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搬石头砸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2876字

    梅儿听从吩咐,躺在屋内矮榻上睡了过去,但是尹卿月却没有一点睡意,她开始盘算着怎样才能让她的身体尽快恢复。

    过了一个时辰,她心中有了计较,这才卧床休息。

    虽然尹卿月答应要打扫一个月的院子,但赵嬷嬷哪能这么轻易就让她过关?

    这日侍卫刚打扫完院子,尹卿月正打算靠在树上眯一会眼睛,就见赵嬷嬷扭着身子慢悠悠的晃来了,尹卿月不由得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臭丫头,我不看着就偷懒,院子扫完了就要休息,还不快干活儿!”赵嬷嬷眼睛一斜,下巴高高扬起,恨不得鼻孔朝天。

    梅儿有些气不过,噘着嘴嘟囔了一句:“活儿早就干完了!”

    “干完了?”赵嬷嬷的眼睛怀疑地扫了过来。

    “可别是偷工减料的吧?我可告诉你们,既然说是要打扫一个月,就得给我尽心尽力的,要是让我发现你们偷懒,否则,这事就没个完!”赵嬷嬷一边说,一边瞪着尹卿月。

    尹卿月的脸色微微冷了冷,梅儿的话虽然是有些不知进退,可却是大实话。

    那侍卫如今一心巴结靖王爷,自然对她的吩咐格外尽心。这院子不说收拾的一尘不染,但绝对是干干净净的。

    若是这样,那赵嬷嬷还不知足的话,那这日子真是过不下去了!她心内怒火渐生,富有灵气的眼珠儿一转便计上心来。

    尹卿月故作犹豫的拉住了梅儿,对梅儿摇了摇头。

    巧笑嫣兮地看向赵嬷嬷:“嬷嬷,今儿这院子我和梅儿确实是用心打扫了,没想到还是达不到嬷嬷的标准。”

    尹卿月故作难为的低下头,话锋一转:“既然如此,看来打扫这个活儿,不适合我们。”

    她粉嫩的樱桃小嘴微微一勾,又继续道:“那不如这样,我知道那碗是五文钱一个的,我赔嬷嬷一个碗,嬷嬷再去重新雇人扫一个月的院子吧!”

    赵嬷嬷的脸立马就僵住了,心中生出极大的悔意来。本来想为难尹卿月,却没有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尹卿月心里暗笑,她和梅儿如此让步,赵嬷嬷居然还不知足,那就让她好好尝尝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个什么滋味!

    站在一边的梅儿也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赵嬷嬷肥厚的嘴唇抿了起来,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鼻孔中喘着粗气。她暗恨自己想的不周到,这两个丫头再怎么丑再怎么穷,也不至于赔不起五文钱的碗。

    可她再重新找人收拾落尘院,那起码要再花一百钱,落尘院干不干净跟她有什么关系?要她拿出已经进了自己腰包的钱?休想!

    赵嬷嬷清咳了两声,瞟了尹卿月和梅儿一眼:“算了算了,今天就这样吧,嬷嬷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明天要扫的再干净些!”

    她说完转身就走,几乎就要跑起来了,生怕尹卿月再来找她,屁股不断地颠着。

    梅儿冲着赵嬷嬷的背影偷偷吐了吐舌头。转身愤愤的对尹卿月说:“小姐,这回赵嬷嬷可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为了一个碗,咱们都答应帮她收拾一个月的落尘院,她还不知足!”

    尹卿月勾起唇角:“贪心不足蛇吞象,天理难亡獭祭鱼。有些人总是会只惦记眼前的利益,却看不到小利益背后隐藏的大危险。若不是咱们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随时都能让这不知好歹的人倒大霉。”

    梅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不甘心地撅起嘴:“小姐,我当时真不应该劝你回落尘院,白白受着等窝囊气。”

    尹卿月笑了笑,安慰梅儿:“这里有吃有住,也没有什么不好,放心吧,早晚有一天,我们要离开这里。”

    说完后她陷入沉思,赵嬷嬷这般明目张胆的欺负她,无非是她生活在落尘院里,受赵嬷嬷的管辖。那么,如果她要自由,就必须有足够的实力,让所有人都奈何她不得,如今的她还做不到这一点,想要离开落尘院,她还需要变得更强……

    思及此处,她看向梅儿:“梅儿,我要出去一趟,若有人来问你就说我睡了。”

    梅儿吓得脸色发白:“小姐,你又要出门呀?”

