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顺利逃跑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2939字

    尹卿月上了楼之后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故意打翻了碗,将茶水泼在自己的脸上和手上。

    “哟,客官您这是怎么了?”店小二眼尖,发现尹卿月脸上沾了茶水,连忙殷勤地过来询问。

    “哎呀,我可能是有点累了,碗都端不动了,小二你看,能不能给我找个房间洗把脸,收拾一下?”尹卿月故作为难。

    小二眼珠子一转,用手向楼上一指:“上楼右手边第一间现下没人,客官您自便,里头水都是现成的。”说完又忙去了。

    彪形大汉正等得不耐烦,心里捉摸着难不成那丑娘儿们还真飞天了?

    他正打算招呼人进去看看,就听酒楼里传出来一阵惊叹之声。

    “好美的姑娘家啊!”

    只见二楼房间中一个美人踱步而出。

    美人刚刚下楼,楼下的食客们就呆在了那里,楞楞地看着她,嘴中无意识地赞叹到。

    她似乎早就已经料到周围人的反应,直接快步从楼梯上走了下去。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生的这般好模样!”

    “简直是天仙下凡哪!”

    “好一个绝色佳人!”

    在她走下后,众人才缓缓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感慨到。

    而那几个守在门口的彪形大汉们,更是愣在了那里,呆呆地望着尹卿月窈窕的背影,眼珠子几乎都要贴在她的背上。

    站在后门的彪形大汉皱起了眉头,几个男子开始起哄了:“这前面是怎么回事?那头儿放进去一个大美女不告诉咱们?兄弟们不厚道啊!”

    “美女有什么好的!现在当归才是最重要的!”彪形大汉虽然嘴上这么着,心里却也禁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其他人看出了老大的心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哎呀,看美女跟取药材又不耽误,咱们进去堵人不就得了?”

    老大本来也没存什么好心思,便半推半就的跟其他人一起进了门。刚走进去,他们就被美人震惊了。

    只见那美人鬓发如木,松松绾起,眉如远山染翠黛,脸似芙蓉美三分,眸含秋水,唇似樱桃,身姿袅娜,腰若束素,笑意盈盈,顾盼生姿。

    此时屋中其他人都早已看呆了,只有为首的彪形大汉率先回过神来。他上前欲抓住美人的手,厉声厉色的喝道:“说,这衣服怎么来的!那个丑女呢!”

    美人轻巧躲开,眉间若蹙,不满地说道:“什么丑女,什么衣服?你是什么人?为何纠缠于我?难道这满月楼还放任这种登徒子放肆吗?”

    此时满月楼中人人都存了英雄救美的心思,立刻开始指责彪形大汉。

    “这什么人哪,五大三粗的,欺负一个小姑娘!”

    “我看根本就是想占人家便宜!还想握人家姑娘的手呢,真是不要脸!”

    “呸,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么出了这么个人?”

    彪形大汉没心思听这些人窃窃私语,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必须把那个丑女找出来!

    若是丑女带着药材脱身,他们又白费劲。不行,说什么都不能让丑女出了这门!

    美人听罢,高高挑起了眉,似笑非笑:“这位大哥,合着您就是觉得我穿的衣服像您要找的人,就这么纠缠我?”

    她转向周围围观的人:“众位街坊评评理,我身上的衣裳也不是什么名贵的料子,随便找个店都能买到一套,这位大哥找不到自己要找的人,就对小女子兴师问罪,这不是岂有此理吗?”

    众人原本就对这美人印象很好,闻言更是纷纷指责起彪形大汉来。

    “这是什么人呐,自己找错了人,还怪人家小姑娘!”一个乡绅眼睛一瞪,不满地说。

    “这不是丢了东西赖过路的人吗?简直没有王法了!”白发苍苍地教书先生,也愤怒不已。

    “你还不快放开人家姑娘,非逼着我们报官吗?”其他人也开始指责起来。

    听到报官两个字,彪形大汉不由得抖了抖,手也不自觉的放松了些。

    美人立刻收回手,握着手腕放在胸口,明眸嗔怒地望了彪形大汉一眼:“一群痞子!”

    说罢,美人翩然出了满月楼的大门,彪形大汉们本想跟出去,却被围观的群众堵住了路。

    “又跟着人家姑娘干什么?瞧你们这模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以为人家姑娘看得上你们?那姑娘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女孩儿,你们也不照照镜子!”

