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你是什么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56字

    “恩。”一声痛苦的呻吟,南宫啸慢慢的睁开了眼眸,看到身旁的尹卿月并没有惊讶,只是挣扎了几下想要站起身来。

    尹卿月保持一贯的冷静,就算从南宫啸的眼眸里看出来他并没有任何的恶意。

    南宫啸看到尹卿月并没有要扶起自己的意思,便忍着疼痛缓缓的坐起身来。

    “这是哪里?”南宫啸开口说话了,这拥有妩媚脸庞的南宫啸,竟然还拥有着充满魅惑的磁性声音。

    自从尹卿月在酒品居门口遇见这南宫啸的时候,便迅速的把她带到了偏远的郊外,这里,人烟稀少。

    可眼前的南宫啸对昏倒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南宫啸微微皱眉,见尹卿月没有说话,便努力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想到自己在酒品居出来时候的场景,这才猛然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尹卿月。

    “你是什么人!”十分淡定的语气,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直平静的盯着尹卿月的脸庞。

    她现在还是一张丑陋的脸庞,令她惊讶的是,这南宫啸并没有被自己丑陋的外表吓到,脸上也没有一丝鄙夷的神色。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尹卿月忽然对眼前人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南宫啸揉了揉还有些疼痛的额头,看了一眼尹卿月道:“是你救了我?”

    他动了动自己的四肢,忽然感到四肢有力了很多,身体在慢慢恢复力量,一阵欣喜涌上了心头。

    自己多年的疾病早就将他的身体变得异常的孱弱,就算是平时的运动都感到有些吃力,怎么现在竟然会感到身轻自如?

    他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再一次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尹卿月虽然不知道眼前他的身份,但是从他的穿着上已经看出眼前的之人绝非寻常。出于谨慎,她并不想把自己的身份透露出去!

    “你没有必要知道那么多,不错,的确是我救了你,可是我救你是有条件的。”尹卿月淡淡的望了一眼眼前的男人,这男人长得十分俊美,若是生在现代,肯定能得到当红人气小生这个称号。不过,眼前之人,比起靖王,容貌还是差了几分。

    尹卿月心中暗想,双眸紧盯他深邃的眼眸。此刻的南宫啸眼中之意越来越深,突然,他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尹卿月,这女子还真有意思,样貌虽然是丑了些,但是两只眼睛却令人沉醉。

    好美的眼睛,那双眼眸虽然透着一丝的冷冽,但是却能看出来她善良的心地!

    “这里是哪里?”南宫啸环视四周,见自己身处一间破旧的房间,房间里到处布满了蜘蛛网,甚至还能听见老鼠啃食木材的吱吱声音。

    “这里不是皇城,而是郊外。”尹卿月冷冷的声音传入南宫啸的耳际。

    南宫啸看了看尹卿月,道:“为什么要来这里?这是你家?”这才打量尹卿月的穿着,见尹卿月虽然穿着一身的粗布,却也不像是贫困到如此程度。

    随即便皱起了眉头,对眼前尹卿月的身份倍感怀疑。

    尹卿月之所以要把他带到郊外来,是因为她害怕被太多的人看到,在这里对他进行治疗会好一些。

    “嗯。”尹卿月点了点头,他根本不想对眼前的人解释太多。

    “你说你救本殿有条件,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南宫啸看了看尹卿月瘦弱的身躯,嘴角扬起一股的邪魅,他的这种邪魅是与生俱来的,不是装出来的。

    果然,他果然非常人,只是,这口中的本殿指的是哪一个皇子?皇宫中哪一个皇子患有疾病?时而嚣张时而内敛时而邪魅的?

    尹卿月一笑,“不知您口中的本殿指的是?”

    南宫啸不打算瞒她,他倒要看看得知她真实身份后,她的表情如何。

    “太子,南宫啸。”

    尹卿月心中一沉,看出眼前男人眼里的意思后,她故意睁大眼眸。

    不过,现在她想要的仅仅是厨房饭菜的配方,管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我想要的仅仅是酒品居饭菜的配方!”尹卿月收起脸上表情,冷冷的看了一眼南宫啸。

    也许南宫啸怎么都不会想明白,这世间女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他又没说酒品居是他的,她怎会向他讨要酒品居饭菜的配方?

    配方对于她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女人不是大多只会要金银财宝,首饰衣裳之类的么?

