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 顾总当真是好眼光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5:13本章字数:2551字

    “乔楚楚,你到底在干什么?”

    沈彻终于反应过来,看着乔楚楚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她是不是疯了?刚刚把自己从办公室里拖出来,公司里那么多人都看见了,肯定会传到林然笙的耳朵里!

    “你是不是担心然笙会知道我喜欢你的事情?”乔楚楚许是看出了沈彻的想法,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讽:“她根本就不喜欢你,难道你以为她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对你反感么?还是你担心,她会因为我而疏远你?”

    沈彻被说中心事,有些恼羞成怒,“乔楚楚,你到底要怎么样?我一直都是把你当朋友。”

    他突然间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在一起相处这么久,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有别的可能,更加没有想过她居然会喜欢自己,更加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沈彻,我要的很简单!你一直爱着林然笙,那又怎么样?她不爱你,那你有没有放弃?既然你都不曾放弃,凭什么让我放弃?”

    凭什么他喜欢林然笙就可以不放弃,而自己喜欢他,他却千方百计让自己放弃,难道就因为她是林然笙的朋友吗?

    “乔楚楚,你闹够了吗?”

    沈彻突然间没了怒气,满脸都是无奈,拉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早已经被乔楚楚锁上。

    “乔楚楚,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愤怒地拉了拉车门,车门却纹丝不动,他心中的怒火不由得更甚。

    “你不是一直喜欢然笙吗?想必今天晚上你也接到了王家慈善晚宴的帖子吧?如果你要死心的话,我可以帮你。”

    说完,一脚踩上油门,车呼啸而去。

    这一刻,沈彻却变得安静了。

    今天晚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林然笙会和顾宁第一次共同出席在公开场合。他们结婚五年,从来不曾共同出席任何公开场合,不论是林氏集团的庆典,亦或者是顾氏集团的庆典,他们都不曾一同出席。

    想必今天晚上所有媒体的焦点,都会放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而自己的出现,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依旧呆在角落,远远地看着他们幸福罢了。

    但是他的心里,却有一丝不甘,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他沈彻,却偏偏是顾宁?

    看着沈彻脸上的神色变幻,乔楚楚的心里只是一阵酸楚。她在说沈彻傻得同时,自己又何尝不傻呢?

    开车到了港城最大的造型室,在专业造型师的指导下,两个人换好晚上的礼服。沈彻一身黑色西装,穿在身上如同量身定做一般,刀刻般的五官,更是显得俊美无俦。当乔楚楚看到换好衣服的沈彻时,神情有些微暗。

    可惜他的心里,只有林然笙。

    乔楚楚则是换了一件红色的抹胸小礼服,原本身高一米七的她,穿上这样的小礼服,反而显得腿部更加修长,衬得皮肤越发雪白。礼服的裙摆上点缀着零星的珍珠,添加了一丝妩媚感。

    原本利落的短发,在造型师的打理下,没有了之前的帅气,反而是整个人变得柔媚了许多。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乔楚楚,沈彻有些呆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看什么看?没看过啊。”

    乔楚楚被沈彻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低声说道。

    沈彻这才回过神来,仿佛是为了缓解此刻的尴尬气氛,故意拉了拉身上的西装,似乎要抚平上面的褶皱一般。

    “好了,是不是该准备一下去会场了?”

    乔楚楚开口说道,心里却有一丝异样的喜悦,他之前那样看着自己,是不是并非他所说的那般全然无意呢?

    林然笙忙碌一天,当得知沈彻被乔楚楚强行从办公室中带走之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联系两人。其实对于乔楚楚的心思,她并非不知,只是一直没有说破,一则是担心沈彻知道之后会疏远乔楚楚,二则是担心说破以后,乔楚楚会怪她。

    但是如今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戳破了那层窗户纸,自己日后面对沈彻,也不用那样尴尬了。

    做完公司的事情,便开车来到了造型室,挑选晚上的礼服。

    顾宁似乎早已知道了林然笙的行程,林然笙刚到造型室,便看见顾宁已经换好了礼服在一旁等候。

    顾宁挑选的是一套纯黑色的西装,袖口用金线绣着繁复的纹路,贴身的剪裁,显得整个人更加的挺拔。银灰色的领带在礼服中若影若现,这一刻的顾宁,看的林然笙有些微愣。

    婚礼那一日的礼服款式,便和今天顾宁身上的差不多。

    那一件礼服款式,是她亲自设计,然而还没来得及穿在他的身上,他便失约,由她一个人完成了那一次的婚礼。

    她仿佛想到那一天,她独自一个人走在婚礼礼堂的红地毯上,宾客们的讽刺声,仿佛再一次出现,让她的眼眶微红。

    许是察觉到林然笙此刻的不对劲,顾宁忙开口道:“怎么了?是这礼服不对吗?”

    “不是,挺好的。”

    林然笙只是笑笑说道,却暗暗在心中告诉自己,所有事都已经过去了,不需要多想。

    “这件礼服怎么样?”

    顾宁一边笑着,一边拿起旁边早已经挑选好的白色礼服。

    纯白色的礼服,没有任何点缀,只是单纯的白。

    林然笙拿起那件礼服,换好后从试衣间中出来,看着镜中的自己,单肩抹胸礼服裙,下摆不规则剪裁,显得双腿尤为袖长,原本清瘦的身形,在礼服的衬托下,却显得刚刚好。

    顾宁看着林然笙穿着自己挑选礼服的模样,顿时看呆了。

    在他刚来到这里,看到这件礼服的第一眼,几乎就认定了这件礼服是为林然笙而设计。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选择和这件礼服搭配的西装礼服。

    造型师此刻也走上前来,帮林然笙整理好她的卷发,只是稍微盘起,两侧细碎的卷发落在脸颊两侧,原本清冷的气质却平添了几丝妩媚。

    “顾太太的身材真好,这礼服就像是为您量身定做一般,难怪顾总一来就看中了这件礼服。顾总当真是好眼光!”

    造型师一边帮林然笙化着妆,一边笑着说道。

    林然笙听着他的话,看了一眼顾宁,却发现他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别处,唇边微微挽起一丝笑意,心里感觉到一丝莫名的甜意。

    准备好之后,顾宁和林然笙一起来到会场。这个时候,各大媒体记者早已经在会场门口等候多时,当看到林然笙从顾宁车上下来时,记者们手上的照相机拍照声响个不停,闪光灯不断在她头顶闪耀有些刺眼。

    这样的情形,林然笙并不是第一次遇到,然而这一次,却不同于从前。

    从前这样的情形,记者们都是追问顾宁和她的婚姻状况,然而这一次,却是他们第一次公开出现在大众场合。

    “顾总,这次您第一次带顾太太出席今天的慈善晚宴,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们之间的婚姻不如报道所说的那样危机重重呢?”

    “顾总,您这么做,是不是想告诉大家,顾太太才是您最爱的女人呢?”

    ……

    诸如此类的问题,让林然笙有些紧张,手心不断有汗水沁出,顾宁此刻已经下了车,仿佛察觉到林然笙此刻的紧张,伸手过来,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这五年,是我对不起我的太太,虽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插曲,但是这反而让我更加看清楚,我对我太太的感情。”

    说完,满目深情地看向林然笙,微微低头,轻轻吻上林然笙的双唇。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林然笙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够看着他慢慢地吻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