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智斗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61字

    啪!尹卿月吃饱喝足,将筷子放在了桌子上,起身就走。

    “你要去哪里?”冷峰赶紧跟上来问。

    尹卿月十分悠哉地整理着衣裙下摆,往酒品居外走去。“当然是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了。”她嘴角弯弯一勾,乌黑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

    冷峰愣了一下,不禁在心中感慨,这双富有灵气的大眼睛长在她丑陋的脸上,还真是有些亏了。

    尹卿月刚刚出了酒品居就看见站在外面的几个彪形大汉,她嘴角微微一扬,略带挑衅,此刻的她,心中早有主意。

    彪形大汉被尹卿月横插一脚,抢走当归本来就心含怒火。现在又被她这么明显的一挑衅,立马就要冲上去收拾她。

    “慢着!也不看她身后跟着的是什么人!”为首大汉拦住其他想要冲上去的人。

    他们的视线全都聚集在冷峰身上,动作立马僵滞了下来。

    为首大汉手摸着络腮胡子,眼睛紧紧眯着,开始想对策。“不管怎么样,先跟着再说!”当他看尹卿月的身影几乎就要不见了,立即停止思索,赶紧跟了上去。

    冷峰看着不紧不慢朝前走的尹卿月,也不着急,他就不信这个柔弱的女人,还能顺利逃离他的视线。

    最后,尹卿月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小巷子里。

    冷峰只觉得一股清雅的花香忽然扑面而来,意识忽然就模糊了。他心中一惊,赶紧屏气凝神,再睁开眼睛,哪里还有尹卿月的影子!

    矫健如冷峰,回头一看就发现身后有几个彪形大汉鬼鬼祟祟地跟着,当即就走了上去。

    彪形大汉们一看冷峰朝着他们走来,立马慌了神。

    “你们鬼鬼祟祟跟着我干什么?”冷峰身子轻盈的一跃,就稳稳地落在了彪形大汉们的面前。

    “我们……”彪形大汉们一着急,眼睛向四周不断地乱飘。

    “说,你们是不是帮助刚才和我走在一起的女子逃走了?”冷峰脸上闪过一丝愠色,他知道这些人对她另有主意,此番话他是故意这般说的。

    “没,没有啊!”为首大汉一看冷峰生气,赶紧否认。

    “我们也是想要去找那个女子,从她的手中买药来着。”为首大汉看冷峰越来越犀利的眼神,立刻补充道。他又不敢明着给冷峰说他们想要抢尹卿月手中的药,只能说买。

    冷峰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谎言,嘴里发出一声冷哼。“滚!以后要是再纠缠她,我绝对饶不了你们!”冷峰冷冷地说完,就转身离开。路过刚刚意识游离的地方,他发现有一些奇怪的小碎屑。

    仔细观察后,冷峰这才恍然大悟,刚才那股淡雅的清香是从哪里来的。他不由得自嘲出声,他竟然让一个丑女给摆了一道!

    另一边,尹卿月回到落尘院,梅儿就匆匆迎了上来。

    “小姐你这么晚回来,可担心死我了!”梅儿一边说一边仔细查看自家小姐,双眼里尽是担忧。

    “无妨。”尹卿月随意地挥挥手,把今天所得的当归放在了枕头下面。

    当归虽然补气血,要是和其他的药物配在一起,会发挥更大的功效。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她的身体极快地恢复。精通医术的她,极其懂得怎么才能让药物发挥最大的功效。

    这么一想,尹卿月心中总算安稳了一些,“梅儿,你去外面收拾着,我身子乏了,睡会。”梅儿连连点头,立即伺候着尹卿月躺下。只是,她没有想到,小姐一睡就睡到了晚膳时分,当她煮好粥断进屋子的时候,小姐才起身。

    尹卿月来到桌前,刚刚端起碗,碗就咔嚓一声就碎了,滚烫的粥洒了她一身,尹卿月白嫩纤细的手上立即红肿一片。

    “小姐小心!”梅儿赶紧上前,用帕子擦拭着她身上的粥。

    “你这个丑女,人长得如此丑陋,事情还这么多!”此刻,赵嬷嬷的声音突然传来,话音里尽是怒意。“不就是一个碗吗?又不是我们家小姐故意的。”梅儿虽然胆小,但一心侍主,心疼尹卿月,多日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出来。

