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闻肚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110字

    一众丫鬟被震住,一向胆小柔弱的女子突然变了一个模样。以前,无论怎么欺负她,她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如今,身体照样娇弱,可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

    “小姐,梅儿很高兴,你终于不胆小了。”梅儿喜极而泣,然后狠狠地瞪了那些丫鬟一眼后,搀扶着尹卿月离开。

    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丫鬟们窃窃私语起来,其中几个丫鬟差点叫出声来。

    “居然对我凶!我可是从皇宫出来,见过太子的!”出声的女子一身衣裙,衣着比其他几个丫鬟亮丽,因为是从皇宫出来的,所以她十分嚣张。

    “杏姐姐,您别为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生气。您可是见过太子的,身份不同呢!可以和我们说说,太子长什么样吗?”

    杏儿冷哼一声,轻蔑地看了周围女子一眼,“你们八辈子都别想看到太子,不过,看在你们如此可怜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们。太子尤为俊美,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俊俏的男子!那种感觉.....”杏儿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朵朵白云,一脸向往神色。

    被她这么一说,其他丫鬟全部好奇起来,她们没有进过皇宫,她们只知道,太子身份极为高贵,将来会继承大统,贵为皇上。现在被杏儿这么一说,她们全部痴迷起来。不仅出生高贵,长相还无比俊美!哪个女子会不爱呢!

    “瞧瞧你们!太子是你们能垂涎的吗?收起这幅表情,我看了恶心!”杏儿露出一副严肃状,随即脚步一抬,往前走去。

    另一边,梅儿早已将尹卿月扶到床上,看到她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十分心疼。

    “小姐,你被其他小姐害的几日没吃饭,现在又遭此大难,你若吃不消,就此离去,梅儿也不活了!”梅儿蹲在她身边,眼泪汪汪地看着她。

    尹卿月叹气,倒是一个忠心的丫鬟。她的身体确实很弱,气虚体弱,气血不通,读心术必须凝神聚力。气都是虚的,还怎么聚力!最好马上服用人参,当归,红枣,莲子。这样才能补气养血,现在不能运用读心术,只能凭借一双眼睛,看尽所有人。

    “小姐,你说说话呀,别吓奴婢了!若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梅儿突然停住,剧烈的敲门声把她吓住,看到床上虚弱的小姐,她握紧拳头,朝屋门处走。

    尹卿月双目一眯,来者不善,她抿紧唇瓣,然后从床上起来,走到桌边坐下,手执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

    而此刻,屋门直接被人踹开,只见一个身穿桃红色衣裙的女子站在门边,双眼里尽是讽刺。

    “你怎么还好意思活着?如果我是你,又丑又下作,直接跳井算了!”出声的女子正是县令庶出的女儿薛珍玉,将尹卿月朝阳屋子抢去的人。

    梅儿愤愤不平,“你抢走小姐的屋子就算了,现在还来讲风凉话!”一句话间接告诉尹卿月,来者是谁。

    “不过是庶出的女儿,我看你也不像傻瓜,怎么蠢地和猪一样!”尹卿月轻声而道,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你!”薛珍玉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第一次被人骂成猪!这口气,她咽不下去,更何况,骂她的人是个不贞洁的丑女!

    “我今天要打死你!”薛珍玉大步走上前来,她在府邸的时候,不爱琴棋书画,就爱学武。进入落尘院,一是她年龄以及生辰八字符合条件,二是她是庶女,一个不受宠的女儿。

    “小姐小心,她会武功!”梅儿担忧地叫唤,冲上前去,欲阻拦住她。

    只听啪嗒一声,茶盏落地,紧接着就是一道尖细的怒吼声。薛珍玉全身湿漉漉的,一只破碎的茶盏掉落在她脚边。

    “尹卿月,你无故打碎茶盏,此茶盏是落尘院的东西,不是你的!我现在就去禀告赵嬷嬷,让她狠狠地处罚你!”薛珍玉本来想直接动手,但转念一想,若她将尹卿月打个半死,赵嬷嬷定会治罪于她。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她才不做!

    “你有本事就去叫,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你觉得赵嬷嬷会管?何况,我刚从暗堂出来。”

    薛珍玉脚步一顿,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刚从暗堂出来?怎么可能!”从暗堂出来的女子,浑身上下全是伤痕,她怎么还有力气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茶呢!

    “我没有和赵嬷嬷说你强抢我屋子的事,已经是你的福气了。若惹怒我,我让你好看!”尹卿月眸中厉光一闪,薛珍玉脚步一颤,仿似见到魔鬼一般,本还要说几句狠话,却被直接吓到,今日的尹卿月很不对劲。思及此,她立即飞快离去。

    “小姐!”梅儿没有想到,小姐变化竟如此大,不仅不给赵嬷嬷面子,还直接将茶水洒在薛小姐身上,甚至摔碎茶盏!

    “咳咳,梅儿,扶我上床,然后去煮壶热水来。”尹卿月说罢,连连咳嗽。这具身体的情况真是太糟糕了!

    “是,小姐!奴婢等会再给你拿些芝麻糕来,虽然你最不爱吃这个,但为了身体着想,多少吃点。”梅儿的话让尹卿月侧目。

    “多拿些芝麻糕来,越多越好。”芝麻是补气血的东西,她必须多吃一点。

    梅儿眼珠子在眼眶中打转,最讨厌芝麻糕的小姐,现在让她多拿些芝麻糕!小姐受的苦,真是太多了。老天爷为什么不对小姐好一点?

    “别掉眼泪,我看的难受,快扶我到床上去。”尹卿月再次出声,说话的声音很小,不像刚才对付薛珍玉那般神气。

    “好!小姐,您慢点。”梅儿不敢耽误,快速地扶起她,往床边去。

    尹卿月躺在床上的时候,楚靖成已经到达京城驿馆,西泽为迎接他的到来,专为他在京城内修建驿馆。

    此刻的楚靖成,手里正拿着一方艳红肚兜,他深深地看着,随即将肚兜放在鼻子处,仔细地闻着,清香的女子气息传入鼻尖。

    “王爷,属下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让王爷这般牵肠挂肚?”一道带着戏谑的男子声音响起,此人正是冷峰。

    楚靖成将肚兜放下,他闻味道,不过是为了闻出她的体香,从而帮助他快速准确地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揪出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