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供奉祭品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48字

    尹卿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轻轻说:“不要担心,这老太婆又皮痒痒了。”

    梅儿被她这么一抖,心中的担心一扫而空,嘴角一勾笑了出来。

    “并非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赵嬷嬷下了命令,怎么敢不听呢?我们主仆二人听到之后,就赶紧赶了过来。”

    尹卿月转念一想,她身体还非常虚弱,不想给赵嬷嬷有可乘之机。就轻轻一笑,没有接赵嬷嬷的挑衅,缓缓的说道。

    赵嬷嬷一看她不接招,黄黄的眼珠子狠狠地瞪尹卿月一眼,扭着肥肥的屁股朝前面走去。

    “落尘院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进行过大扫除了,把你们一个个叫到落尘院中不是来吃白饭的,而是让你们每日念诵佛经,天天素食,每日早上感念皇上恩德。”

    赵嬷嬷脸上的肥肉崩得紧紧的,十分威严的说着。

    砰!她把手中的鸡毛掸子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扫视了一下众人,在看见尹卿月那张平静的丑脸时,瞳孔狠狠的一缩。

    “可是你们呢?每天好吃懒做!从今天起,你们每天都在房中给我抄写经书,每天要是不抄写十卷的话,就不要吃饭!”

    赵嬷嬷肥肥的手叉着腰,狠狠的说着。

    “要是发现有人好吃懒做的话,我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是!”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很好。”赵嬷嬷这才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坐在了椅子上,故作优雅地端起一杯茶,沉沉的说着。

    “只是我们落尘院本来就是礼佛的地方,只是抄写经书还是不够的,要有一个人天天专门供奉祭品才对。你们谁愿意来负责这供奉台呀?”

    赵嬷嬷放下手中的茶杯,扫视着众人。

    本来一天抄写十卷经书已经是很麻烦的事情了,谁会愿意再负责供奉台呢?

    过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赵嬷嬷冷冷地点了点头,说:“好啊,你们这些好吃懒做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负责这供奉台!难道不知道负责供奉台是和佛祖接触距离最近的地方吗?可以让你们的心更加的清静!”

    赵嬷嬷装模作样的说着,随后她话锋一转,恨铁不成钢的说:“可是你们呢?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

    尹卿月看着赵嬷嬷脸上不停抖着的肥肉,在心中冷哼了一声,要是真的有好处的话,你这老肥婆怕早都去了吧?怎么还会找别人?

    “好啊!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对吧?”过了一会儿,赵嬷嬷愤愤的说着。

    可是她的心中却泛起一丝愉悦,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随后她昏黄的眼珠子盯在了尹卿月的身上,冷冷的嘲讽说:“尹卿月,俗话说心善面慈,你人长得这么丑,心灵一定很丑陋。”

    大厅中的其他女子,一听到这话,立马笑了出来,一时间大厅中讥笑声不断

    梅儿的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正要开口说话,却被尹卿月紧紧拉住了手腕。

    梅儿有些不解地看着尹卿月,尹卿月朝着她摇了摇头。

    “哼,你平时的嘴巴不是挺厉害的嘛?今天怎么不说话了?看来我说的话你自己也没有办法反驳了。”赵嬷嬷微微有些遗憾,嘴巴无趣地撇了撇。

    她本来的打算是尹卿月在此时反驳她的话,她就趁机给尹卿月治罪,让她受一些皮肉之苦再说。可没有想到一向伶牙俐齿的尹卿月竟然安静了下来。

    尹卿月的手攥得紧紧的,本身就拥有极强读心术的她,在现代的时候读过许多人的心思,对人再有何种心思时的动作也了如指掌。

    怎么会被赵嬷嬷这等低下的伎俩所蒙骗了呢?顾及着她自己的身体还非常虚弱,尹卿月决定任由赵嬷嬷卖弄丑态,她就是不接招。

    看见赵嬷嬷遗憾和奇怪的表情,尹卿月心中乐个不停。

    “既然你这么丑,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一个机会,以后就由你这个丑女来负责供奉吧,长时间也可以让你那丑陋的面容,不那么让人作呕。”赵嬷嬷嘲讽着说。

    其他的女子也跟着讥笑着,有几个甚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她那样子,就算在佛前供奉一辈子,还是让人作呕!”一个家世稍微好一点的小姐对她身边的丫鬟说。

    丫鬟也轻轻抿唇一笑,说:“小姐您说得真对,没有见到她之前,我觉得咱们家外面的那个王二麻子长得真丑,可是见到她之后,我忽然就觉得王二麻子顺眼了!”

    “确实如此,见过丑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丑的!”

