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该死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002字

    尹卿月从屋内走出,此时的她一身淡黄色粗布衣裳,手腕上挂着换下的男子服饰,她走到老许身前,十分有礼地说道,“多谢赠衣。”

    “不用谢,粗布衣裳不值钱,姑娘,我给你一个包袱,你将这套男子服饰装进去。不然,你走在街上,被有眼力的人看到,恐会路遇贼人。”老许笑着回道,从院中架子上取下一个深灰色包袱,递给她。

    “你想的真周到,多谢了。”尹卿月接过包袱,将一套男子服饰叠好装了进去,反正都要到当铺卖了。

    她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套男人衣服,会让人生疑。如果在现代,拿着就拿着,可这里是古代!而且她也不确定那个“植物人”男人有没有醒来,万一他也到京城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套他的衣服,不是等着被他抓嘛!

    “姑娘,你连彩衣阁都不知道,想必不是京城中人。现在局势动荡,你要小心谨慎些。”

    酒馆主子看到老许今天这么热心,眼睛都眯了起来,这女子和靖王是相好,老许一个劲地讨好她,难道彩衣阁要搬到北昊国去?

    “多谢掌柜提醒,今日就此告辞。”尹卿月笑着回道,随即拿着包袱转身离去。

    直到尹卿月离开视线,酒馆主子才发话,“老许,你该不会真的想把彩衣阁搬到北昊国去?”

    老许哈哈一笑,“我看人一向精准,不知为何,我就觉得此女子定有一番作为,不管她和靖王有没有关系。”

    “哟,第一次听你如此评价一个女子,还是一个黄毛丫头。”

    “一个黄毛丫头,能得到靖王的衣服,也是本事了。”老许又是一声笑,而后入了屋子,去看昨日刚到的一批上等布匹,留下好友在院内独自沉思。

    而尹卿月早早出了彩衣阁,她不急于吃饭,而是急于将包袱里的衣服卖掉,放在身上总感觉是个定时炸弹,她隐隐觉得被她扒衣的男人不简单,而且他不会一直沉睡。

    她一点都不了解北昊国,只能一边走一边找当铺,再顺便听听过往行人说的话,打探一下有没有具有价值的消息。

    “你听说了吗?靖王刚进入京城,突然又折返,回到京郊。京郊处有几个村庄,靖王派人挨家挨户搜,不知道要找什么。”街边两名小贩的对话,落入尹卿月耳中。

    尹卿月停下脚步,两眼露出疑惑,靖王折返回京郊?挨家挨户搜寻,他是在找人?

    两个小贩发现她,其中一个男子一笑,“姑娘,你一脸困惑糊涂样,不会连靖王都不认识吧?北昊国的靖王!”

    尹卿月表情淡淡,这里是西泽,按照国民正常反应,应该是对自己国家的皇室感兴趣,现在却是八卦到别国皇子了。看来,北昊比西泽强大地不止一点点。

    “姑娘......”小贩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前边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靖王入京城了!就在城门口,这回不会再折返到京郊了!”

    “赶紧过去看!靖王的名声叮当响啊,他是北昊第一俊男,又是战神!北昊的男子和西泽的男子长得不太一样!”

    说话的都是些女子,声音不纤细,而是透着一股浑厚劲。尹卿月兴致缺缺,就算再美,不还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有什么好看的!更何况,她在京郊处看到的男子,说真的,那是一等一的美男,极佳货色!

    “姑娘,你帮我们照看下这里,我们兄弟两个崇拜靖王很久了,必须立刻过去看。麻烦你了!”说罢,两个小贩立即奔上前去。

    尹卿月叹气,靖王的魅力真大,男女通吃。

    被尹卿月腹诽的楚靖成此时正坐在马车里,他为人清冷,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更不喜欢被人围观。

    此时的他,手里拿着一件艳丽的大红色肚兜,他沉静的双眸露出一道暗芒。女人,本王一定要找到你!

    就在此刻,侍卫突然靠近马车帘子,朝马车内轻声说道,“王爷,西泽的女人并不像传闻那样柔情似水,属下觉得那些女人的眼神,像狼一样,要......”接下来的话侍卫没有说,他不是王爷的贴身侍卫冷峰,冷峰有时候会和王爷开开玩笑,但他不敢。他只是如实描绘一下他亲眼目睹的西泽女人。

    这句话落在楚靖成耳里,他更加不舒服。他再一次想到扒他衣服,拿他银子的女人。西泽女人,柔情蜜意,仿似水做的一般。呵呵,柔弱女人会对他做那种事!何况,那套衣服不一般,下摆绣有北昊皇室子弟专用纹绣图案,他迟早会抓到这个该死的女人!

    京城因为楚靖成的到来,变得更加热闹,百姓自动排成两排,一边呼喊靖王一边紧紧地看着那辆装饰极为华贵的马车。

    马车行驶到尹卿月看管的小铺边,她的心猛地一沉,原来在京郊处遇到的马车队,就是靖王的。

    恰巧一阵清风吹来,稍稍吹起马车帘子,尹卿月透过马车帘子,看到一方男子侧脸,刚劲英挺,极富男人味。

    侧脸自然也被一些百姓看到,他们全都激动了起来,特别是站在最前面的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这些女子乃是花楼女子,行为本就比一些女子要大胆些。

    “北昊国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泽男人比起北昊来,体格倒是有些弱。如此......”花楼女子娇笑了起来,都在想象着和北昊男人做那事的感觉,定是万般舒爽。

    “王爷,要不要属下驱散这些百姓,他们太喧闹。”侍卫受不了,再次出声。

    “不必,加快速度,前往皇宫。西泽皇上已等候多时。”楚靖成冷冷的吩咐声一响,车队立刻加快速度,马蹄纷纷,扬起一地灰尘。

    马车内的楚靖成盯着肚兜看了良久,最后将它折叠整齐,放入胸膛处。

    柔软的红色布料随着马车的起伏磨蹭他的胸膛,而他脑海里始终在想那个大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