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5:12本章字数:2141字

    话语顿了顿,冷然了语气:“我希望在场的各位明白一点,虽然如今媒体自由,但是各位刚刚所说的话,已经对我造成了诽谤,我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律师,到时候,希望各位收到律师信的时候,不要太过于惊讶。”

    说完,不等那些记者们来得及回应,直接和沈彻找到了他的车子,开到了奥斯商场外。

    这个时候,已经不适合回林然笙的公寓,或者是顾家了。不论回哪里,都会有记者在那里守候,唯一能做的,就是来商场买一套干净的衣服,接着找个酒店先住下。

    而沈彻一路上,则是试图开口解释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却什么都没说。

    记者会出现在他公寓楼下,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可是在惊讶之余,他的内心,却有一丝丝的窃喜。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媒体公开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她和顾宁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之前顾宁在外面乱来,顾家可以容忍,但是自己和林然笙传出绯闻,顾家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容忍的!

    然而,他窃喜的同时,又不禁担忧起来,若是顾家真的为难林然笙的话,那然笙岂不是……

    矛盾的眼神看着林然笙离开自己的视线,很快,开着车来到了顾氏集团的门口。

    “我是林总的特助沈彻,我想见见顾总。”

    因为林氏集团和顾氏集团合作的缘故,沈彻见到顾宁,没花费任何力气。然而早上的那一幕,早已经通过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各种新媒体,传入了顾宁耳中。

    沈彻刚刚走到顾宁的办公室里,顾宁直接挥起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右脸上,紧接着又是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胸口。

    “沈彻,你这个卑鄙小人!”

    想到林然笙早上从沈彻的家里走出来,尤其是衣服穿的还是昨天那套,顾宁的心里就满是怒火!这女人为什么就这样不安分?难道她真的喜欢上沈彻了吗?

    明明还是顾太太的身份,怎么能够喜欢上别的男人?!

    沈彻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背擦拭嘴角流出的鲜血,嘴角撕裂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倒吸了口气,“我卑鄙?你我看真正卑鄙的人,是你吧?你明明不爱然笙,为什么不放她自由?”

    他恨!恨顾宁明明不爱林然笙,为什么要用婚姻绑住她?如果顾宁真的一心要离婚,林然笙也不会坚持到如今这个地步。

    “我爱不爱林然笙,和你有什么关系?”顾宁勃然大怒:“沈彻,以你的心思,你敢说,你想不到今天早上的事情会发生吗?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私心吗?你口口声声说你爱着林然笙,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唾骂她么?!”

    爱?这样自私的男人也配说爱?

    不论昨天晚上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沈彻完完全全可以将她送到酒店,或者是送到林然笙自己的公寓,而不是带回自己家。

    现在网上早已经将林然笙形容成心狠手辣的歹毒女人,更有甚者,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看到这样的新闻时,顾宁的心里并不好受。

    “我……”

    沈彻一时间被顾宁说的有些语塞,而恰好在这个时候,秘书将电话接进办公室,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我先回去了。”

    沈彻找了理由离开,可是身形却很是狼狈。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顾宁说的是真的,但是这样的结果的的确确是他所不曾想到的。

    几乎是落荒而逃,顾宁看着办公室外站着的两人,顿时倍感头痛。

    林然笙买好衣服,去酒店梳洗完毕后,打车来到了林氏集团。想要逃避这些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身为林氏总裁的她,这个时候更需要站出来,否定这些事实。

    已经换上一套黑色连衣裙的林然笙,显得很是精神,淡雅的妆容下,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嘴角噙着笑意,身上散发着危险的味道。

    “各位记者朋友们,相信你们已经等了很久了。今天早上的新闻,我这是个误会。另外,关于Bella小姐的事情,我想那些只不过是捕风捉影,并不能代表什么。”

    她微笑着,但是语气却不容有任何否定。

    Bella的事情,她问心无愧,至于早上被拍到从沈彻家里出来,这的确是自己的失误,尽管两个人之间并无任何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如果顾太太觉得Bella小姐流产的事情只是捕风捉影的话,那么当天Bella小姐从顾太太办公室出来满身是血的视频,顾太太又作何解释呢?”

    突然有记者拿出手机,播放着沈彻抱着Bella从林然笙办公室冲出来的那一幕,林然笙的表情瞬间一滞,很快又恢复原样。

    “顾太太,请问您能不能解释一下这视频的真实性呢?或者,您承认您伤害了Bella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真的?”

    那记者似乎并不放弃,继续咄咄逼人。

    “这段视频,只能够证明Bella小姐浑身是血离开我的办公室而已。但是这段视频,并不能代表我曾经伤害了Bella小姐,不是吗?再者,Bella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否是我丈夫的,暂时还没有得到证实,我不认为我有任何伤害Bella小姐的动机。”

    林然笙沉着地解释道,然而现在媒体记者的舆论导向,明显更倾向于自己伤害了Bella。

    “顾太太未免也撇的太干净了,当时办公室里只有顾太太和Bella小姐,难道是Bella小姐自己受伤的吗?”

    记者冷笑着,将话筒递了过去,似乎在等着看林然笙出丑。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林然笙只是笑笑,转身离开。

    对于此刻的舆论,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无需在多说。恐怕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帮自己订了罪名,在没有有力的证据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是自己的狡辩。

    匆匆回到办公室,看了看正在外面忙碌的秘书。能够将那段视频传出去的,只有当场在场的那些人,虽然视频当初看的很不清晰,但是她几乎可以断定,是谁拍摄的。

    “Amy,你进来一下。”

    林然笙的语气有些冰冷,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仿佛能够将人冻僵。

    Amy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地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办公室中。

    “Amy,等会你去会计部一趟,把你这个月的工资结了。至于原因,你心里清楚。”

    她说完,直接叫来保安,Amy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