    尹卿月浅浅笑开:“梅儿,如果我只留在落尘院里,那么我这辈子都找不到离开落尘院的办法,危险总是与机遇并存的!”

    梅儿没办法,只能担忧地点点头:“小姐你在外面一定要小心!”

    尹卿月换了身衣服,有了领头侍卫帮忙,出去自然不是问题。

    从落尘院离开之后,在外面寻找着药馆,寻思着配药的事情。时间一晃就到中午,她就找了一家酒楼吃饭。

    当她站在满月楼门前的时候,突然看见街角有熟悉的粗布衣摆一闪而过。

    尹卿月纤细的眉头轻轻一颦,似乎是她见过的人。她一边上楼一边陷入了沉思。

    她走进满月楼的时候,小二已经热情的迎接了上来,似乎并没有因为她是丑颜而怠慢她:“这位客官,您来点什么?”

    尹卿月想了想:“二楼有位置吗?我上去吃,给我找个靠窗的位置。”

    小二应了声是,将手巾搭在肩膀上,一路弯着腰将尹卿月引上了二楼。

    此时正是饭点,二楼人也不少,靠窗的位置倒还剩了一个,尹卿月点了一碗阳春面一碟子小菜,把小二打发了,就开始顺着窗户打量外头。

    只见街角几个男子鬼鬼祟祟的探头探脑,后来干脆走了出来,对着这家满月楼指指点点,然后就开始向这酒楼走来。

    尹卿月皱起了眉头,这些人她认识,就是昨天的那群彪形大汉,这帮人真是贼心不死!

    她恨恨地拍了拍桌子,甩不掉的牛皮糖真烦!

    此时店小二已经将饭菜送了上来,尹卿月一边吃着一遍想脱身的办法。

    她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要和他们硬碰硬了,毕竟她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

    她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抬手喊道:“小二,你过来一下!”

    店小二殷勤地凑了过来:“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你们店里的茅房在什么地方?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尹卿月脸上摆出一副便秘的表情。

    店小二脸色微微一变,连忙用手指了个方向:“那边那边,下了楼往后走,出了后门往右一拐就是了,您自便您自便!”

    尹卿月便按照店小二的指点顺着酒楼的后门溜向茅厕,谁知刚下了楼就和那群彪形大汉打了个照面。

    尹卿月脸色一沉,连忙加快脚步溜出了后门躲进了茅房,她趴在茅房门缝上瞄了一眼,发现那些彪形大汉居然堵在了茅厕的门口。

    尹卿月翻了个白眼,狠狠地跺了跺脚,今天只怕是躲不过了。

    她硬着头皮推门出来:“你们这么多人堵在茅房门口是要做什么?”

    出乎尹卿月意料的是,这些彪形大汉并没有前两天的恶形恶状。

    为首的彪形大汉上前来苦着脸笑道:“姑娘,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我们多出一倍的价钱,你把那些当归卖给我们吧?”

    原来还是为了当归,尹卿月挑眉笑了笑:“那些当归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我自己也要用,恐怕是没法卖给你们了。”

    为首的彪形大汉听了这话脸色微变,最终又换了一张凶恶的脸:“呸,别给脸不要脸,好说好商量的你不听,快把当归交出来,不然爷弄死你!”

    另外一个彪形大汉赶紧抓着他的胳膊,低声说:“老大,这丫头虽然丑可却是靖王的人呀,昨天那厉害男子,进去的地方可是靖王住的地方!”

    为首的彪形大汉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收起刚才凶神恶煞的表情,脸上堆起了笑。“姑娘,你就好心把当归卖给我们吧,五倍的价格也可以!”

    尹卿月看了看这几个彪形大汉,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硬拼,只能智取了。

    她故作害怕的发着抖说道:“别,你们别打我,我给你们就是了,我把当归放在楼上的房间里,我这就给你们拿。”

    为首的彪形大汉似乎松了一口气,继而又一脸凶恶:“哼,早这么识相就好了,快去拿!”

    尹卿月点点头,一溜小跑的跑进了酒楼。

    那些彪形大汉中有人觉得不妥当,向为首的彪形大汉问道:“老大,就这么放那娘儿们进去,没事儿吧?”

    为首大汉不在意地挥挥手:“怕什么?前门后门都让弟兄们堵上了,这小娘儿们身子又瘦又小,难不成还能飞了天去?咱们也不用跟着她跑上跑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