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被跟踪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2973字

    守在院子里的梅儿连忙迎上前来:“小姐,您终于回来了,可吓死我了!”

    尹卿月对着梅儿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我这不是没事么,你也别太担心了。”

    “小姐,话可不不能这样说。”梅儿不赞同地摇摇头。

    尹卿月跨进屋子里,坐在了桌子上,桌子上有梅儿特意为她留的稀粥和一点佐粥的小菜,她虽然中午吃了饭,但为了不让梅儿担心,便拿起筷子又吃了些。

    梅儿就坐在桌子旁边絮絮的念叨:“小姐,您以后绝对不能再这样了,奴婢知道要离开落尘院一定是要冒险的,可照小姐这个冒险法儿,只怕还没出了院子,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尹卿月对梅儿的唠叨有些无言以对,这个小丫头就是太杞人忧天了,凭落尘院里这些人的手段,还奈何不得她。

    毕竟她有靖王的衣服做后盾呢,而且来自现代的她,也不是这些人能对付的了的。

    可话虽这么说,她却不能对梅儿说我不是你原来的主子了,你不用担心我,这话说出来,梅儿还不直接疯掉。

    “梅儿你不用太担心我,我心里有数着呢。”最终尹卿月还是只能用这句话来安慰梅儿。

    梅儿叹了口气又摇摇头:“小姐,您让梅儿怎么能放心呢?这落尘院里这么危险,小姐又没有依靠的人,虽说如今小姐借着靖王的势,可梅儿心里是清楚的,您根本不认识靖王啊。”

    尹卿月瞠目结舌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只能认输,梅儿这小丫头真是每天都有操不完的心,唠叨不完的话。

    她可以轻易地对付心怀不轨的彪形大汉、薛珍玉抑或是赵嬷嬷,可是对于一心护主的梅儿,她实在是没什么办法。

    况且凭梅儿的性格,如果尹卿月说出让她不要太担心的话,梅儿的担心只怕更是会有增无减的!

    尹卿月最终只能挫败的叹一口气,放弃了对梅儿的说教。

    摸摸怀中的花生衣,她决定先去处理一下这个小东西。

    尹卿月放下筷子看向梅儿:“算了,我出去一会儿,梅儿你先留下看院子吧,免得赵嬷嬷等下又来找茬。”

    “啊,小姐,您又要出去?”梅儿的眉毛都快拧成一个疙瘩了,她不赞同地望着尹卿月。

    尹卿月拍了拍梅儿的肩膀:“我就去趟厨房,不干什么危险的事儿,你不用担心。”

    “可是,厨房那种地方,奴婢也可以替您去啊!”梅儿坚持自己的观点不退步。

    尹卿月无语问苍天,让梅儿替她处理花生衣?只怕梅儿当她错拿了垃圾,把花生果丢掉了呢!

    “算了,这东西只有我明白怎么用,梅儿你看家就好。”尹卿月最终还是想了一个借口来敷衍梅儿。

    她说罢,不由分说地走出了门,回身将门关好,阻住了梅儿想要跟出来的步子。

    “梅儿乖,听话,你也不想让我在外头还要为院子里担心对不对?”尹卿月哄孩子一般哄着梅儿,脚步不停,一会儿工夫就溜出了院子本想小厨房。

    梅儿好不容易推开尹卿月随手抓了把椅子堵上的门,她望着空空如也的院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小姐最近虽然聪明了些也坚强了些,可却开始喜欢自作主张了,每次都做这么危险的事儿,害得她在落尘院里提心吊胆!

    想到尹卿月刚才提到厨房,梅儿站起身来下定了决心。

    这次她一定要弄清楚自家小姐到底在做些什么,不然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梅儿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拍了拍下裙上的浮土,走出院子回身锁上门,开始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她是小姐的丫鬟,万事都要以小姐为先,就算以后会被小姐怪罪,她也要誓死保护小姐的安全!

