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嘴真毒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13字

    现在日头尚早,去当铺咨询显然是不成了,刚才靖王就是从李记当铺出来,说明他正在全力寻找扒他衣服的女人。尹卿月叹了口气,不愧是战神,迅速地就找到了突破口。幸好她昨天没有把衣服当掉,不然查询当铺记录,他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她。

    衣服现在还在落尘院,她没法当掉。如果要迅速摆脱靖王,只能将衣服扔掉。只是,问题又来了,她拿靖王的名头去威慑人。想来想去,尹卿月决定把衣服留着,既是烫手山芋也是保命符,毕竟她现在身体虚弱。

    正当尹卿月还在想的时候,前面传来一阵声响,“医馆开了这么多年了,老者医术也是不错的,可惜了啊,败在好赌上。”

    尹卿月抬头去看,医馆的牌匾早已被撤下。只见一位老者正在不停地往外搬东西。当看到老者把草药搬出来的时候,尹卿月双目一亮,她立刻上前,友好地问道,“大夫,您要搬到哪里去?这么多东西,近点的话还好说。”

    “姑娘,我不会留在这里了,你要找大夫上别家去。”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屋子,继续搬东西。

    “姑娘,你不用理会他了,他媳妇就是因为他好赌跟人跑了。医术再好也经不起赌,祖辈留下来的基业全都败光了。”

    此话全被屋里忙活的老者听到,尹卿月发现他的动作明显僵硬了一下,现在正是说动他廉价卖草药的时候。

    老者看到尹卿月进来,十分不耐烦,“赶紧走,不看病了,我终身不帮人治病!”

    “我知道您心里的痛,既然决定终身不行医,那您留着草药也没用,不如卖给我?”尹卿月一边说一边瞄向散在黄纸上的当归。

    “我一把老骨头了,这些草药我留着自己用。”老者一边说一边用黄纸将当归包了起来。

    正在这时,外头来了几个彪形大汉,老者双眼露出惶恐,“你们还来干什么,我赌债全都还清了,地契也给你们了。”

    为首的大汉哈哈一笑,“别急,你还差一锭银两,把最后的付了你就能走。”

    “你们这帮畜生!你们主子明明说我已经结清,你们现在来,无非是想再问我要钱!”老者满脸通红,身体颤抖。

    尹卿月双眼微眯,一锭银子,她这里有,来勒索这么点银两,那些人肯定有问题。

    她拍了下老者的肩膀,示意他别激动,“一锭银子而已,我这里有,你们拿去,若是再来强夺银两,那就去衙门。”说完,她便拿出一锭银子抛给了为首大汉。

    “老大,这女子......”

    为首大汉一摆手,“我们自然不会来烦。”

    手下兄弟急了,立刻出声,“老大,我们来这里不是......”

    “闭嘴,我们走!”话音一落,为首大汉率先走出去,手下的兄弟面面相觑,最后恶狠狠地瞪了老者一眼,随即离去。

    老者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但他仍旧紧紧地抱住手里的东西。

    那东西就是当归,尹卿月思虑片刻,随即问道,“他们来的目的不是一锭银子,而是当归,是不是?”

    老者盯着尹卿月看了好一会,最后无奈点头,“这当归不是普通的当归,伤病者食用,可恢复气力,甚至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当归起死回生?尹卿月面上平静,可心底早已推翻这点,任何草药都没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最多延年益寿。那些人为当归而来,身形又如此壮硕,搞不定是为了气血通畅,对习武有帮助。

    “若是您一直对这当归不放手,迟早会落入那些人的手中。”尹卿月语调平静,这番话提醒了老者。

    “姑娘,你虽然丑,可是人很善良,我一把老骨头,又摊上了这事,当归就赠予你。”说罢,他将当归递给了尹卿月。

    尹卿月接过,当归养气血最好,她还有人参,这下不用愁了,她迟早可以用读心术。

    离开医馆之前,尹卿月又问老者讨要了一点草药片,直接含在嘴里,清凉感觉入喉后,她便将草药片取出,丢入一旁桶中。

    看着尹卿月离去的背影,老者低声道,“这姑娘长得丑,遇事却不慌张,看来另有身份。当归在她手里,我也放心。”

    离去的尹卿月故意找人多的地方走,避开那些大汉,刚才含了草药片,身体有了些力气。但是对付那些大汉,肯定吃力。

    走了半条街,那些大汉果然跟了上来,就在她身后十步远处。那些人的主子,看来在京城中有那么点地位。

    身上还有两锭银子,足够她去酒馆吃点东西,虽然不知道这个地方物价怎么样,但她好歹以前研究过各朝代的货币价值,几个铜板就能买两个馒头,一锭银子值几吊铜板。

    眼看大汉离自己越来越近,尹卿月身子一闪,入了一处酒馆。

    “老大,她居然进了酒品居。”

    为首大汉眉头一皱,骂骂咧咧道,“我又不是瞎眼,要你说!我们就在这附近等着,我就不信她不出来!”