    “不过是丑女的下人,居然还敢吼我?你知不知道,一个碗又要支出一部分钱?”赵嬷嬷眼睛一瞪,手一扬就朝梅儿的小脸挥去。

    尹卿月脸色一变,赶紧护在梅儿身前,用手接住了赵嬷嬷的手。

    “赵嬷嬷,把碗打碎是我的不对,让咱们落尘院增加了开支,我愿意打扫一个月的院子,来给咱们落尘院做补贴。”尹卿月微微一笑,极为诚恳的说。

    赵嬷嬷是落尘院的管事,碗被打碎,她会如此生气,不过是因为她又要少贪几个铜钱了。

    而她提出打扫庭院,这个月赵嬷嬷就可以少雇一个人,这样一来,她就可以省下雇一个下人的钱。赵嬷嬷自然不会再为难她和梅儿了。

    “哼,既然你要这么做,那我就大发慈悲,当一回善人,不拦着你。”赵嬷嬷本想收拾她,既然她甘愿受罚,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接着,尹卿月将赵嬷嬷送至庭院门口,目送她离去。

    梅儿看着赵嬷嬷远去的背影,有些愤愤不平。“小姐,你为什么要答应赵嬷嬷打扫院子?”

    “不用担心,这院子自然是轮不到咱们来打扫。”尹卿月嘴角冷冷的一勾,敢算计她,真是不小的胆子!

    梅儿惊愕不已,:“小姐,你不是和赵嬷嬷说院子这个月咱们打扫吗?莫不是我听错了?”

    “嘘,不要说话。”尹卿月拍了拍梅儿的肩膀,示意有人来。

    “敢威胁老子,我让你在落尘院的日子不好过!”那天被尹卿月威胁的侍卫一边喝酒一边走。

    “是吗?”尹卿月冷笑一声,反问道。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侍卫心中一惊,手中的酒壶咕噜噜滚在了地上,洒湿了一大片地面。

    尹卿月把宽宽的水袖揭开,一段白嫩纤细的玉臂就露了出来,上面有着一颗红红的守宫砂。

    侍卫忍不住竟然看痴呆了。

    “上面的守宫砂,看见了么?”尹卿月冷冷的问道。

    侍卫这才回神,发现自己竟然看尹卿月这个丑女的胳膊给看痴呆了,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怒气,对尹卿月冷嘲热讽:“你以为你这个丑女,会有人愿意要你的身体?别不自量力了!”

    侍卫还以为是自己的话伤到了尹卿月,让她恼羞不已,不禁得意洋洋起来。

    “我确实是因为没有男人愿意碰,所以身上的守宫砂才在,可是被男人碰了的女人就不一样了,胳膊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守宫砂吧?比如说杏儿姑娘。”尹卿月的话中泛着森森冷意。

    “要是赵嬷嬷知道杏儿的胳膊上没有了守宫砂,会怎么样呢?这落尘院的女子又不能出去,身边的男人就你们这些侍卫,你说杏儿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把你供出来?”尹卿月轻轻一笑,缓缓的说着。

    “你!”侍卫在听见杏儿时,眼睛立马就瞪大,扬起拳头就朝着尹卿月打去。

    尹卿月嘴角一勾,十分轻巧的就躲开了他的拳头。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侍卫压低声音怒吼着。

    “你要是想打我,不妨先看看这个。”尹卿月从袖子中拿出了一颗血红的珠子,在侍卫的眼前晃动着。

    血红色的珠子上用金子镶嵌着精致的花纹,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拥有的东西。

    “这……”侍卫不由得低呼出声,不一会的功夫,他的额头上就布满了冷汗。

    尹卿月下巴一扬,冷冷地看着侍卫。

    心中却偷着一乐,没有想到从楚靖成地衣服上卸下来一颗珠子,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你要是杀了我,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尹卿月的声音宛若流水一般,在夜色中静静地流淌。

    可是在侍卫耳中,却像是一根根冰锥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里。

    “你这么和我对着干是图了什么?是想要快点去阎王爷那里赴死吗?”尹卿月低声说道。

    侍卫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身子不断地颤抖着。

    “尹姑娘,小人不识真佛,还请您原谅小人吧!”侍卫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不断的朝着尹卿月磕着响头。

    “我暂时还不会杀你,你起来说话。”尹卿月淡淡地说。

    侍卫战战兢兢的从地上拍起来,低着头站在尹卿月的面前。

    “既然不想死?何不跟着我呢?在落尘院中一辈子你也就是一个侍卫,可是跟着靖王爷就不一样了。”尹卿月不紧不慢的忽悠着。

    经尹卿月这么一说,侍卫的眼前一亮。

    “谢谢尹姑娘!谢谢尹姑娘!”侍卫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给尹卿月道谢。

    “那你知道你该怎么做吗?一个月打扫院子。”尹卿月冷冷的问。

    “知道知道,这一个月院子不用姑娘来打扫,我来打扫!而且是秘密地打扫,姑娘以后有事尽管吩咐小的!”侍卫信誓旦旦地说着。

    尹卿月满意地点点头,微笑着离开了。

    “小姐,你真厉害!”梅儿一听尹卿月说不用他们打扫院子了,开心不已。

    “哈哈,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休息去吧。”尹卿月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