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2998字

    杏儿一愣,心里渐渐升起些不好的预感来:“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杏儿姑娘不清楚?”尹卿月嫣然一笑,眸间的玩味让杏儿愣了神。

    杏儿眨了眨眼睛,声音不自觉的放低了:“我怎么会知道?”

    “不知道没关系,杏儿姑娘只要记住,在男人心里,女人的份位的确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尹卿月淡淡笑了笑。

    看着杏儿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尹卿月眯了眯眼睛,脸上的表情瞬间转冷:“可惜,在世人眼中,这个顺序却是恰好倒过来的,偷不如妾,妾不如妻!”

    杏儿浑身一抖,语不成音,颤声道:“你,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杏儿姑娘的终身大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尹卿月懒懒挑眉。

    “你在胡说什么!”杏儿咬了咬下唇,分辩道。

    “就算你是一个小姐,也掩盖不了偷的事实,偷不如妾,这就是这世界的现实!你觉得一个无媒苟合的宫女,配做官员的正妻吗?别忘了,宫里侍卫也是有品阶的!”尹卿月毫不留情地击碎了杏儿的幻想。

    “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了,也奈何不得我!”杏儿脸上已经带有了一些慌乱,她抬手擦了擦额角的薄汗,呼吸都乱了起来。

    “不想怎么样,与其说我想奈何你,倒不如说我想帮你。”尹卿月说罢,冲着杏儿笑了笑。

    她凑到杏儿耳边低语道,“那个人,现在是为我所用,你明白吗?”

    “你说什么?就凭你?”杏儿不相信地瞪大了眼,脸上的表情又渐渐转为了嗤笑。

    “不相信的话,只管去问啊,看看你的情郎哥哥敢不敢不听我的话。”尹卿月满脸调笑,却吓得杏儿浑身一抖。

    杏儿气急败坏的想上前来捂住尹卿月的嘴:“你胡说什么,不想活了!”

    “我要是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做这种不知进退的事。我能让他听我的,就能管住他,若有我说上这么几句,恐怕他也是会听的。”尹卿月看着杏儿的动作,冷冷一笑。

    她一指头戳在杏儿的麻筋上,杏儿只觉得胳膊一麻,不由得抖了一下,把手缩了回来。

    尹卿月嫣然地笑了笑:“怎么,就凭你也想动我?”

    杏儿愣了愣,尹卿月说这话时的眼睛既明亮又带着些狡黠,让人几乎看得痴了。

    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恨恨地跺了跺脚:“你究竟想怎么样?我只是个宫女,帮不了你的!”

    “你离我远一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要知道,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尾巴,而且是总在背后窥视的尾巴!”尹卿月收了玩味的表情,淡淡道。

    “就这些,没别的了?”杏儿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相信。

    “若你还想要些别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写出百八十条来。”尹卿月嗤了一声,冷笑道。

    杏儿无言以对,半晌方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跟着你了,但是你也绝对不能把我的事说出去!”

    “现在是我在对你提要求,而你只有照做的份儿!你凭什么对我提条件?别忘了,你才是有把柄的那一个!”尹卿月淡淡道。

    “我知道了。”杏儿咬了咬嘴唇,眼眶里含着气愤的眼泪。她是真没有想到,自己的把柄居然会落在这个丑女手里!

    这个落尘院里人尽可欺的丑女,现在居然要爬到她头上去了!

    尹卿月瞅了瞅杏儿,一下子就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

    尹卿月不由得浅浅笑开:“落在我尹卿月手里,不算丢人,若你不甘心,大可以去问问那个谁,看看他是为谁做事,又是不是心甘情愿的!”

    杏儿愣了一下,望着尹卿月美丽的眼睛,她擦了擦眼泪。

    抿了抿唇,愤愤的说:“我会去问的。”

    说罢,杏儿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尹卿月望着杏儿的背影,玩味地勾起唇角,真是有趣,照这么下去,这小夫妻俩估计都能成她手底下的人了。

    那个靖王殿下虽然给她添了一大堆麻烦,不过也给了她不少好处嘛,至少拉大旗作虎皮这种事她现在是做的越来越熟练了。

    尹卿月心情大好,便又蹲了下来继续采摘观音菜,一边采摘还一边哼着现代的小曲儿。

    另一方面,躲在远处的梅儿因为不敢离得太近,是以并没有听清杏儿和尹卿月的对话。

    她只是看出杏儿趾高气扬的过去挑衅,可是和尹卿月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杏儿就垂头丧气地小跑着走了,好像对尹卿月避之唯恐不及。

    她的小姐的确是变了,变得强大而无畏了,梅儿有些复杂地想着。

    但是这样的小姐却让她更加心疼起来,小姐在落尘院外面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怎么会这么快就成长为这么成熟而又强大的模样?

