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告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302字

    “你只管说,那个丑女,几天不管教就上了天了,今天让她打扫供奉台,她还笨手笨脚的惹了乱子出来,真是欠收拾!”赵嬷嬷气愤地双手掐腰,活似一只下了蛋的老母鸡,模样十分可笑。

    “是这样的嬷嬷,今天我身边的丫鬟杏儿在晚饭后看见了那个丑女出来,觉得奇怪就跟了一会儿,结果发现那个丑女好像……好像溜出了落尘院。”薛珍玉小心翼翼地说。

    杏儿怕赵嬷嬷不信,连忙上来帮腔:“是啊,奴婢刚才碰到那个丑女的时候,她就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奴婢觉得奇怪就跟上去了,结果发现那个丑女溜出了落尘院!”

    “什么?那个丑女真是好大的胆子!她不想活了吧!”赵嬷嬷气愤地瞪大了眼睛,满是肥肉的脸也因气氛而涨红。

    “珍玉也是这么想的,这尹卿月实在是胆子太大了,所以才来问问嬷嬷的意思。”薛珍玉见赵嬷嬷如此,心里不由得得意起来。

    这一次,那个丑女是绝对逃不过这一劫的了!

    薛珍玉这般想着,脸上的笑意愈发的灿烂了起来。

    “嬷嬷,这一次绝对不能再放过那个丑女了,不然以后落尘院里的小姐们三天两头的跑出去,那不乱了套了吗!”杏儿连忙跟着帮腔。

    “是呀,这要是谁都能出去的话,还会有人愿意留下来给皇上祈福吗?那要不上三天,落尘院里可就只剩下珍玉跟嬷嬷作伴了。”薛珍玉又火上浇油了一句。

    “这个例一开,落尘院永无宁日了!我今天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当我好欺负!咱们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不信她真敢不回来了!走,去她那儿看看!”赵嬷嬷气愤地说。

    赵嬷嬷说完,拍了拍桌子,却把自己的手震得生疼,连忙收回手甩了甩,又使劲的吹着。

    看着这一幕,薛珍玉在心内偷笑,这个老太婆和那个丑女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疼死了活该!

    赵嬷嬷是不知道薛珍玉的小心思了,她此时满心里想着的就是给尹卿月一点教训。

    在落尘院外散步的尹卿月只觉得一阵不安袭上了心头,她甩甩头驱散了不安,没什么好紧张的,就算是在落尘院外,也没有人动得了她!

    赵嬷嬷在路上一路思索着应该拿尹卿月怎么办,刚才一气之下她对着薛珍玉说要处罚尹卿月,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才发觉出为难来。

    她已经扣下了尹卿月的晚饭和午饭,如果再从这方面处罚她的话,就扣下她的早饭了,可人哪能三顿饭都不吃呢?

    这要是尹卿月饿死了,皇上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呀!

    若是体罚的话,赵嬷嬷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

    院子现在就是尹卿月在打扫着,供奉台也是尹卿月在收拾,佛经尹卿月也在抄……

    她还能罚尹卿月点什么?这个丑女如今每天只吃一顿饭,却要做这么多活计,如果她再体罚她一顿,万一这丑女撑不住一命呜呼了,她还是活不成啊!

    赵嬷嬷眉头拧的几乎成了疙瘩,心里左右为难起来。

    她甚至想骂薛珍玉一顿了,没事儿多什么嘴?给她出这么大一个难题!

    薛珍玉是不知道赵嬷嬷的小心思了,她心里想着的都是怎么处置尹卿月。

    等到时候见了尹卿月,她一定要让尹卿月给她跪下舔她的鞋,求她原谅,然后她会把尹卿月一脚踢翻,踩在她那丑陋不堪的脸上,一遍又一遍的碾着……

    薛珍玉想到这里,心里觉得十分解恨,不由得笑出声来。

    赵嬷嬷脸色一僵,这个小贱人给她出了这么大难题,还有脸笑!

    她回头瞪了薛珍玉一眼:“没事儿乱笑什么!女子要镇静,给皇上祈福的女子更是要恪守规矩,怎么能像那个丑女一样大大咧咧呢!”

    薛珍玉脸色一僵,勉强笑了笑低下了头:“嬷嬷教训的是,珍玉记住了。”

    教训个屁!这老太婆自己掐着腰泼妇骂街的时候想什么了?她不过就是笑了一声,这老太婆就敢摆架子教训她?

    远了不说,她那珍珠银簪还在那老太婆怀里,老太婆教训她的时候就不觉得诛心吗?

    杏儿看着赵嬷嬷和薛珍玉各怀鬼胎地面和心不合,心里暗暗好笑,一个是仗势欺人,一个是心术不正。

    薛珍玉对着赵嬷嬷的仗势欺人意见颇多,可薛珍玉自己何尝不是在仗势欺人呢?

    赵嬷嬷让落尘院的小姐们抄写的佛经,薛珍玉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一转身就把佛经全丢给了她抄写,这种行为和赵嬷嬷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平日里薛珍玉对自己丫鬟做的,就是赵嬷嬷的翻版!

    这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难得有一个能让薛珍玉吃亏的人呢!

    反正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管她们吃不吃亏呢?

    杏儿幽幽地笑了笑,如今是薛珍玉和赵嬷嬷要处置尹卿月,就算尹卿月要报复,也找不到她头上。

    尹卿月敢威胁她,她就敢让尹卿月不好过!

