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偶遇南宫啸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86字

    尹卿月离开落尘院后就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酒品居。

    毕竟要找药提升自己的体质也是需要力气的,就凭赵嬷嬷那个抠门的性子,能让她吃饱那都是活见了鬼了。

    尹卿月微微叹了口气,更加坚定了离开落尘院的念头,哪怕为了顿饱饭,也不能在那儿总待下去……

    尹卿月走进酒品居的大门,上二楼找了个角落坐下。

    小二一看她是昨天和冷峰一起来到酒品居的那位姑娘,丝毫不敢怠慢。

    “姑娘,您今天想要吃些什么?”

    小二态度殷勤的问,想着这姑娘虽然相貌丑陋,可是行为举止之间极其优雅,想来是哪家的大户小姐,幸好尹卿月昨天没有怪罪于他。

    “把你们店里最补气血的菜给我来几样!”尹卿月淡淡的吩咐。

    “好嘞!姑娘,请您稍等。”

    菜还未上来,尹卿月无聊的四处张望。

    突然发现窗户边上坐了一个英俊的近乎出尘的男子,男子眉目如画,面容精致。只是面色阴沉,眉宇间还有说不出散不去的一分愁绪。

    尹卿月作为医学世家的传人,一下子就看出来这个男子为什么呈现出这种面相。

    男子重重地咳嗽着,手捂着胸口,俊朗的双眉痛苦地拧在一起。忽然他抬头冷冷地看着尹卿月,非常不悦。

    尹卿月被他冷盯着,也不躲,心中对男子的病有了大致的判断。

    男子脸上的不悦之情更加浓重了,同时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丑人多作怪,丑女,管好你的眼睛!”

    尹卿月嘴巴微微一撇,能对第一次见面的女子说出这样的话,这人心里是阴暗到什么程度。

    她轻轻地一笑,说道:“彼此彼此,公子的话原话奉还,公子不看小女子,怎么就知道小女子在看你了?”

    她又有些自嘲的一笑:“真想不到小女子生就这般模样,还能得公子青眼,公子真是百无禁忌,来者不拒,实在是佩服佩服。”

    说完尹卿月脸上的笑又灿烂了几分。

    那男子清瘦的手掌狠狠的一拍桌子:“你胡说些什么!这酒品居什么时候竟然让这等丑女进来了?!咳咳!”

    怒火攻心,南宫啸脸色更加青白了。

    站在不远处的店小二擦擦冷汗,不知道要怎么应对。尹卿月是靖王的人,而这南宫啸也是他得罪不起的人,实在是两边都为难。

    店小二一溜烟小跑了出去,索性装着不知道,一了百了。

    尹卿月嘴角带笑,品尝着酒品居上好的碧螺春。

    南宫啸让尹卿月气的几乎暴跳如雷了,他长这么大,除了他父皇,还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顾忌他的身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忌惮他太子的身份,他自幼深得皇上宠爱,虽然母妃被废,他的身体又不好,可他还是被立为了太子。

    他相貌俊美,才华出众,自幼是被人赞美的同时也在被人算计,是以他最讨厌被人接近。

    因为那往往代表着阴谋,所以他才会在感觉到尹卿月的视线时出言呵斥她,她不加掩饰的视线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可没有想到,这个丑女人虽丑,嘴皮子却是半点不饶人,三两句话就说的他怒火渐生偏又无言以对,这个女人……

    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在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情绪了?南宫啸恍然发现,他居然在一个陌生的丑女面前没有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可他还没来得及对尹卿月的话作出回应,胸口宛若一颗炸弹炸开,疼痛不已。他用手紧紧捂住胸口,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心中暗道:这个丑女真是个扫把星,三言两语居然引得他犯了暗疾……

    尹卿月本来还悠哉悠哉地等着南宫啸的回击,却久久没有等到。

    轻灵的眼睛往南宫啸那边一瞥,才发现本来还怒气冲冲的南宫啸,脸色苍白,身子微微颤抖着。

    凭借经验和她多年的医学修养,尹卿月立马就明白过来,南宫啸是病情突发了,不由得哭笑不得。

    人家身上带病的一半都会记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大喜大悲对病情没有好处。可这个男人身体分明不好,却还这般阴沉多虑,烦躁易怒,这不是自找不自在?

    尹卿月本有心置之不理,但想到毕竟是因为和她吵嘴才引发了这男子的暗疾。

    又见周围人专心吃饭竟无人注意到男子的异状,不由得叹了口气,起身走了过去:“把手给我,让我看看。”

    南宫啸费力地抬起头来,目光阴冷:“不用你管,给我滚开!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接近我了!”

