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任凭处置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3本章字数:2034字

    “靖王?北昊国的靖王?你认识?”男子冷笑一声,眼中尽是讽刺,“如果你是靖王的女人,那我就是靖王的爹!丑女人,简直异想天开!”

    话音一落,男子迅速出手,将梅儿擒住,将她抵在墙边,另外一只手就要掀起她的衣裙。就在此时,一根木簪带着凌厉的气势急速而来,男子惨叫混着女子尖叫声同时响起。

    木簪柄上尽是鲜血,男子抵在墙上的手被木簪牢牢插中,他的表情可以用极度恐怖和狰狞来形容。

    尹卿月淡淡的声音响起,“我一介弱女子,为何会武功?这些都是靖王所教。虽然我丑,但靖王眼光和他人不同。我在尹府的时候,就和靖王相识。此番他入京,也是为我而来。”

    男子双目一睁,看着气势完全不同往日的女子,难道她真的有靖王在撑腰?这次来西泽,真的是为这个女子?

    一瞬间,他想起在外头听到的百姓议论,说靖王入了京城却又折返回去,在京郊四处找一名女子。难道真的是为尹卿月而来?

    “你动了靖王的人,依照他的性格,你觉得他会放过你?还不给我滚!”尹卿月双目精光毕现,周身气势大涨,男子被唬地一愣愣的,最后身体一哆嗦,木簪都没有拔下,就这样匆匆离去。

    “小姐!”梅儿受惊,飞快地跑到尹卿月身边,眼中的泪早已落了下来。

    “没事。”话落,她猛地咳嗽起来,这具身体本就柔弱,经过刚才的折腾,她必须立刻进补!

    “小姐,你真的认识靖王?这么说来,我们就不用呆在落尘院,担心受怕了!他肯定是看到你的真面目,继而爱上了吧?”

    尹卿月没有说话,北昊靖王入西泽的事被传地沸沸扬扬,用他的名声将刚才的粗鲁男人吓走,是最好的办法!说起这靖王,她压根就不认识!

    “小姐,瓷碗摔碎了,奴婢立刻收拾,重新拿晚膳给你!”梅儿收拾好情绪,便弯腰开始捡碎片。

    看着梅儿,她叹息一声,这具身体估计出不了落尘院,买卖衣服的事暂且放放。先到赵嬷嬷那里偷偷拿些红枣杏仁来,这是进补的东西,她该多吃。

    “小姐,你继续躺着!梅儿很快就来。”说罢,她立刻走出屋去,离开前,将屋门关的紧紧的。她没有想到,小姐和靖王相识!木簪直入男子手掌,她看的出来,男子伤地很重。小姐深藏不露!看来,她的担忧害怕都是多余的,有了靖王,什么都不怕!

    尹卿月坐在床边,翻开包袱,仔细地看了眼衣服,衣服的质地她摸得出来,上好材质!并且衣摆处的纹绣极为不同,她眯眼看着纹绣,手一下下地在上面抚摸着。

    如果那个男人醒来,估计是震怒吧?周围没有任何人,京郊处也没有店铺,他就这么光溜溜地出去......

    不过,他是男的啊,男的光着又没关系!被看了又不会怎样!

    而被她念叨的男人,此刻正在皇宫中庭。

    皇上大摆宫宴,盛情款待西泽靖王。宫宴上,诸多女子看到楚靖成,不禁芳心暗许。

    一向沉默寡言的三公主南宫晚,一双眼睛总装作不禁意地看向楚靖成,月色伴着灯笼红光下的他,分外夺人,挺拔的身姿,即便今日才第一次见他,她都芳心乱跳。沉寂的心从未跳的如此厉害,她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快烧起来了。

    “三妹妹,本宫看你的脸比树上挂着的红灯笼都要红了。”长公主南宫晓晓打趣道,靖王的名声本就响亮,今日一见,本人比传言还要好上几分。她认可他,但她不是南宫晚,立即表露出来。男人嘛,尤其是身处高位的男人,都不喜欢花痴。

    “靖王,朕听闻你在京郊遇人袭击,将其面容与朕一说,只要是西泽人,朕一定将他揪出来!”

    站在楚靖成身旁的冷峰眉眼一弯,他要看看自家王爷如何回答,从西泽国君话里听出来,他定不知道偷袭王爷的是个女子!

    不多时,一道清冷坚毅的男子声传入众人耳中,“不劳烦皇上,此人是个大胆女子,若本王再次见到她,一定认得出来!”

    话音落下,满场寂静,南宫晚的心一沉,他刚到西泽,就有大胆女子不顾身份,勾引他!

    “三妹妹,不如你也使出招数来?”南宫晓晓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道。

    南宫晚淡淡地看了眼她,不再回话,有宫规和女戒束缚,勾引他的女子定是乡野女子,粗俗惯了,毫无廉耻之心。

    “不如将其面貌一说,朕一定加快搜索!给你一个交代!”

    “本王并未看到她的面容。”此话一出,满场皆是哗然。

    如此厉害的靖王,都没有看清偷袭他的女子长相!看来,这名女子,不仅大胆,身手也不错!

    全场只有楚靖成一个人淡定,等嘘唏的声音消失后,他再次开口,“虽没有看清她面容,但是她身上的味道,本王识辨地出,只要她再次出现,本王定将她揪出来!”何况,她拿走了他的衣服,只要他发现衣服,就能顺藤摸瓜,将她抓到!

    冷峰眼皮子连连跳动,王爷的话就像一把火,接连放了两把火,今晚的宫宴定十分喧闹。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冷易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楚靖成身边,附耳道,“王爷,属下已经仔细查过,京郊所有村落,并未有女子外出。属下在村落晾衣服的架子上看了下,村落女子的肚兜大多是灰色粗布,没有大红色。所以,只会是京城女子。王爷,您看......”

    他停顿住,毕竟只有王爷闻得出那女人身上的味道,总不能叫王爷挨家挨户去闻女子身上味道。

    楚靖成点头,“不急,本王等着她自动现身。”只要她拿出他的衣服就好。他已打定主意,若不揪出这个女人,他就常驻西泽!

    西泽国君轻轻咳嗽一声,示意众人安静,等寂静下来,他才出声,“如此,朕就帮不到你了。若将此女子抓出来,任凭靖王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