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男女通吃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062字

    车队滚滚而过,一众百姓仍然沉迷在靖王带来的冲击感里,一些看到靖王侧脸的女人开始窃窃私语,双眼都在发光。

    尹卿月看到后,眼皮一跳,古代的八卦力度,比起现代来,分毫不差。

    “多谢姑娘,今日虽然没有看到靖王真容,但是想到靖王就在那辆马车里,我们兄弟两个想想都激动。”

    她看的出来,兄弟两个确实很激动,眼眶已经湿润了!北昊国的靖王在西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西泽皇上就这样放任不管?

    “姑娘,你怎么一点表情都没有?难道你不知道靖王?”兄弟两个异口同声地说道,两对眼睛瞪得滴溜溜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尹卿月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靖王是谁,第一俊男,一代战神,骁勇善战,俊美地人神共愤,男女通吃。”

    两个小贩眼睛睁得更大了,感觉眼球都要掉下来。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形容靖王!容貌俊美人神共愤,这点还能接受。男女通吃这话,怎么能随随便便说出来!姑娘暗地里骂靖王断袖啊!

    “就此别过。”尹卿月轻笑出声,最后转身就走,留下兄弟两个僵硬地站在原地。

    她刚往前走了十几米远,就被一道高大身影拦下,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姑娘,靖王男女通吃这话,你从哪里听来的?”

    尹卿月抬头细细打量眼前男人,他身形修长,手臂有力,定是学武之人。他伸出长臂拦住她,面向他的只有一个侧脸。

    “男女通吃,才能显示出靖王的俊美。不过随意一说,你倒是当真了。难道你认识靖王?”

    “姑娘,小心祸从口出,靖王不是你能随意编派的。”男人低头看向她,尹卿月直视他,他拥有一双深灰色双瞳,她这具身体很弱,不能读出人的心思。所以,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和靖王有何关系。

    男人看尹卿月不回话,他细细打量了她一会,随即脚步一动,身影极快一闪,不一会的功夫,就消失了。

    尹卿月捏住包袱的手一紧,这套衣服必须快速出手,留在她手里,就是祸害。果然,别人的衣服是不能乱扒的,别人的钱也是不能乱拿的。

    于是,她开始加快速度寻找当铺,这套衣服肯定能高价卖出,但她只要一个中等价位就好,若一位要求高价,引来祸端就不好了。

    沿着街道一路走一路搜寻,她也不去找人打听,凭着感觉开始找。

    京城街道最多的就是酒馆茶楼,等她走过两条街拐入另外一条街道的时候,她才找到一家李记当铺。

    看到这个李字,她突然想到了爸爸的好友李顷,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就很神秘,以前就经常听他说一些神神秘秘的话,搞不定懂什么玄术。

    尹卿月拽紧手中包袱,准备往李记当铺去。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娇小女人猛地朝她冲了过来。

    女人来到尹卿月身前,一把抓住她的衣摆,眼中的泪刷刷地往下掉,“小姐,奴婢终于找到你了,你再不出现,奴婢就要被赵嬷嬷仗毙了。”

    尹卿月身形一僵,她是西泽京城某位大户人家的女儿?

    “小姐,奴婢知道你心里的苦,可是既然已经入了京城,到了落尘院,咱们就没有退路了。只有听赵嬷嬷的话,你才能延缓做祭品.....”

    尹卿月眼皮一跳,立刻打断她,“落尘院?祭品?”那不是关押百名十五妙龄少女的地方吗!就是个杀人不见血,慢慢折磨女人的地方!她这具身体的主人居然是落尘院的!

    “小姐,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这次逃走,赵嬷嬷将此事压下来了。若是传入皇上耳中,尹家就是灭门的大罪!小姐,您快点随梅儿回落尘院!”梅儿一边说一边走到街道墙角处,抹了一把墙灰和泥土,随后来到尹卿月面前。

    “小姐,你容貌太俏丽,好在你现在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多日没吃饭,脸色略蜡黄。再涂点墙灰和泥土,就可以再变丑一点。奴婢也是为你好,落尘院中的女子,都是漂亮的女子最先遭难。”

    看着梅儿走近她,尹卿月脚步往后一退,她必须消化一下梅儿的话。她是落尘院中的女子,苦哈哈地活着,每天素衣素食,感念隆恩,必要的时候就变成血祭的祭品!

    她不属于现代,于是,她被老天弄来西泽国,成了祭品!

    “小姐,你快点抹上!”梅儿话语焦急,抬手就要袭上她的脸。

    尹卿月拉紧包袱,此刻,前边传来一阵声响,梅儿身体一颤,“赵嬷嬷来了,小姐,您快些让奴婢抹上!”梅儿立刻踮起脚尖,利落地将墙灰和泥土抹在尹卿月脸上。

    尹卿月看到一个身穿棕黄色衣服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伙人朝这边走来。

    现在,她手里拿着一个包袱,如果被赵嬷嬷发现这套男子服饰,定会遇到诸多麻烦,但是如果将包袱丢下,她又舍不得,好歹能卖点银子!

    赵嬷嬷带着一众侍卫火速往这边来,当看到灰头土脸的尹卿月时,她冷哼一声,命令侍卫将她抓起来。

    侍卫来到尹卿月身前,将拦在她前面的梅儿挥开。

    “你敢!”尹卿月大呵出声,两眼迸射出厉光,将一众侍卫吓唬住。

    眼前的娇弱女子,容貌未变,仿似变了一个人,侍卫身形僵住,不敢说话。

    “反了你了!若不是我将此事压下,你还能活到现在?”赵嬷嬷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

    这里是街道,不是落尘院,赵嬷嬷不敢太大声说话,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落尘院,你是主事,莫名其妙少了任何一个人,你也保不住脑袋。将此事压下,本就是你的职责。我跟你们走,但是,你们别碰我!”尹卿月说完往前走去,周身充满狠辣的气息。

    梅儿呼吸一窒,这是她的小姐吗?小姐虽然贵为尹家嫡长女,但因为自幼丧母,嫡系权利落到庶系手中,小姐经常被二小姐欺负,身娇体弱,不堪一击。而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连趾高气昂的赵嬷嬷都拿她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