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爽一番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314字

    落尘院中,尹卿月将梅儿拿来的芝麻糕全都吃了,梅儿满眼震惊,双眼里尽是不可置信,小姐平日里最讨厌吃芝麻糕,现在却吃了这么多!过了好一会,当看到她在喝水时,梅儿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

    “好端端地,哭什么?以后屋里常备芝麻糕,若是有红枣杏仁就更好了。”她现在孱弱,气力凝聚不起来,如此一来,读心术就施展不开。

    “小姐,奴婢会多拿点芝麻糕,只是红枣和杏仁,都是赵嬷嬷和刘嬷嬷分派。您现在把这两人都给得罪了,恐怕......”

    “知道了,那就先吃芝麻糕。”尹卿月不甚在意地说道,她现在必须进补,那两个恶毒嬷嬷肯定不会给她红枣和杏仁,如此一来,她就要耍些手段。虽说她能通过观察人的面部表情猜测人心,但有些人的心思暗藏心底,更或者是潜意识的想法,这个时候,仅仅观察表情,是不可能猜测人心的,唯有读心术可以帮助她。

    “小姐,您在想什么呢?奴婢给您端来了洗漱水,您洗洗,然后睡一觉!”

    尹卿月忽然一笑,“不给我上妆了?”她故意突出妆这个字。

    “小姐,奴婢这是为你好啊!原本落尘院中有一百名女子,现在只有九十名了。十个女子前不久被拖走,去往祭坛,被血祭。这十名女子有的是京郊员外的女儿,有的是乡野女子,身份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容颜极佳。”

    梅儿说到这里停住,再次出口的话语里多了几丝哽咽,“小姐,你在尹府的时候,奴婢就日日给你上丑妆,你心思纯善,斗不过其他几位小姐。若让他们知道你如此美丽,你定活不到现在。”

    尹卿月暗自叹息,梅儿的主子已经不在了。不过,上丑妆能够省去麻烦,她何乐而不为?

    “小姐,哪怕注定被血祭,奴婢也要争取让你做最后一个被血祭的!”梅儿此刻的心,也是万分纠结的,她当然不想小姐死,但是入了落尘院,小姐虽然性格变了许多,可终究逃不出落尘院啊!

    “梅儿,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要过多担心。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每天给我拿芝麻糕,我身体有些弱,必须强身健体!”

    梅儿双眼一亮,喜极而泣,“小姐,你彻底变了!太好了!奴婢打心眼里高兴。”

    “嗯,我先稍稍洗漱下,醒来后,想必就是晚上了。到时候你直接把晚膳端进来,将胭脂等物放在梳妆台上,我自己打理。”说罢,她就起身前往水盆前,将脸上脏污洗去。

    洗漱完毕后,她朝梳妆镜中一瞄,顿时愣住。小巧瓜子脸,峨眉粉黛,弯弯柳叶眉,肤如凝脂,脸上不再红润,很是苍白。

    她惊讶的不是这张面容有多么倾国倾城,而是这张脸就是她现代的样子!

    特么的,她穿到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身上。一瞬间,爸爸好友李顷的话再次闪入脑海,你不该在这里。当时,她还以为他胡说八道,没想到成真。

    “小姐,你多年未正视自己一眼了,现在看看也好,胭脂都在这里,您必须涂重一点。这个是涂眉毛的,你必须把眉毛涂地浓黑,和五大三粗的大汉一样!”

    尹卿月看了眼梅儿,随后笑出声来,“知道了,谨遵教诲。我现在就上妆。”说罢,她就坐在梳妆镜前,拿起胭脂,随意涂抹。

    镜中佳人的美丽逐渐被隐没,不一会的功夫,镜中就出现一个丑女。

    “小姐,你化地比奴婢还丑!嘴角边还点了一颗黑痣,好丑啊!这样奴婢就更加放心了。”

    尹卿月站起身来,嘴角露出一抹笑来,“行了,我去睡觉。”说罢,她转身走到床前,和衣躺下。

    “小姐,您不要笑,您一笑,一双眼睛和天上的星星一样,一闪一闪,就像会说话一样,把人的魂魄都吸走了!”

    尹卿月已经躺在床上,听到这句话不禁再次笑出声来,“一张小嘴倒是甜,以后我若是笑,也是捧腹大笑,这样可好?”

    “小姐,你少笑笑就是,奴婢先退下,不打扰你休息。”说完,梅儿就躬身退下。

    屋里顿时寂静万分,尹卿月看着被放在床内侧的包袱,里面的一套衣服,她要尽快出手,银两买点人参当归什么的,至于其余几锭银子,只能吃喝用用。

    现在,她必须出落尘院一趟,待气力恢复了些,她就立刻出去。心中有了打算,她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就睡到夜幕降临,此刻的尹卿月正在做梦,梦里依旧是一身穿大红色肚兜的女子,她看不清她的正脸,但能感受到她的绝望。

    箫哥哥,你是最爱我的,我等着你来接我。四目相望,尽是柔情,女子巧笑嫣然,躲在男子怀里,万分满足。

    而转眼间,女子又是一脸凄然,面对高大男子,女子恍然大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帮她人做嫁衣,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

    而正在此时,尹卿月觉得身上一重,随即一些不堪的话语传入耳中,“即便你丑,我也认了!整日里看守这么多女子,看着却不能吃到!今日就拿你开刀,反正没有人理会你!何况,你害了我兄弟!”

    尹卿月眉头一皱,随即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陌生男子压在他身上,满脸急色。

    “滚下去!”她双目厉光尽显。

    “得了吧,你如此柔弱,哪里是我的对手,索性从了我,落尘院中的女子,迟早要死的。没有体会过男女之间的妙事,就这样死去,岂不是可惜?今晚,我就让你爽一番!”话音一落,男子就抬手欲拉开她的衣服。

    尹卿月眸色一狠,趁他色迷心窍的时候,飞起一脚朝他关键部位踢去。她吃了一些芝麻糕,又睡了一觉,现在的气力稍微大了些。

    男子满脸痛色,她趁机从床上溜了下来,迅速来到梳妆镜前,拿起一根普通木簪,紧握在手中。

    “今天,我搞不死你!你早就不干净了,勾引我兄弟,得以逃出落尘院。就是因为你!我兄弟今日被赵嬷嬷秘密处死!”男子一脸狰狞,迅速向她袭去。

    就在他靠近她的时候,尹卿月挥起木簪,迅速地在他脸上划去。她用了十足力道,不多时,男子脸上出现一道红痕。

    恰巧此刻,屋门被打开,只听啪嗒一声,瓷碗尽数落地,梅儿叫了起来,“这是小姐的屋子,大胆!居然欲对小姐不轨!”

    “哈哈,今日我豁出去了!你们两个,伺候我一个人!我看你的贴身丫鬟长得都比你好看!”男子更加狰狞,随后手中出现一把匕首,他先袭击梅儿,因为梅儿长得好看些。

    梅儿不会武功,压根不是他的对手,而刚才,尹卿月已经花费了一些气力。

    “住手,我是靖王的人!”尹卿月轻轻的一句话,震住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