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靖王的相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008字

    楚靖成透过车帘,眯眼看向把头埋在草垛里的人,草垛很高,此人整个身体都陷在草垛里,以至于他看不清此人的身形。

    赶车大伯唯恐不测,立即抬头朝他憨厚地笑着,马车极为华贵,里头坐着的男子,气息冷冽,贵与天成,一看就是不能招惹的主!

    楚靖成视线在赶车大伯身上一扫,而后放下车帘,马车咕噜噜地迅速而过,不一会的功夫就驶远。

    “姑娘,马车中的人是不是认识你啊?那个男人总盯着你看。”他无意中的话让尹卿月的心一沉。

    她身上的衣服是从一个男人身上扒来的,这件衣服不能穿久,她进入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件粗布衣裳,把这件男子衣服给脱了。

    “姑娘,入了京城后,小心为妙。西泽国现在有些动荡啊!”

    尹卿月看向赶车大伯,原来她穿来的地方叫西泽国。一介村夫都知道国家动荡,看来西泽国现在不安稳。

    思虑一番后,她朝赶车大伯笑道,“多谢大伯提醒,我会注意的。这些草,你是准备送到京城某大户人家吧?”

    “是啊,我往员外府送草,烧饭要用的,我平时就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种菜。”赶车大伯哈哈笑道,随后跃上牛车,一扬鞭子,牛车往前缓缓行驶。

    牛车行驶地慢,进入京城已经是晌午时分,此刻正是酒楼最热闹的时候。尹卿月谢过赶车大伯后就立刻去找衣服店,她要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此时的尹卿月,一身男子贵气服饰,面容又俊俏,引得诸多女子垂涎。有些女的颇为大胆,竟上前阻拦住她的去路。

    尹卿月停下脚步,抬眼看着身前女子,此女子生得小家碧玉,此等行为放在古代,就显得相当大胆。

    “这位公子,不知您姓名?您和奴家在街道相逢,也是缘分。”女人低头,故作娇羞地说道。

    尹卿月嘴角一抽,生平第一次被女的勾搭,她该笑吗?不好意思,她不搞蕾丝。

    为了避免麻烦,尹卿月什么话都没说,直接侧过女子,朝前走去。一阵女子哄笑声从她身后响起。

    “你不是自称美人吗?刚才那俊俏男人,看都没看你一眼,丢死人了!”

    “不要脸,满脸坑坑洼洼,好意思说自己是美人!麻烦回家照镜子!”

    之后一些不堪的话,尹卿月懒得去听。她现在急着把衣服换下!被她扒光衣服的男人,不是好招惹的,被他找到就麻烦了!

    尹卿月一边走一边四处看了起来,从京城入口一路走来,街道上不是酒楼,酒馆就是茶楼,她又往前边走了几十米,最后终于找到一家衣服店!

    走入店铺后,她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外屋堆满了布料,还有几件做好的衣服挂在墙上。

    掌柜的呢?不想做生意了?尹卿月朝里面叫了几声,听不到回应后,她就走入店铺内院。

    外屋和内院有一道长廊连接,长廊大概十米左右,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她看到一溜排屋子,再往前走的时候,她听到一阵声音。

    “可怜落尘院百名姑娘,都是十五岁啊!皇上怎会真的听信玄官?”

    “那玄官占卜一卦,说天生异象,红鸾星突现,西泽恐会不测。可怜了那些姑娘,终身不能嫁人,还有被血祭的危险。”

    尹卿月脚步一顿,怪不得赶车大伯说西泽动荡,原来皇上迷信,为了求得福佑,寻来一百个十五岁少女,入落尘院,必要的时候就拿来祭祀!

    可怜的少女,豆蔻年华却成为牺牲品!幸好老天没让她穿越到落尘院女子的身上!

    不过,此时的尹卿月不知道,还有更悲催的事等着她!

    她的脚步声打断内院中谈话的两人,其中一个是衣服店的掌柜,他做了几十年的生意,一眼就看出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女子。

    “姑娘,买衣服?”

    尹卿月点头,“买一身粗布衣裳。”

    掌柜一愣,他店铺里的衣服都是好的布料,开了几十年的店,他还没听过有人来买粗布衣裳!

    “哈哈,老许,这姑娘有趣啊!姑娘,你没有听说过彩衣阁?”

    说话的中年男子是彩衣阁掌柜的好友,一家酒馆的主子。

    尹卿月一笑,“我初来此地,只想买一身粗布衣裳,彩衣阁名气大,没有我想要的衣裳。”

    老许眸色一深,继而说道,“姑娘,我看你身上这套服饰不错,极为上等的料子,只有高门贵户,皇宫贵族才会有。当然,姑娘的事,我不必多问。你想要粗布衣裳,我这里有,不卖你,送你就是。”说罢,老许径自入了屋子,很快就取来一套粗布衣裳。

    他在生意场上混迹多年,知道眼前姑娘来历不凡,他不能得罪她。

    尹卿月笑着接过,“多谢掌柜,不知您有无杂物房,让我进去换衣服?”

    老许点头,随即扬手点着一处屋子说道,“姑娘去那间屋子就是。”话音落下,尹卿月就朝着屋门走去。

    身影刚入屋门,老许就被酒馆主子拉住。

    “现今正是动荡的时候,这姑娘,身份恐怕不简单,你没看到那身服饰吗?你我也是见多识广的人,她的那身衣服,北昊皇室才有,衣摆下方的花纹,一看就是!”

    “现今的西泽,和北昊国皇室有关联的人,只有靖王,她是靖王的人。”老许低沉着嗓音说道。

    彩衣阁是西泽第一布料服饰店,名气很大,和各国客商以及西泽皇室都有往来。

    “如果和靖王关系好,你帮她就算了。如果是死对头,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你也知道,靖王此人,面冷心冷,发起狠来,心狠手辣,人人惧怕。”

    老许摇头,最后哈哈一笑道,“那姑娘身娇体弱,难不成还强行扒了靖王的衣服?肯定是靖王亲自将衣服赐予她,和靖王关系如此好,会是死对头?恐怕是相好。”

    酒馆主子思虑一番,继而点头,“你说的也在理,不管怎样,她和靖王有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