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孩子没了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5:12本章字数:2234字

    沈彻站了起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对于Bella的事情,她已经尽力了,何苦还要捐血给那种女人?

    “而且我要提醒你们一句,病人现在的情况不是很稳定,如果血再止不住的话,很有可能会切除子宫。因为病人之前可能做了好几次流产手术,所以子宫壁太薄了,而这一次的怀孕造成了子宫破裂,所以导致了今天的情况。”

    护士耐心地解释着,沈彻的眉头皱得更紧,“然笙,你不能去。”

    “护士,带我去吧。”

    林然笙依旧是坚持着,沈彻无奈,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她,只能够陪着她去抽血。

    抽完400CC的鲜血,林然笙站起来,已经摇摇欲坠,好在沈彻眼明手快,将她扶住。

    “你说你是找虐吧,你就算付出这么多,你以为她会感谢你吗?顾宁会感谢你吗?你没听到护士怎么说吗?如果血止不住的话,她的子宫可能会保不住了,你当初还在责任书上签了字,你是傻子吗?”

    想到林然笙所做的一切,沈彻就担心起来。那Bella显然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子宫真的保不住闹起来,林氏集团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Bella怎么样了?到底怎么回事?”

    顾宁推掉了集团会议,从公司赶了过来,却看见林然笙依偎在沈彻怀中,一脸愤怒。

    林然笙看着顾宁生气的模样,心顿时凉了半截,看来那孩子,当真是他的了。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这么愤怒?

    “她的孩子没了,医生说如果止不住血的话,可能要切除子宫。”

    林然笙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冷声说道。

    “孩子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是你们送她来医院?”

    顾宁看着沈彻依旧抱着林然笙,气不打一处来,全然没有注意到此刻林然笙苍白的脸色。

    “这不该问问你吗?如果不是你在外面乱来,又怎么会弄出这些事情?”

    林然笙冷哼一声,冷嘲热讽道。

    顾宁气极,眼看着沈彻扶着林然笙来到了手术室外,紧紧地跟了上来。但是在看到林然笙丝毫没有推开沈彻的打算时,彻底变了脸色。

    “我的林太太,你没忘了你的身份吧?”

    他故意提醒林然笙她的身份,然而林然笙却笑了起来。

    “原来,我还是林太太了。那么别的女人去公司找我示威,并宣称有了我老公的孩子时,我又是什么人呢?顾宁,你当真是太可笑了。”

    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是林太太,是不是太晚了?

    “我……”顾宁有些语塞,“即便是这样的话,你也不能让她流产吧?你怎么这么狠心?”

    狠心……

    果然,在顾宁的眼里,自己始终是个狠心的女人。他从来,都不了解自己。

    沈彻听了这样的话,在看到林然笙越发苍白的脸色之后,快步上前,挥手给了顾宁一拳。

    “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然笙为你……”

    沈彻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林然笙打断。

    “没错,我就是个狠心的女人,那又怎样?难道每个小三到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时候,我不该有任何反抗吗?顾宁,我真看不起你。”

    明明是他惹出来的事情,为什么到最后都要归咎到自己的身上?难道就因为自己爱着他,所以注定所有的委屈都得受着么?她不要再做自怨自艾的林然笙,别人若是欺负她,她为什么不可以还击?!

    顾宁没有想到林然笙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顿时呆滞地站在原地。

    恰好手术室的灯已经灭了,医生走了出来,摘掉口罩:“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出血的情况已经止住,但是子宫却没法保住。病人醒来以后,情绪会十分激动,希望各位暂时不要告诉病人这个消息,以免刺激到病人的情绪,伤口裂了就麻烦了。”

    “你说什么?”

    顾宁有些惊讶,抓住医生的衣领,有些不能置信。

    即便是他不懂医学,也知道子宫对一个女人而言,意味着什么。林然笙居然把Bella伤成了这样?就因为Bella说有了自己的孩子么?

    为什么林然笙每次都是这样?当有女人会威胁到她的地位时,总是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当初对陈曦的事情,便是如此!

    “林然笙,你果然够狠心。”

    顾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是失望,看着护士将Bella推出去,连忙跟了上去。

    看着顾宁离去的背影,林然笙慢慢低下头,纤长的睫毛将她的眼神遮住,让沈彻有些看不透彻。

    “然笙,其实……”

    他想说,为什么林然笙不解释?以林然笙的为人,要整Bella有的是办法,何必要让她在自己的办公室出事?这种低劣的手段,林然笙根本不屑做。

    “有些事情,没必要解释。”

    顾宁从来不相信自己,解释又有什么用呢?在他看来,不过是为自己开脱罢了。在顾宁面前,她从来都是那样狼狈。

    “走吧,反正她也没事了,顾宁也来了。我想她看到我的话,恐怕不会太平静吧。”

    林然笙自嘲地笑笑,虽然Bella没了子宫,但是她却一点也不同情对方。对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如果当初不是那样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恐怕这样的结果,是Bella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吧。

    “走吧,去喝酒吧!我叫上乔楚楚怎么样?”

    沈彻突然笑着开口说道,依着林然笙此刻的心情,恐怕下午是没法上班了,到时不如三人好好喝一场,也算是暂时转移下她的注意力,免得她胡思乱想。

    “好啊。”

    林然笙莞尔一笑,可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样的僵硬,看的沈彻有些心疼。

    沈彻只假装没看到,拨通了乔楚楚的电话,在约定好地点以后,三人直奔酒吧。

    “你确定这个点有营业的酒吧吗?”

    冷风吹了过来,林然笙清醒了许多,这才想到,现在不过是下午四点,哪来的酒吧营业?

    “只要你想,当然有营业的酒吧。”

    沈彻莞尔,将车子开到了名为“醉”的酒吧门口。醉酒吧坐落在小巷子的深处,若是不仔细找,根本发现不了这里居然还隐藏着一间酒吧。

    “HI,彻,你来了。”

    酒保熟练地沈彻打着招呼,一边擦拭着玻璃杯,一边上下打量着沈彻身旁的林然笙:“这就是你喜欢了十几年的女人?看来不错嘛。”

    酒吧里的人虽然不算多,但是却也不少,不同于喧闹的酒吧,这间酒吧显然更倾向于轻柔的音乐,听得让人有些感伤。

    “好了,不要再开玩笑了。给我来杯血腥玛丽吧。”

    沈彻笑笑,原本严肃的脸色微微闪过一丝羞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