    南宫啸心中浮起巨大的危机感,几乎已经肯定尹卿月是怀着目的来接近他的。

    尹卿月在现代时身为医生,有极高的职业素养。现在看南宫啸拒绝医治,用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立马就不舒服,一双美眸瞪了南宫啸一眼。

    “你实在是想多了,我为医者,须治病救人,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我救人的都没嫌你难救,你有病的讳疾忌医是嫌自己命长吗?”

    眼看着南宫啸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尹卿月厉声斥道,一面将南宫啸的手抓过来:“至少让我切个脉!”

    南宫啸愣了愣,望着尹卿月的丑颜似乎也不再如方才一般厌烦。

    他对自己的暗疾已经不抱希望,但如果是她想试试的话,就随她吧,南宫啸心中叹息一声。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看到他隐疾,不避让反而抢着上前来诊治的大夫。

    他的隐疾实在太过古怪,御医也都束手无策,每次那些御医来给他诊脉,都会苦着一张脸好像有病的是他们一样。而这个丑女虽然相貌丑陋,但脸上并没有担心医治不好会被罚的情绪,只有那一份精致的认真……

    南宫啸的忽然眉眼低沉了下去,有些落寞和苦涩,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必诊了,治不好的。”

    “事在人为。”尹卿月此时正好收了手,见南宫啸一脸自暴自弃,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南宫啸本已对自己的病不抱希望,但听了尹卿月的话不由的抬起头怔怔望着她:“你说什么?这么说,你、你有办法治我的病?”

    “可以一试。”尹卿月嫣然一笑,虽是一张丑颜,眉目间却满是灵动的神色。南宫啸被这明媚的笑容闪的有些头晕,然后,就真的晕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南宫啸,尹卿月眼眸里闪过了一道微光,这南宫啸既然是跟酒品居的人如此关系密切,定是对酒品居有一定的了解,况且救死扶伤是自己的天职,她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环视四周,刚好有一辆马车停在路旁,四处查看,见马车上并没有人,便自言自语道:“对不住了,借马车一用!”

    说着便趁着所有人都还在发呆的时候,将这倒地的南宫啸扔进了马车!随即驾车朝着郊外的方向离去。

    来到郊外,见四周全是荒山,只有远处有一座废弃的房间。随即便将马车中的南宫啸拖了出来,刚好那里有一张废弃的床,就将南宫啸放在了床上。

    窗外,明亮的月光倾泻下来,透过这破旧的窗户射了进来

    尹卿月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宫啸,他拥有一张魅惑世间女子的脸庞,身上还散发出一种天然混成的王者风范。只是这南宫啸看起来身体孱弱,像是长时间被疾病侵袭的了。

    尹卿月打量着这个南宫啸,从他的着装来看,应该身份尊贵,身上的衣服用的是上好的丝绸,腰间的璎珞散发着若有若现的龙延香。

    她将手放在南宫啸脉搏上,微微皱起了眉头,也许救了这个南宫啸,说不定会得到酒品居饭菜的秘方,若不是因为酒品居饭菜的配方,她才不会去救他,就算他长着一副妖媚的脸庞,她也绝对不会救他。

    并不是尹卿月没有那么好的心肠,在这个年代里,随时随地都会惹祸上身,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些才好。

    对于这南宫啸所患的疾病,尹卿月心理十分清楚,对于生活在新世纪的懂得医术的人,治疗这种疾病对于她来说也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尹卿月现在急需要对眼前的这个南宫啸实行扎针,她环视四周,并未看见可以利用的东西,忽然想起了头上的簪子,随即,将头上的簪子拨了下来,一头乌黑的头发瞬间散落在肩上。

    她拿起手中的黄玉簪子,冲着南宫啸的穴位,直接刺了下去。

    随着簪子越来越深,南宫啸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紧紧皱紧了眉头,直到最后一下,便昏厥了过去。

    “喂,醒醒!”尹卿月冲着南宫啸大喊,她可没时间陪他,更没时间伺候他直到他醒过来。

    尹卿月知道,向这种扎针的疼痛,绝非常人可以忍受的,向他这种细皮嫩肉的人,挣扎了那么久才趋于昏迷,也算拥有较强的承受力。

    她不得不对眼前的南宫啸刮目相看,换成别人早就在簪子刺进去的那刹那便昏厥了。

    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现在她没有时间陪他,就必须把他弄醒了,她救他的目的并不是要怜香惜玉,更重要的是要得到酒品居饭菜的配方。

    想想前世她并不是那种决绝的人,但穿越到这副处处受到欺凌的女人身上,才不得已的变得强大。

    狠了狠心,望着这充满魅惑的男性脸庞,尹卿月再一次拿起了簪子,朝着南宫啸的穴位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