    尹卿月只是随便入了一家酒馆,当她进入后发现那些人没有进来,环顾四周,她又发现这个地方的装潢很雅致。一般的酒馆,那些人肯定要跟进来。现在没有进来,看来他们的主子和这酒馆的主子要么是仇敌,要么是上下级关系。

    “姑娘,您需要什么?”一个伙计满脸笑意地上前问道。

    尹卿月回笑道,“你们这里有什么?”

    一句问话引得酒品居内的一些客人摇头,嘴角边露出一丝丝讽刺的笑意。

    “姑娘,您请坐。”伙计没有弄清楚此女子的身份,自然不敢怠慢。京城中的贵家小姐,总有几个调皮的,上次就有一位身居高位的大家闺秀穿一身粗布衣裳到酒品居来。

    尹卿月依言坐下,伙计立刻给她倒了一杯清茶。

    “茶不错。”尹卿月小抿一口,随即评价到。看来,她吃不起这里的饭,连免费的茶水,味道都如此清冽。

    “酒品居是京城第一酒楼,为皇家所有。这里的菜,每一道都上等。”

    伙计的一句话让尹卿月侧目,古代向来重农轻商,从那刁蛮的县令女儿嘴里她也听出来,西泽轻商,既然如此,皇家怎么会开一家酒馆?

    “姑娘,您喜欢何种口味?”伙计再次问道。

    尹卿月笑了笑,“我在这里等人。”

    伙计当即愣了下,片刻后回神,“那姑娘慢慢等。”说罢,他立即转身,准备叫掌柜过来。

    尹卿月将当归放在双腿上,一边喝茶一边思考如何摆脱外面的人。既然他们怕酒品居的主子,她就......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正当她思考的时候,一道带着戏谑笑意的男子声音响起。

    抬头看向来人,尹卿月呵呵了一下,靖王身边的人。

    冷峰不管她答应与否,一屁股坐了下来,仿似和她认识了几年一样,一点都不陌生。

    这一幕正巧被掌柜看到,掌柜瞪了伙计一眼,“这姑娘真的是在等人,哪个人敢没银子来酒品居?赶紧上前招呼!”

    伙计一个劲点头,随即以飞快的速度来到尹卿月这桌,“姑娘,您等的人来了,两位客官,想吃什么?”

    冷峰一挑眉,“等人?”一语落下,他又一笑,“对女子容貌有提升作用的菜,有多少上多少。”

    伙计嘴角一抽,这男子直接说人家姑娘丑。

    “五样菜,清淡一点,红枣莲子羹,清汤鱼,这两样必须有,其他三样清淡补气血就好。”尹卿月淡淡说道,既然他请客,她就吃,管他是谁的手下。

    伙计连连点头,而后转身飞快闪入后院。

    “姑娘,不要介意我刚才说的话,我也是为了你好。”冷峰笑道。

    尹卿月语气平淡,话语里尽是客套,“的确是为我好,多谢公子好意。”

    “姑娘。”说到这里,冷峰声音一低,然后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到,“我家王爷第一个抱的女人,就是你。”

    尹卿月促狭一笑,“我听说靖王在京郊被一女子偷袭,偷袭的时候难道没有身体接触?”

    冷峰嘴皮一跳,也是,那大胆女子把王爷衣服扒了,扒衣服的时候估计就抱过了。这么一想,他只能改口,“那你是第二个。”

    “堂堂靖王,居然有这么蠢的手下。”尹卿月满脸笑容地回道。

    冷峰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靖王口味独特,真选了这个女人回家,靖王府一众手下都没好日子过,这张嘴可真毒!

    “上菜喽!”伙计的突然出现化解了冷峰的尴尬。

    尹卿月拿起筷子,立刻吃了几个红枣,补气血要紧。

    看着她这副吃相,冷峰不禁打趣道,“姑娘,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

    “你有意见?”尹卿月瞥了他一眼说道。

    “没有。”

    “那你就闭上嘴。”

    一瞬间,冷峰觉得自己纯粹是没事找事干,但是转念又想,若是此女子对上靖王,肯定欢腾有趣!想到这里,他眼里全是看好戏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