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情敌见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37本章字数:2292字

    “因为有孕母亲被送进了皇宫,而也是在这个时候人,她也才知道父皇已经有皇后了还有许多的妃了。后来我和哥哥出生了。却有人开始传言,皇宫里有双生子,会给国家带来灾祸。”

    “当时,母亲用自己的妃位,换得了带我和哥哥离开的机会。然后我们就在山上活了五年。那五年里,是我们一家子最快乐的时候。可是好景不长。”

    “宫里传来了太子被人害死的消息,然后有一天,母亲与哥哥就都不见了,我则被人送回了宫里。”

    “哦哦!”落一想,一个皇妃,能被逼着离开皇宫。甚至连孩子都没有得到心爱人的保护,那她所托非人的日子一定是很凄惨的。落一不愿再问这些让鄞佑心伤。

    “那你母亲长得漂亮吗?”落一白痴的问了一句,长子都长得这么帅了,那母亲哪里会丑了去。

    “母亲长得很美,听说当初母亲当了母亲及笄了,许多国的皇子都想求娶母亲呢。母亲都看不上那些人,后来遇到了父皇,就不顾着家里的反对就跟着父皇走了。“

    呃,落一觉得自己都不会说话了,她只是想要换个话题而已,怎么又扯回来这些不开心了。

    “我还要吃葡萄!”她不说话,吃总可以了吧。

    落一开心着,鄞佑不只人长得帅,连着学习能力也是杠杠的,看那剥得完美无瑕葡萄,哪里有刚才学人的影子。

    看来,好男人都是得多调教调教才好的。

    然后落一就过上了白天想怎么调教鄞佑的想法,晚上来实践的日子。不过这样才三天之后,鄞佑就看出了落一故意为之的小质量,他就不再单独跟她呆在一起了,而是时刻的带着雨了。

    看着那只要她开口,雨就在那里忙前忙后的样子,落一心里那个后悔啊,还不如她安静的呆在那里跟鄞佑独处好呢。

    雨却看着心惊,她本来还没明白怎么一直不愿意让人伺候在身边的鄞佑突然间开口,让她来打扰他们的两人世界。现在她明白了,因为我们的皇后居然敢这般的使唤他们家的主子。

    好吧,也难怪是他们家主子看上的人啊,果真与众不同。

    想着,雨又认命的拿起那剥了一半的葡萄剥了起来。

    七天后,终于可以拆线了,柳云峥只是又禁了落一天的足就放她自由了。

    却不想,落一才走出自家的大门,就又听到了那些她招鬼的流言蜚语。最后还把那个扮鬼死掉的人的性命也算在了落一的头上。

    终于,落一看完鄞佑给她选的风水宝地,心满意足的回到家中,策划着那个撞枪口上的罗老板。

    想着鄞佑跟她说,他查不到了那些刺杀自己的人是什么人的时候,落一也是气得心里直冒火。因为在她看来,最想杀她的人应该是落欣雪,可落欣雪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她就是她要找的人,怎么可能派人来杀她。

    而那个神密组织,落一只能说,她记仇了。

    是夜了!

    落一拿着手里的包裹准备出门去。

    只着着她才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就怕自己的行动又被鄞佑发现了,就听着后边传来了声响,几次的刺杀下来,落一不敢随意应付,当下警惕了起来。

    “谁!”因为见对方似乎只有一个人,身上也没有带着杀气,她这才开口问到。

    “是我!”那人动作潇洒的翻了墙就走到了落一的面前来。

    “晋王?”落一有点不太乐意,她这是要出去办事呢,有这个人在,真心不方便啊。

    而这次对上晋王,落一心里也不再像先前那么排斥了。因为认下了叶家的这份亲情,那她落一就要替原皇后好好的活着,而她的后局,落一自觉也是有义务帮着解一下的。

    但是,她现在要出门办事。

    “依儿,听说你的店烧了,我又怕自己来了回引起别人注意,你人有没有事?”说着,南宫昭又拉起了落一的手。

    “呃,我没事。不知道晋王来找我有什么事!”鄞佑在另一个房间里呢,南宫昭你确实你这样好适合?

    “我只是担心你,所以才偷偷找到机会来看你!”南宫一脸的担心,一点掩饰也不愿。

    “你没事,要不然,你先回去?我来还有事。”落一要趁着现在鄞佑还没有出来拦人先跑了,要不然,呆会估计是不成了。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你帮你去做吧!”说着就要把落一推回到房间里,他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能就这么快的被打发回去。

    “呃,这个不太好吧。”晋王殿下这个事你去办怕会不合适!落一在心里委婉的拦着。

    “没事,你说就好了。”晋王看落一为所动,就拉着她的手就要准备跟强行给拉进屋里去。

    “看你,手都凉成这样了!”

    南宫昭的话才落下,鄞佑就从里面出来了。

    “这些好像还用不上晋王操心吧,雨,给小姐加件衣服!”说罢,还从晋王手上将落一抢了下来,半拥在怀。

    那突然间的怀抱让落一愣,随即又想到,鄞佑这一出来,那南宫昭不会发现了鄞佑的身份,那样一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毕竟晋王的势力好像挺大的,看情报都跟南宫临差不多了。

    而晋王却是更惊,他以为落一至少现在是安全的,可是现在看来,落一的一切居然还在南宫临的掌控之中。这好似老天爷给了他一块馅饼,正当他准备吃的时候,老天爷又告诉他,这不是他的,一时间惊在那里。

    “你怎么出来了!”落一不希望鄞佑有危险。

    “怎么了,我出来打扰倒你会情郎了?”落一的担心在鄞佑的耳朵里却变成了另一个意思。

    毕竟在娶落一入宫时,落一与晋王的感情,鄞佑是全看在眼里的。而对他的害怕与防备,他又怎么可能忽视得了。在鄞佑看来,如果不是落一现在失忆了,她现说不定就在晋王的怀抱里,哪里有可能在他的怀里。

    落一只觉得鄞佑放在自己腰上的气力大得让她发疼,连着前一刻近得呼在她耳边的面红耳赤都让落一来不及感觉。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她甚至带出了点生气。

    而两人之间的气怒在晋王看来,却是变成了别一种意思。南宫临想要胁迫落一就犯,而落一却是在极力的反抗着。

    而他之前既然已经错过了一次,他就发誓决不再错第二次。

    “你放开她,她是无辜的。”晋王知道,现在的落一对于南宫临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那么他想,也许他可以让南宫临答应,让落一做为一个死人掩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无辜?那落欣雪不是更无辜?”鄞佑提醒着南宫昭,他有落欣雪在身边,又怎么可能保得了落一的安全,除会他不要皇权,放弃落国公这个大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