    “瞧这帮人,有胳膊有腿的,不知道要养家糊口,成天缠着人家姑娘!”众人不断的嘲笑着。

    彪形大汉们恼羞成怒,纷纷开始轰赶围观的群众。

    “都瞎说什么,信不信老子整死你们!”

    “都给爷闭嘴,得罪了爷,没你们好果子吃!”

    围观的群众虽然很气愤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但毕竟美人已经离开了,再出来英雄救美也没有意义。

    再看这些彪形大汉一个个凶神恶煞,人们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借着彪形大汉驱赶他们的机会溜了个干净。

    一群彪形大汉让围观的百姓们弄得一肚子气,有一个实在忍不住,就在满月楼里寻找起来。

    他没有看见尹卿月,却发现了躲在柜台后的店小二,就走过去把他一把揪起来:“喂,刚才那个丑女呢?!”

    “爷,小的哪儿知道什么是丑女?小的只知道来的都是客!”店小二弓着身子回答,脸上虽然带着笑,心里却对这些人极度的不屑。

    “嘿,你跟爷耍嘴皮子?看爷教训你!”

    彪形大汉说罢,扬手给了店小二一个耳光,接着又问:“就是那个眉毛乌黑的,嘴唇鲜红,脸上还有颗痣的丑女人!”

    “爷,小的是真不知道,您横不能把小的打成个女的吧!”

    店小二挨了这一下,虽然脸上的表情不显露,但内心实在是愤怒的很,即使是对尹卿月有些印象,也不会告诉面前这群人的了。

    “好了,你打他也打不出什么结果来!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把人找到!”为首的彪形大汉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那个丑女可是有靖王撑腰的,这次放走了她,若是她找靖王告状,那他们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大哥,现在我们可怎么办哪?”一个大汉苦着脸问道。

    “找!就不信那丑女能跑到天边去,找到了,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得找到她!”为首的汉狠狠道。

    另一边,美人自出了满月楼大门后便专捡偏僻的小路行走,一面走一面回头看有没有人跟随。

    等到确认了没有人尾随,她才在一口水井前停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双眸璀璨,淡淡而笑:“就凭你们,也想动我?”

    细看她眉目间的灵动与灿烂,竟与尹卿月如出一辙。

    而事实上,这举世无双的美人,正是卸去了丑妆的尹卿月!

    尹卿月在上楼之后,就利用荷包中的特制粉末洗去了脸上的丑妆,露出了她的本来面目。

    她本就生得貌美如花,偏偏又穿了一身淡色的粗布衣群,荆钗布裙的平民打扮不仅没有使她的美貌失色,反而令她更平添了一份风韵。

    平常的美人需要用华衣丽服,珠宝首饰来装点她们的美丽,而美到了尹卿月这个地步的时候,衣服和珠宝都不再重要了。

    因为她的美浑然天成,她的美丽并不需要用外物来装点,反倒是粗布衣裙因为穿在她身上而显得美丽。

    尹卿月有意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却又故意不换衣服,引得彪形大汉对她起了疑心。

    但因为她的模样大变,使这群彪形大汉并不敢肯定她是否真的是他们要找的人,这种似是而非的推测会阻碍他们的判断力,也给了她逃离的机会。

    真是群有肌肉没大脑的男人。

    尹卿月轻蔑地笑了笑,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对付他们,她连体力都懒得废。

    当她走到大街上的时候,正瞧见街边的干果店开门做着生意,一群小孩子围着一对慈祥的老夫妻闹着笑着。

    尹卿月看着看着,心里生出几分感触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实在是有些可怜,除了美貌没有任何值得她人羡慕的地方。

    可即使是唯一拿得出手的美貌,也成为了害死她的原因。 这种低落的心情只存在了一瞬间,就被尹卿月抛到了脑后。毕竟现在她才是尹卿月,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尹卿月这般想着,又往干果店里看了几眼,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快步往店里走去。

    店里的老夫妻正围着自家孙儿和邻居家的小孩子转,一抬头发现来了客人。

    老太太把孩子交给老头儿看管,笑呵呵地迎上前来:“姑娘要些什么?”

    尹卿月浅浅而笑:“大娘,您这里有花生吗?”

    老太太连连点头:“有的,有的,有花生糖,花生酥糖,南乳花生,还有带壳的花生和剥好的花生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