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失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003字

    “另取一套衣服给本王。”楚靖成面色不佳,北昊国一代战神,铁骨铮铮的男儿,竟在西泽京郊惨遭女子扒衣!这事若是传出去,恐怕轰动全国。

    侍卫眉眼一低,收住惊讶和好奇的表情,躬身行礼后,迅速退去。这处小山坡隐藏在一处树林后,树林外是北昊的两支侍卫队伍。靖王既是皇子,王爷,也是将领,前往西泽,自然带了几支侍卫队伍来。

    士兵共三十六名,分为左右两队,分别站立在道路一旁。

    三十五名侍卫看着从树林内走出来的同伴,匆匆步入马车,迅速拿出一套靖王的衣服。他们眼中神色一变,靖王的衣服是干净的啊,为何现在要换?这些侍卫怎么想都不会想到,靖王换衣服是因为原先的衣服被人扒了!还是一名女子!

    而此刻的楚靖成从草地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件大红色肚兜,他深深地看了眼肚兜,纯红色的肚兜,没有任何花纹绣样。他眸色渐深,紧紧地捏住肚兜,该死的女人!

    楚靖成脚步微微挪动,恰巧触到脚边的荷包。细细打量后,他眸中闪现一抹冰寒,冷得仿似要将万物冰封。

    荷包被人打开,空空瘪瘪。他一向不喜欢随身带很多银两,荷包素来都是放三锭银子。扒他衣服的女人,是穷疯了吗!男人的衣服她拿走,她不可能自己穿。他衣服昂贵,估计那女人把他衣服卖了。

    楚靖成不知道的是,扒他衣服拿他银子的女人没有把他衣服拿去卖,而是把他衣服穿了!此举完全超出他的料想,威风凌凌,受万人敬仰的战神,也有猜错的时候。

    “王爷,衣服拿来了。”侍卫小心翼翼地出声,王爷从来没有这么吃瘪过,现在心情肯定很糟糕。他定要万分小心,免得触了王爷的逆鳞。

    楚靖成伸手将衣服接过,随即把肚兜抛给侍卫,径自穿戴起来。

    侍卫接住肚兜的双手都在隐隐颤抖,他要把肚兜扔掉吗?这件肚兜十分鲜艳,仿佛在讽刺王爷一样。他还是把它扔了吧!

    这么一想,侍卫准备撒手,将肚兜奋力抛向远处。就在肚兜脱手之际,一道阴冷的声音传入他耳朵。

    “本王何时让你扔了?好好收着!”

    侍卫双腿一颤,立即将肚兜抓回到手里,他一张脸都皱了起来,“王爷,属下收着这肚兜?属下是男子,用不着肚兜啊!”一句话,无意中戳中楚靖成,女子将肚兜留下,不就是在讽刺他!小女子拿了你衣服,留下肚兜给你,你给我好好穿着!

    如此一想,楚靖成心中更加不快,脸色越发冰冷,侍卫紧张地手心直冒冷汗。

    “本王没说将肚兜给你。”楚靖成冷着一张脸,然后迅速将肚兜拿回,随后弯腰将脚边的荷包捡起,挂在腰间。

    被楚靖成盯上的小女人此时正浑然不知。

    尹卿月穿过一片树林,出来的位置并不是北昊侍卫站的地方。她举目四望,一条宽敞道路,两边尽是树林,她是往前走还是往后走?要不,她赌一把,就往左边走!

    就在她抬脚往左边走的时候,一辆牛车缓缓而过,尹卿月立即喊道,“大伯,您行行好,带我一程吧!”

    赶牛车的中年男子一拉缰绳,牛车停下,他扭头看向尹卿月,“姑娘,你怎么穿了一身男子服饰?”

    尹卿月一双清亮的眸子和中年男子对视,十秒后,她的心猛地一沉,她读不出此人的心思!读心术,这具身体驾驭不了!她不能凝神聚力!

    意识到这点,尹卿月暗自呼嚎。她是尹家的骄傲,不仅医术卓绝,更让尹家旁支子弟羡慕的就是她能读出人的心思!

    现在好了,她来了这破地方,摊上这么一具身体,真是够了!

    中年男子见她看着他,不说话,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不由得,他心中一软,也许她穿男子服饰,自有原因吧。

    “姑娘,你上来吧,我载你到京城。”他一边说一边招手,示意尹卿月上牛车。

    她紧抿唇瓣,然后迅速地走向牛车,双手撑住马车车板,费了一番气力,她才爬上来。

    “姑娘,你把头发绑起来,扎成一束。不然,入了京城,你这般妆容,定会引起骚乱。”赶车大伯好心地提醒道,京城中人不像他们这些乡下人,何况姑娘长得又极其俏美。他每个月出入一次京城,给员外府送草秆。他也算是见过诸多美丽女子,而这些女子和眼前姑娘一比,顿时黯然失色。

    “多谢大伯。”尹卿月笑道,随即开始整理头发,她拿过一根比较粗硬的草秆,将其作为发绳,不多时,发束落成。

    这具身体很柔弱,她不能太大幅度地动作,也不能长时间行走。她才走出树林,又费力地爬上牛车,已经耗损气力了,她必须歇一会。

    尹卿月趴在一堆草杆上,身体微微陷了下去,满车草杆将她身体遮挡了大半,只露出一个黑黑的头和一双绣花鞋。

    绣花鞋是极为清丽的纯蓝色,两边绣着几朵兰花。

    就在她闭眼休息的时候,后边传来一阵声响,赶车大伯扭头一看,然后立刻将牛车停靠在道路一边。

    尹卿月微微侧头,瞥眼去看,只见一群腰挂配剑的侍卫走过,略略一数,差不多三十几个人。

    所有侍卫步伐整齐,服饰一致,表情极为严肃。前面两名侍卫带头,侍卫群的中央是一辆淡金色马车,马车车顶是一圈藏青色流苏。一看这马车,她就知道里面坐的人非富即贵。

    赶车大伯看情况不对,立刻将车停到路旁,等这些人全都过去,他再向前行驶。

    恰巧,一阵轻风吹来,吹起马车车帘,透过车帘,尹卿月看到一方男子侧脸,俊美如斯,脸部线条刚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车内男子的头突然一扭,尹卿月心里一噔,迅速低头,她没有看清此人的脸,但她总觉得她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