    另一方面,尹卿月离开自己的院子之后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因为不想被人瞧见,所以她有意避开了平时人们常走的青石小路,而选择从花园里抄近路。

    虽然落尘院是为了看管她们这些献祭的女孩子,但为了让她们专心为皇上祈福,落尘院里的基础设施还是很齐全的。

    落尘院里的花园虽然不大,但花朵的种类却很是丰富,梅兰竹菊,桃李樱杏,有名的没名的,应有尽有。

    此时花园里的花也开的很艳,尹卿月本来也不着急处理这些花生衣,也就放慢了脚步。

    远方一个女子缓缓走来,正和尹卿月对面走过,尹卿月没心思搭理她,便侧着身子让她过去,而后又继续往厨房走。

    那女子在和尹卿月擦肩而过之后又走了几步,突然停住了步子,转过头来疑惑地盯着尹卿月。

    细看那女子的面容,竟是杏儿。

    杏儿有些奇怪地皱起了眉头,伸手在自己脸上比划的两下,手指在脸上点了几个地方,又摇了摇头。

    她满脸疑惑地喃喃自语:“这个丑女脸上的痣不是在鼻翼右侧吗?怎么跑到嘴角上方了?”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花样子,决定把绣花的事情先放一放,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尹卿月脸上的痣无缘无故的换地方,绝对有古怪!

    思及此处,杏儿将花样子收入怀里,回头朝着来时路蹑手蹑脚的走回去,跟尹卿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尹卿月一边走一边看着周围姹紫嫣红开着的花朵,走着走着,她的目光被不远处茂盛生长着的一片草吸引去了。

    她快走几步走到那片草地旁边,拈起一根连叶的草茎在指尖轻轻搓捻着。发现这草茎杆直立,叶片互生,呈现卵圆形,边缘锯齿,在茎上呈五片叶序排列,叶面绿紫色。叶背紫红色,散发着一股清新好闻的气息。

    尹卿月捻着这根草茎,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不由得笑弯了眼。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这种花园里常见的杂草,居然就是补血的良药观音菜!

    观音菜,因其叶背紫红,有别名红背菜。因为补血功效好,又被称作补血菜。

    尹卿月无意间发现这种药草,不由得浅浅笑开,没想到落尘院里竟有这种好东西,真是帮了她大忙了!

    花生衣还需要她时常溜出落尘院去买,虽然价格便宜,但未免引人注目,有哪个正常人会总是去买别人眼中的废物呢?

    不过换成这个观音菜就不一样了,和溜出落尘院比起来,溜进花园显然更加实际。

    而且抛开取得的难易度不说,观音菜的味道也比花生衣好得多。

    花生衣没什么吃法,无非是洗洗干嚼,而观音菜就不一样了,观音菜在作为一种药草的同时,也可以当做野菜来吃,尹卿月就知道很多种很好吃的做法。

    最最重要的是,观音菜很容易生长,不用人照顾,又不爱生虫子,四季都可以栽培,简直是白送上门的补血良品。

    想到这里,尹卿月笑弯了眼,俯下身子开始采摘观音菜,一会儿工夫手里就积攒了小小一把。

    这会儿工夫,杏儿已经从远处赶到了尹卿月身后十几米的地方,她茫然而疑惑地看着尹卿月的动作,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落尘院里的女子都是家世虽不是太好,但是也绝对不差,尹卿月自然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吗?

    她看着尹卿月笑呵呵采摘观音菜的模样,心里更加疑惑起来,这丑女搞什么鬼,摘野草还摘的这么高兴?

    杏儿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试探一下,这丑女先是脸上的痣变了位置,又是采摘这野草,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怪异。

    她快走几步赶上前去,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喂,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尹卿月其实在杏儿靠近到十几米处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她,不过既然杏儿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尹卿月也就懒得跟她计较。

    更何况,尹卿月也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好隐藏的,落尘院里有规定不让她摘野菜吗?

    是以尹卿月只是抬头淡淡看了杏儿一眼,朝着她晃了晃手中的观音菜:“不过是采野菜而已。”

    “你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吗?怎么还吃这种野草?真是上不得台面。”杏儿立刻毫不留情地开始嘲笑尹卿月。

    尹卿月瞥了杏儿一眼,似笑非笑地直起身子:“山珍海味吃惯了,有时候是想换换口味,尝一尝低贱的野草,你说对不对,杏儿姑娘?”

    杏儿愣了一下,直觉觉得尹卿月话里有话:“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杏儿姑娘你有点看不清自己的身份,实在太不知进退了。”尹卿月挑了挑眉,满脸玩味。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杏儿气急地跺了跺脚,瞪大了眼睛。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得到不如偷不到。”尹卿月低下头,带着淡淡笑意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