    赵嬷嬷得意地看着尹卿月,十分满意大家对尹卿月的嘲讽和抨击。

    尹卿月站在人群中,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甚至嘴角还微微带着笑容。

    梅儿不服气地想着,我们家小姐长得倾国倾城,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还敢和我们家小姐比!

    她的脑海中想着尹卿月原本的面容,又看了一下周围的女人,顿时觉得有些不忍直视,在不知不觉之间就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赵嬷嬷本来想看尹卿月羞愤的表情,却在她们主仆两人的脸上没有发现一丁点悲愤的表情,甚至连一丁点难过都没有!慢慢的她竟然还觉得在尹卿月的脸上看到了自信!

    赵嬷嬷不由得气上心头,又老又肥的手紧紧攥在一起,怒气冲冲地看着尹卿月。

    尹卿月看着赵嬷嬷被气得不行的表情,心中乐开了花。

    “哼!都给我安静下来,今天的训话就到这里了!尹卿月你明天开始就负责供奉祭品,要是出一点差错,你给我小心你的皮!”

    赵嬷嬷趾高气扬地走到尹卿月面前,狠狠地威胁着。

    梅儿的火气立马就窜了上来,正要反驳,就听见尹卿月说:“好的,嬷嬷我一定会好好负责供奉祭品这件事情。”

    “小姐,你为什么要答应她?这明摆着就是为了欺辱小姐你的嘛!”两人从大厅中出来,回到房间,梅儿一想到刚才的事情,就气不顺。

    “当时的情势实在是没有办法,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可是小姐,这赵嬷嬷怎么这么心狠?咱们都说要打扫一个月的院子了,可她还让咱们供奉祭品!”梅儿想起刚才的场景,还是有点气鼓鼓的。

    “她不过就是觉得咱们好欺负罢了,毕竟我这丑妆实在有些不堪入目,而且咱们又没有靠山。”尹卿月淡淡的说着,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梅儿低下了头,有些悲伤的道:“若不是小姐为了逃过血祭,何必画这丑妆?唉。”

    尹卿月抬起手轻轻拍了拍梅儿的肩膀:“别太难过,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倚,也许入落尘院对我反而是件好事。”

    梅儿收起了委屈的神色,点了点头:“小姐说得对,虽然小姐进了落尘院,可是也离开了尹家呀。”

    这不是才出龙潭,又入虎穴么,尹卿月哭笑不得,兀自腹诽道。

    她此时也只能顺着梅儿的话,笑道:“所以说,到落尘院也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供奉祭品自然也未必是坏事了。”

    至少以后她可以借着去供奉台的机会明目张胆的从花园“抄近路”了,顺便采摘观音菜了。

    虽然从花园走不一定真的会近,不过估计也没人无聊到去验证一下。

    尹卿月这般想着,不由得微微弯了眼睛。

    此时天色已晚,梅儿告退之后尹卿月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想又将靖王的衣服拿了出来。

    抚摸着所谓的北昊皇室专用绣纹,尹卿月陷入了沉思。

    这个北昊皇室的绣纹有没有可能被模仿呢?现在她凭借着一件衣服和一块令牌能糊弄几个人,可是能糊弄几百个人吗?

    若是能再制造出一些她与靖王有关系的证据就好了。

    尹卿月微微地叹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刺绣功夫如何,但来自现代的她对刺绣这种事绝对是一窍不通的。

    想来想去没有结果,尹卿月只得将衣服收了起来,复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尹卿月在自己的院子里吃了昨天采摘的观音菜做的菜团子作为早点。

    吃完早点,尹卿月和梅儿要出门的时候,正巧碰见过来打扫卫生的侍卫 。

    “打扫的隐蔽些,我不想被那个老太婆发现你是我的属下,要是牵扯出了靖王,咱们谁都没好果子吃,知道吗?”尹卿月半是警告半是威胁地说道。

    “是是是,小的明白。”侍卫弓着身子施了一礼。

    尹卿月满意地点点头,领着梅儿向供奉台出发。

    到了供奉台,尹卿月私下里打量了一下,这供奉台虽不是很大,但上面的东西却是很多,她想了一下,吩咐梅儿去扫地拖地,而她来擦拭这些供品。

    “小姐,这供品太多了,还是奴婢来吧。”梅儿见尹卿月这般,有些心疼地说道。

    “不用不用,我来就好,其实擦拭供品需要的力气小些不是吗?”尹卿月笑眯眯的糊弄梅儿。

    其实尹卿月打的主意是借着擦拭祭品的机会估摸一下这些祭品的价值。

    她想看看逃出落尘院之后这些祭品有没有比较珍贵,能变卖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