这让他不得不小心应付,以那些人的实力,那股势力绝对不弱,而如此强大的存在,他居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这让他坐在皇位上又如何安心。

    “没事了,只是扯了一下!”落一只以为鄞佑担心她的伤口,心里莫名其妙的美了起来。

    “那就好!”

    两人一坐一躺便不在说话了。

    落一只觉得借着那闪烁的烛光,觉得鄞佑那有型的脸更帅了,忍不住的犯起了花痴来。看着看着,觉得嘴角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她急急一擦,却不争气的发现,自己看着帅哥看得留口水了。

    趁着鄞佑还没有发现,急忙藏着自己的脸红尴尬。

    “我想吃葡萄!”落一期待的看着鄞佑。

    鄞佑却皱着眉,有点为难的看着落一。他曾经也是有剥过葡萄的,可是那是在他母亲在的时候的事。再后来,他进宫了,能吃饱就不错了。再后来,他当皇帝了,这种小事,又哪里需要他来做。

    “我们吃别的吧!”鄞佑建议到。

    “别的什么?”落一愣愣的看着鄞佑,她的案上只有葡萄没有别的了。

    “呃!”鄞佑也发现了这回事,因为夜已深,而他也很是怀念两个在那个小杂物间在那火里只有他们两人的感觉,所以他把人全赶出去了。

    现在再去叫回来?鄞佑想了想,最终认命的拿起了葡萄。

    回忆着岱贵妃平时为他剥葡萄的样子,寻找着小时候的技艺,鄞佑不会说自己不会剥的。

    终于经过了一番奋战,一颗体形奇异的小葡萄出现在了落一的面前。落一眨巴眨巴眼,看了又看,最终没有说什么,直接吞进肚子里了。

    然后再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鄞佑,鄞佑为难的看着落一那想笑不能笑的表情,尴尬得连耳根也红了起来,可是多年来的习惯让他还是一脸正直的严肃挺在那里。手足无措的,又在落一期待的眼神下拿起了一颗葡萄。

    落一只觉得,害羞也能这么理所当然的天下也只有鄞佑这一家了,她想笑,可是又想不干活白吃。最终她还是憋了下来,又担心着鄞佑会恼羞成怒不干了。所以她连忙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鄞佑,跟我讲讲你的母亲和哥哥吧!”

    鄞佑不确定的看着落一,他不想骗她,可是如果他把这事说出来,那样落一不就会知道了他是皇帝的身份,那她是不是就会离开了。这个想法,他不想去想,也不想让它成真。

    关于这些鄞佑却全白担心了,因为关于这一切,落一选择刻意的不去知道,所以落一就算听了,也还是一样不知道她他的身份。

    “一一觉得皇宫里怎么样?”从来没有这种害怕的鄞佑不确定的问着。

    “阴暗,现实各种扭曲!”落一只以为鄞佑的问题跟他要讲的事有关,所以她直接的回答了。

    “那你愿意在那里面生活吗?”鄞佑没有想到,落一对皇宫里的生活是这样直接厌烦的。又想到那在皇宫里的三年生活,她又如何能对皇宫有好应像。

    “呃,死也不要!”外面世界花花好,谁要去那笼子里住。而那些阴暗,开玩笑,她不会直接打到那些人怕就好了。

    “那如果有我在呢?”鄞佑受伤,却又期待。

    “那到是可以考虑一下。”毕竟鄞佑像今天这样可爱,她每天去逗一逗,然后无聊了就出宫晃晃,那日子得有多潇洒。

    想到落一居然愿意为了他而住在她如此深恶的皇宫里,他只觉得心中一阵满足,却又不敢相信的看了又看落一。

    “我是说真的!”落一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能给鄞佑带来这样大的惊喜,她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也好了许多。

    鄞佑满意的笑着沉默了一会儿,就开始为落一讲起自己的母亲与哥哥。

    “母亲她曾经是鄞国的公主,可是后来遇到了父皇,两人很快就相爱了。甚至很快的就有了我和哥哥两人。听母亲说,当时父皇很高兴很高兴,还有舅舅也很高兴,在舅舅的帮助下,父皇也很快的稳定了他的江山。”

    说到舅舅,鄞佑心里一阵向往,母亲走的时候,让他有空去看看舅舅,可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