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花生衣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00字

    尹卿月点点头,又问道:“那不知那些花生果是带红皮的还是不带红皮的?”

    老太太狐疑地看了尹卿月几眼:“是带红皮的,姑娘若是要不带红皮的,只消买回去搓搓就好了。”

    尹卿月笑了笑:“不,我不要花生,只要那层红皮儿,不知那层红皮是怎么卖的?”

    “只要红皮儿?”老太太瞪大了眼,不明白尹卿月想要做什么。

    尹卿月肯定地点了点头,一脸恳切地望着老太太。

    老太太有些犹豫了,对店里而言,花生的那层红皮儿本来是没有什么用的,在做花生糖和南乳花生的时候甚至反而是废物。

    如今有人居然来店里买废物,怎么能不让老太太疑惑呢?

    老太太犹豫了片刻,笑笑道:“姑娘啊,不瞒你说,这花生我们有卖的,花生的红皮我们真没卖过,你若真想要白送你也没什么,可你得自己搓。”

    尹卿月眨了眨眼睛,巧笑嫣然:“如此就多谢大娘了。”

    老太太有些意外的看到尹卿月走到花生果前,轻轻一捏便将花生的红皮捻了下来,用小手帕包着。

    尹卿月的手指细腻而灵活,不多时就几乎将一小筐的花生果搓了个干净。

    她握着满满了一手帕花生红皮,向老大娘笑了笑:“谢谢大娘,那我走了。”

    老大娘望着尹卿月的背影,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么好看的闺女,怎么脑子有点不灵光呢?”

    尹卿月握着手中的小手帕,微微地笑了笑,今天她倒真是赚到了。

    这花生果的红皮虽然不起眼,但却有大用处,这东西学名叫花生衣,别名长果衣、落花生衣,红薄皮。

    花生衣是一种中药药材,吃了对人体没什么坏处,反而有补血的功能。对于现在气血亏损的尹卿月而言,正是对症的好东西。

    药材虽然疗效显著又对症,但一是昂贵,二来也不好入手。

    她不过就是弄了一点当归,就有人三天两头惦记着,这药材的来路和安全,都实在是很成问题。

    不过如果是食疗的话,似乎就没有这种问题了,尹卿月并不认为有人会无聊到没事偷她的花生衣。

    尹卿月熟门熟路地从后门回到了落尘院,她在院子外面已经偷偷画了丑妆,把自己又变回了那个眉毛粗黑,嘴唇鲜红,脸上还有一颗大黑痣的丑模样。

    她在进了落尘院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回自己的院子,不想却迎面碰上了薛珍玉,不由得叹一句冤家路窄。

    薛珍玉此时早已经看见了她,故意扭着身子走了过来:“丑八怪,你没事儿总出屋子逛什么?看见你的脸都让人想吐!”

    尹卿月冷冷看了薛珍玉一眼,目光中流转着狡黠的目光:“真不知道你是以什么样的身份说这种话的,难道你觉得自己很美?”

    “我当然比你美!你这丑八怪也不照照镜子,长成什么模样也敢笑话我!”薛珍玉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

    “你以为在这落尘院里,你的美貌能排的上前数吗?”尹卿月上下打量了薛珍玉一眼,话语里满是嘲笑的意味。

    “你,你这丑女!”薛珍玉一气之下竟抬起手想要打尹卿月一个耳光,但手虽然抬了起来,却迟迟无法落下。

    尹卿月用两根手指轻易地夹住了薛珍玉的手腕,冷冷一笑:“我现在悠哉悠哉,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很丑,所以即使是要血祭,一时半会儿也轮不到我。”

    她满意地看着薛珍玉的脸僵住了,不由得笑容又灿烂了几分:“现在真正在落尘院里排的上前数的美人只怕每日都提心吊胆,闷闷不乐,没心思出来闲逛呢!”

    薛珍玉挣扎了几下,还是没能把手抽回来,气势上不由得矮了一截儿:“我,我只是...”

    “薛小姐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出来闲逛,想必也明白自己在落尘院里,其实也只是个相貌普通的女子了吧?”尹卿月面上一派笑意,说出的话却毒舌的让薛珍玉无地自容。

    “我才没有,我也是担心自己被献祭的,反正像你这种丑女,连担心的资格都没有!”薛珍玉总算抓住了一点反击的机会,虽然这反击让她自己都觉得很无力。

    “我又不嫌自己命长。”尹卿月笑的眉眼弯弯,眉目间盈动着无限的风情。

    这双眼睛让薛珍玉看得几乎失神,明明眼前人还是那个丑女,可为什么这双眼睛却如此美丽?

