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再出落尘院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2979字

    梅儿听罢,将信将疑地看着尹卿月,明显还是不大相信。

    尹卿月笑了笑:“梅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家小姐我如今是肯吃亏的人吗?”

    梅儿听罢,不由得破涕为笑,是呀,自家小姐如今已经改变了,不再像从前一样傻傻的受人欺负了。

    既然如此,她信自家小姐一次又何妨呢?

    尹卿月见梅儿相信了她,便将观音菜详细地介绍给了梅儿,末了还将一些美味的烹调方法交给了梅儿。

    梅儿听罢,自告奋勇地要去给尹卿月做晚饭,尹卿月也就随她去了。

    梅儿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的丫鬟,手艺真是没的说,第一次做观音菜居然也做得有模有样,吃的尹卿月饱饱的。

    吃完了梅儿做的晚饭,尹卿月舒展了一下身体,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吃了这几天的芝麻、花生衣、观音菜之后应该已经有了改善。

    她想了想,决定一鼓作气,先调养好身子再做打算。

    那些害过她的人,她定会一一奉还!

    这个念头在尹卿月心头一闪而过,她微微笑了笑,又开始思索如何恢复体力。

    吃完晚饭如果能锻炼一下,应该有助于她的身体对于药材的吸收。

    想到这里,尹卿月叫来了梅儿:“梅儿,我出去一会儿,你好好看着院子,有人来就说我睡了。”

    梅儿经过了这两天,对尹卿月的话和实力也有了几分信任,是以并不阻拦,只是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小姐你要小心一点。”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倒是你,一个人在落尘院里也要小心一点。”尹卿月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忐忑起来,但很快就把这种感觉驱散了。

    她尹卿月不会有过不去的坎儿,也不会有打不败的敌人!

    尹卿月从院子里走出之后,顺着自己走惯的小路偷偷溜了出去,因为心里的感觉有些不安,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竟有了个小尾巴。

    待尹卿月出了落尘院之后,在她身后的一棵树后,一道倩影转了出来,细看那俏丽模样,竟是杏儿。

    杏儿皱着眉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院子,低着头思索着。

    尹卿月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迷,她真的有靠山,能让院子里的侍卫心甘情愿的听从她吗?

    怎么可能呢?这个丑女如此貌丑,又进了落尘院,怎么可能有人罩着她呢?

    杏儿咬了咬下唇,眼神也飘忽起来,她该拿这个丑女怎么办呢?昨天本来她想要欺负这个丑女,却反被威胁。

    一想到尹卿月抓着她的把柄,杏儿就久久不能平静。

    她眼睛一冷,就决定先去找自己的主子,与其让尹卿月威胁她,不如她先收拾掉尹卿月!

    于是就转身回了薛珍玉的院子。

    薛珍玉此时刚吃完了晚饭,正在卧榻上躺着,见杏儿回来了,头也不抬:“又去哪里闲逛了?还不过来抄写经书!今天的份儿你还没抄完呢!”

    杏儿咬了咬下唇,凑到薛珍玉面前:“小姐,奴婢刚才出去,碰到了一件事。”

    薛珍玉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什么事值得你特意回来告诉我?”

    杏儿犹豫了一下,凑到薛珍玉耳边,低声道:“奴婢刚才看见那个丑女尹卿月,她偷偷溜出了落尘院!”

    薛珍玉一下子从卧榻上坐起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杏儿:“你说什么?那个丑女她溜出了落尘院?”

    杏儿笃定地点了点头,又道:“是奴婢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这个丑女简直是胆大包天!明明丑得让人看了都恶心,居然还敢做这种事!这次看谁还能保得了她!”薛珍玉一拍卧榻,气愤地站了起来。

    “小姐,您先消消气,奴婢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杏儿连忙上前安抚自家小姐。

    “有什么不简单的?不就是那丑女胆大包天?我这次非弄死她不可!”薛珍玉冷冷笑着。

    “小姐,那丑女胆大包天也不是一两次了,可怎么每次她都没有什么事呢?”杏儿皱着眉问道。

    薛珍玉愣了一愣,也陷入了沉思:“是呀,那丑女溜出落尘院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她逃跑,都被赵嬷嬷带入暗室了,可居然完好无损地出来了。”

    “奴婢也觉得这个丑女不太对劲,所以看到她溜出院子才来报告小姐,让小姐拿个主意。”杏儿低下头,掩去了心中的心虚。

    “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丑女的,看见她就恶心!”薛珍玉冷冷道,眸间闪过一丝厉色。