    梅儿此时已经照着尹卿月的吩咐将灯熄了,她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定,在屋子里也有些坐卧不安。

    “那个丑女尹卿月呢,叫她给我滚出来!”蓦地,赵嬷嬷的声音在院子外头响起,如一个雷炸开在梅儿心头。

    梅儿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心头不祥的预感成了现实,真实怕什么来什么!

    如今尹卿月不在院子里,梅儿就相当于是失了主心骨,她发着抖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不住向老天问着,她该怎么办?

    大门外传来“咣咣”踢门的声音,梅儿抖抖的站起身来,推开房门,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是谁呀,小姐都睡了!”

    “睡了?睡在哪个野男人炕上了吧!让她给我滚出来!”赵嬷嬷粗鲁的话随着她嘶哑的吼声传了进来。

    梅儿又抖了一抖,完了,赵嬷嬷肯定是知道了!

    她努力深呼吸了一次,不管怎么样,现在能她唯一能为小姐做的,就是拖住赵嬷嬷了!

    梅儿掐了掐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惨白的脸色有了些红晕,她强作镇定地打开了门,瞪了赵嬷嬷一眼。

    赵嬷嬷一脸嘲讽地看着梅儿:“尹卿月那个丑八怪呢,怎么不让她滚出来!”

    梅儿冷着脸嗤笑:“赵嬷嬷,小姐不像您这么有精神,一天到晚到处偷看别人还能这么活蹦乱跳的,小姐累了一天,早就睡了!”

    赵嬷嬷被梅儿揭穿了在供奉台的勾当,气急败坏地打了梅儿一个耳光:“贱丫头,我也是你能得罪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梅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落尘院里连说真话都不行了!落尘院是给皇上祈福的地方,有佛祖看着,梅儿不敢说假话!”梅儿被这一巴掌扇得倒在了地上,但还是不肯服软。

    她不能在这里倒下,现在她拖得一刻钟,小姐就多了一刻钟的时间。

    小姐,你快回来吧!梅儿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薛珍玉听着听着却是眼中一亮,心里暗笑,没想到赵嬷嬷这老太婆威风了一世,居然栽在尹卿月这里!

    杏儿想的却不似薛珍玉这般简单。尹卿月的丫鬟都敢取笑赵嬷嬷?难道尹卿月真的有大的靠山不成?

    赵嬷嬷红了一张老脸:“我说过了,我是怕你们偷懒,才偷偷看着的!”

    梅儿冷笑连连:“随嬷嬷怎么说吧,反正人在做天在看,在离佛祖最近的供奉台上,嬷嬷都不怕,我们怕什么?”

    赵嬷嬷气得又踢了梅儿一脚:“滚,滚进去把尹卿月那丑女叫出来,去啊!”

    “小姐睡了,梅儿不想打扰她!”梅儿死死咬着牙不松口,绝对不能承认。

    “那个丑女睡了?究竟是睡了,还是根本就不在?”薛珍玉这个狮虎慢悠悠的走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梅儿。

    “当、当然是睡了。”梅儿心头一惊,语气也不自觉的软了下来。

    “是吗?我怎么不相信呢?”薛珍玉一声冷笑。

    她转头吩咐道:“杏儿,拦住这个小贱蹄子,我进去看看!”

    杏儿应了一声是,就上前死死抱住不断挣扎的梅儿。

    薛珍玉嘲讽地看了梅儿一眼,转身冲进了尹卿月的屋子,赵嬷嬷也跟了进去。

    梅儿一脸惨白的停止了动作,浑身脱力地跌坐在地上。

    不多时,赵嬷嬷一脸得意地走了出来,走到梅儿面前抬手就是两个耳光:“不是说睡了吗!那个丑女难道还睡到地底下去了?人呢!还不快说!”

    “我、我不知道!”梅儿咬了咬下唇。

    “呦呵,还挺有骨气的,看我怎么教训你!”赵嬷嬷唾了一声,就抡起胳膊给了梅儿两个耳光。

    “我劝你还是说了吧?为了那个丑女,可别打坏了漂亮的小脸蛋啊!”薛珍玉在一边阴阳怪气地劝说着。

    “就是啊,你看你家小姐都把你扔在这儿受苦,她自己逍遥快活去了,你又何必这么忠心呢?”杏儿笑弯了一双眼,心里满是得意。

    “梅儿是小姐的丫鬟,永远只向着小姐一个人,我不会说的,你们死心吧!”梅儿咬了咬牙,扭过头去。

    “哼,个小贱蹄子,我跟你说不上话,等那个丑女回来,有她好受的!”赵嬷嬷冷冷笑了笑。

    她转身吩咐杏儿和身边一个服侍的小丫头:“把这个小贱蹄子拖到柴房里关起来,再给我搬把椅子来!”

    赵嬷嬷看着梅儿,露出一个得意到近乎扭曲的笑脸:“我今儿就在这儿等着那个丑女,我就不信那丑女还能逃到天涯海角去?”

    梅儿浑身颤抖着,眼泪不住地滚落,她默默地乞求着上苍,却不知应该乞求上苍保佑些什么。

    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思担心自己的下场,只求自家小姐能够平安无事就好了,梅儿甚至想过,若小姐一去不回,也是极好的,她死了没事,只要小姐过的好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