    她家小姐是尹家的嫡长女,本该是娇生惯养,高高在上的,而不是画着一脸丑妆,在花园里和奴婢斗智斗勇的!

    梅儿用手捂住眼睛,低低的啜泣起来,她的小姐真是受了太多苦了。

    另一边,赵嬷嬷下巴高高扬着,瞪着眼睛看着门外的树木。随着知了的叫声,一下一下的喘着粗气。

    粗壮的黑眉紧紧皱着,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烦躁来。套着几个玉戒指的粗壮手指啪的一声,把茶杯砸在桌子上面。

    “尹卿月那个贱人,天天挑衅我,我要是不整整她,这心里面的气就出不去!”赵嬷嬷呲牙咧嘴的说着。

    “就是,嬷嬷那个丑女天天嚣张的不得了,那天还张胆子了,竟敢冒犯嬷嬷您!”旁边站着的女人,在赵嬷嬷耳边不断的挑唆着。

    女人一看赵嬷嬷更加生气了,拿出粉红色的手帕,轻掩着嘴角,勾出一丝鄙夷的笑容。

    落尘院虽然朴素,但日子也非常的清闲,女人们一没有事情干,就喜欢搬弄是非,于是长相丑陋,身体孱弱的尹卿月就成了这些女人们觉得好欺负的对象,人人都想上去踩一脚。

    “去给我把那个贱人找来!”赵嬷嬷昏黄的眼珠子一转,有了计较,对女人吩咐道。

    “好嘞。”女人身子轻快地略了出去,去找尹卿月。

    “尹卿月,你站在树底下磨蹭什么?赵嬷嬷找你!”女人眼睛中闪过一丝鄙夷之感,趾高气扬的叫着。

    尹卿月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把刚刚收集到的药材包好,这才袅袅婷婷的朝着屋子中走去。

    女子嫉妒地看着尹卿月窈窕的身影,不屑地撇开嘴角。

    十分厌恶的说:“人长得丑,身材再好又能怎么样?”

    “呦呵,能让某人嫉妒呀。”尹卿月声音清脆,宛若空谷之黄鹂。

    她没有一点生气,反倒笑着对挑衅的女人说道。

    “你……”女人被堵得没有话说,被气憋得脸色通红。

    “哼!你还以为自己真身材好了?我说你身材好了吗?丑人多作怪!”女人不服气的说。

    “我说我身材好了吗?我只是说身材好了让人嫉妒,结果有些人呀,就自己迫不及待的往进跳,不过某些人的身材平的就和一个木板一样。”

    尹卿月眼睛看都不看女人一眼,直接反驳道。

    “你!”女人的脸再一次被气得通红。

    “你们两在这里争什么争?赵嬷嬷让所有人都在大厅中集合!”小丫鬟跑过来,眼睛一瞪说道。

    “和你这丑人说话,真是降低了我的身份!”挑衅尹卿月的女人厌恶地说。

    “丑人正在和我说话。”尹卿月一点都不生气,淡淡的说。

    “你才是丑人!真不知道你长得这么丑,是怎么活下来的!”女人愤怒不已。

    “你问问你自己不就知道了吗?”尹卿月嘴角一勾,抬脚就往外面走去。

    女人被气得火直往脸上窜,却无可奈何。

    这种事情尹卿月一天能遇到好几例,她现在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转身就忘。她一点也不在乎别人说她丑,相比于能否安全地活下去,丑又能怎么样呢?只有活下去才是正道,人总是要能屈能伸。尹卿月嘴角淡淡的勾起,明亮的眸子中充满了自信。

    “小姐,赵嬷嬷让人全部去大厅中集合,咱们到底去不去呀?”一旁的梅儿担心地问尹卿月。

    “去,为什么不去?”尹卿月淡淡的反问。

    “我就是有些担心,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梅儿眉头紧紧皱起,有些担忧的说。

    “不好的事情要来的时候总会来的,人不能总想着逃避,遇佛杀佛,遇神杀神!”

    尹卿月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下,眼睛中迸发着自信的光芒。

    梅儿再一次愣在了哪里,看着光芒万丈的尹卿月,怔在了那里。

    “小姐……”梅儿有些呆呆的叫着。

    “走吧是,时间不早了。”尹卿月嘴角一弯,朝着大厅中走去。

    “尹卿月小姐你还真是不一般呀,还要千呼万唤始出来呀!”两人刚刚进去,就听见了赵嬷嬷尖锐刺耳的声音。

    梅儿的手紧紧攥了起来,担忧地看着尹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