    “那小姐打算怎么办?”杏儿趁机问道。

    “要想个万全之策,这丑八怪必定是有些手段的,不然不可能从暗室完好无损的出来。”薛珍玉沉吟着。

    “奴婢也是这么想,可是小姐,究竟谁是她的靠山呢?”杏儿试探着问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能从赵嬷嬷手底下把她保出来,身份应该不一般。”薛珍玉想了想,说道。

    “她的靠山能从赵嬷嬷手底下保住她,恐怕咱们是没办法了,难道咱们就这么放过她?”杏儿心中一惊。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放过她的,那个丑女以为自己是谁?丑成那样还每天招摇,她本该躲在屋子里把自己藏起来!不给她点教训,她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薛珍玉咬牙切齿的说。

    “可是,咱们拿她没有办法呀。”杏儿皱着眉,满脸苦恼。

    “咱们没有办法,有人有啊,我就不信,她的靠山能从赵嬷嬷手底下保她一次,还能再保她第二次!这几天赵嬷嬷为难她,不是一样没人帮她说话吗?”薛珍玉自信地说道。

    “那,小姐您的意思是……”杏儿眼睛也亮了,显然想到了什么。

    “走,咱们去找赵嬷嬷,我就不信,赵嬷嬷会不管她!”薛珍玉得意的笑了笑。

    转眼间,薛珍玉得意的脸上又染上了一丝阴郁,每次去见那个老太婆,她都得拿出一件首饰送给老太婆,才能换来老太婆的好脸色。

    那个老太婆也不是什么好人!等她有机会出人头地,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老太婆扔到悬崖下面去!

    薛珍玉在自己的首饰盒里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一只珍珠银簪,揣在自己的袖子里,领着杏儿去找赵嬷嬷。

    此时赵嬷嬷正在自己院子里得意的吃着晚饭,为自己的明智而高兴。

    虽然今天上午被尹卿月抢白了一顿,可她还是处罚了那个丑女,不仅剩下了那个丑女的晚饭,现在连午饭也省下了。

    把那个丑女的饭钱省下来,就够她每天添一盘肉菜的了!

    剔着牙缝里的肉丝,赵嬷嬷眯着眼睛笑的得意,好像咬着尹卿月的肉一般。

    “珍玉给嬷嬷请安,嬷嬷吃饭呢。”薛珍玉走进赵嬷嬷的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在心里暗骂这个老太婆不要脸,明明她们这些小姐才是落尘院里最重要的人,可每天只能吃到粗茶淡饭,反倒是这个老太婆能吃上肉!

    凭什么给这个老太婆吃这么多好吃的?这个老太婆除了看着她们以外根本就是个废物!

    心里虽然这么想,薛珍玉脸上还是摆出一副柔顺的神色,恭恭敬敬地给赵嬷嬷请了个安。

    “呦,是薛姑娘,什么风儿把你给吹来了?”赵嬷嬷看到薛珍玉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了。

    这个薛珍玉家里也是有点底子的,每次见她都会给她点见面礼,看来今天能又有银子进账了。

    想到这里,赵嬷嬷脸上的肥肉都灿烂了起来,扭着身子过来扯薛珍玉:“薛姑娘起来吧。”

    “谢过赵嬷嬷。”薛珍玉心里又将赵嬷嬷骂了个百八十遍,这老太婆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碰她?

    杏儿在薛珍玉身后淡淡地笑了,眸间闪动着喜悦。

    那个丑女尹卿月今天定是要倒大霉的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那么放肆!

    “薛姑娘怎么想着这个时候来呢?如今可是快要宵禁了呢。”赵嬷嬷见薛珍玉只说话不拿钱,便用话挤兑了她一下。

    薛珍玉身子一僵,心里又是一阵大骂,这个贪财的老太婆,她不就是晚拿了一会儿钱吗?这老太婆居然威胁她!

    薛珍玉勉强笑了笑:“珍玉这不是碰到了一件事拿不定主意吗,就想着来问问嬷嬷,一时间忘了看时候,还望嬷嬷恕罪,这根簪子给嬷嬷打酒喝吧。”

    说罢,她将那根珍珠银簪从袖子里掏出来,递给了赵嬷嬷。

    赵嬷嬷接过来看了看,顺势揣进了自己的怀里,笑眯眯地说:“好说好说,嬷嬷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嘛。是什么事让薛姑娘特意跑一趟啊?”

    薛珍玉脸上的笑又灿烂了几分,眸间寒光闪闪:“就是关于那个丑女尹卿月的事儿。”

    “那个丑女又惹出什么事儿了?”赵嬷嬷眼睛一瞪。

    “这个……珍玉不知当说不当说,若是让嬷嬷为难就算了吧。”薛珍玉不动声色地试探了一下赵嬷嬷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