    她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从尹卿月的眼睛上转移了注意力,恨恨地使劲儿一挣,总算挣脱了尹卿月的手指:“反正像你这种丑八怪,就算是活着也没有意义!”

    “说的像你长得漂亮就活的有意义一样,这落尘院里除了美女还是美女,我们都注定一辈子孤独,你的美还有人欣赏吗?”尹卿月冷冷笑了笑。

    薛珍玉整个人都呆住了,心里的悲伤和绝望渐渐涌了出来。

    尹卿月斜睨了她一眼:“这落尘院是个什么世道,你心里没有数?在这里,长得越美的女子就越可悲!”

    “你才是最可悲的,你这个没有人要的丑女人!不贞洁的丑八怪!”薛珍玉心中已经满是恐惧,只能通过这种大喊大叫的方式来麻痹自己。

    “我虽然丑,但我活的比你长久,到时候等你死了,谁还记得你薛珍玉是谁?”尹卿月言笑晏晏,说出的话却似一柄柄锋利的飞刀,一点点击碎薛珍玉的希望。

    薛珍玉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她呆滞地跌坐在地,双目无力地瞪大,她还年轻,她这么漂亮,她不想死啊!

    “放心,等你死那一天,不会没人记得你的。”尹卿月突然俯下身子,在薛珍玉的耳边轻轻说道。

    她看见薛珍玉的眼中又重新燃起了一点希望,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又灿烂了几分:“等你死的那一天,我一定在落尘院里盛装打扮,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的送你上黄泉路!就在你抢走的,原本属于我的院子里跳你的断魂之舞!”

    尹卿月说罢,勾起了唇角,双眸盯紧了薛珍玉的眼睛:“到那个时候,你的灵魂无辜地在人间徘徊,可没有人记得你,没有人会惦念你,落尘院里的大家都会欢天喜地,因为总爱仗势欺人的你死了!”

    “不,我不要!我不要这么死掉!我还年轻,我这么漂亮,我不想死啊!”薛珍玉终于在尹卿月的连番刺激下濒临崩溃,捂着脸痛哭起来。

    “自作自受,你能怪谁?”尹卿月斜睨了薛珍玉一眼,微微哂笑。

    “以后不要总来惹我,就凭你,还不配!别忘了,就算是要死,你也一定会死在我前头!”尹卿月说罢,绕过地上跌坐的薛珍玉,傲然地走远了,由始至终不曾回头看过一眼。

    薛珍玉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发抖,好半天才爬起来,她失神地呢喃着:“我还年轻,我不要死,我这么美丽。”

    她一面发着抖,一面握紧了拳头,小小的拳头虽然发着抖,却十分坚定地攥紧了不松开。

    尹卿月在离开了薛珍玉之后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经过了今天,薛珍玉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来找她麻烦了。

    她走到自己的院子门口的时候,正碰上了来找茬的赵嬷嬷。

    赵嬷嬷嫌恶地瞥了她一眼,扭了扭满是赘肉的身子:“好好干活,知道吗!要是没有我,你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尹卿月勾了勾唇角:“嬷嬷这话说的卿月倒是不明白了,难道卿月的生死还捏在嬷嬷手里不成?”

    赵嬷嬷瞪大了双眼,脸色有些变化:“我是替皇上管着你们,自然那也管你们的生死!”

    尹卿月冷冷笑了笑,上一次她对赵嬷嬷服软,是因为她要借着赵嬷嬷的手惩罚那个侍卫,可这一次,她没有忍让的必要了!

    尹卿月抬起头看着赵嬷嬷,眸间的厉色让赵嬷嬷有些不寒而栗:“是吗?那我还真想知道,嬷嬷能怎么对付我呢?”

    她不等赵嬷嬷答话,就又说了下去 :“为了一个五文钱的碗,我已经为嬷嬷省下一个月的打扫费用,可嬷嬷还不知足,难道真的要逼死我,嬷嬷用全家给我偿了命就知足了?”

    她冷冷看着赵嬷嬷:“落尘院里的女子都是皇上要的人,若是平白无故死了一个,惹得皇上震怒,不知道嬷嬷你家里有几条人命可以让皇上消气?”

    “你!”赵嬷嬷双眼瞪大,胸脯不断起伏,虽然喘着粗气,气愤不已,却想不出可以反驳的话来。这丑女,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从把她抓回来那天开始,赵嬷嬷就越发觉得此人不对劲,就和中邪了一样,行事分外大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嬷嬷要是再得寸进尺,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我要是不客气起来,嬷嬷只怕也受不住!”尹卿月说罢,推门进了自己的院子,把呆若木鸡的赵嬷嬷关在了院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