    可是,她若是居住在这里,又怎么会到酒品居去?她到酒品居去,难道就是为了酒品居的饭菜配方?这女人还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南宫啸笑了笑,对着尹卿月道:“不就是酒品居饭菜的配方,本殿就满足你的要求!”

    “但能否明日再去?”他微微一笑,眼前的女人虽然丑陋,但是却极为有趣。他并不想现在就让她离开。

    尹卿月算了算时辰,自己出来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再不回去的话,若是被赵嬷嬷发现,恐怕梅儿又得受到牵连,还不知道赵嬷嬷又会耍什么花样!

    “现在就去,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闲聊,也没有时间来照顾你!就算你是当今太子,本姑娘也没有时间!”尹卿月看了一眼满脸惊讶的南宫啸,冷冷的道。

    南宫啸皱眉,嘴角拂过一丝笑意,无奈的道:“好吧,那本殿带你去酒品居的厨房!让你看看厨房饭菜的配方!”

    南宫啸如何都想不明白,难道说一个配方竟然比和他独处都重要?

    这女人是女人吗?

    南宫啸不情愿的坐起身来,看着门外备好的马车,这马车估计是眼前女人的吧。

    上了马车,尹卿月坐在驾车位置上,快速的朝着酒品居的方向赶去。

    来到酒品居的时候,尹卿月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容,她微微眯起了眼眸,对于快要到手的酒品居饭菜的秘方,她感到格外的开心。

    她在意的是酒品居饭菜里能让自己身体快速恢复的食材!

    南宫啸看见了尹卿月眼眸里的细微变化,更加的疑惑,这酒品居饭菜的秘方,对于这个女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女人不会仅仅只是一个吃货吧?

    他再次打量了尹卿月,虽然样貌很是丑陋,却拥有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光看背影也能迷倒众多。

    南宫啸对着尹卿月道:“姑娘,请跟我来。”

    尹卿月跟在南宫啸的身后,缓缓的朝着酒品居厨房的方向走去。

    还未到酒品居厨房,就已经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这香味还真的是沁人心脾。

    对于有经验的尹卿月来讲,这饭菜里除了有上好的食材之外,还有很多上好的药材,只是这药材里面到底用了什么,尹卿月还真的是闻不出来。

    南宫啸看了一眼微微皱眉的尹卿月,笑着道:“姑娘,我请你吃酒品居的饭菜如何?”

    尹卿月哪里有什么心情吃什么饭菜,她只想快点看看这里的究竟。此刻的她,哪里知道,自从自己出了那个门,杏儿已经将她出去的事情告诉了赵嬷嬷,梅儿已经被赵嬷嬷监禁了起来。

    酒品居挂满了灯笼,将这里照的通亮,见到太子领着女人从进了厨房,守门的侍卫也不敢说些什么。除了这些,侍卫眼里更多的是惊讶。

    “参见太子!”

    “起来吧!”南宫啸淡淡的声音从口中飘出,他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了厨房。

    酒品居的人格外的讲究,刚踏入厨房,就已经有人上前将备好的白色衣衫拿来,披在了南宫啸修长的身躯上。

    尹卿月也不例外,一件不合身的白色衣衫披在了她的身上。

    南宫啸引路,带着尹卿月看着这些精心备置的食材。

    “姑娘,请随便看!”

    门外的侍卫根本就想不明白,这样的女人是如何得到太子的垂青的?太子在酒品居饮茶,撇开他们这些侍卫。后来,他们又听闻太子不见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竟然看到太子亲自带着一个丑女来欣赏酒品居的厨房,要知道,这里不是常人能进入的!

    尹卿月从怀中取出一条与衣衫相同的布巾,布巾里逢着暗兜,暗兜中放置着各种形状的工具,取出一只小小的匕首,把倒出来的一小堆食材缓慢均匀地摊开,她的手很稳,神情也十分的专注,刀剑偶尔灵巧地挑起碎屑放在鼻尖轻嗅。

    南宫啸对于眼前女子的这一系列的动作感到惊呆了,竟然还有这样专注研究食材的人?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似乎对刚才配方里的灵芝感到格外的有兴趣。不就是灵芝吗?可是他分明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不一样的情愫。

    难道,灵芝对于她来说意味着什么?有那么重要?这一系列的问题在南宫啸的脑海里不断的翻滚起来。

    尹卿月微微皱起了眉头,这里并没有特别的食材放在里面,难道是自己搞错了?

    不可能,她望着这食材,暗暗想到:莫不是这食材配方,这太子并不想要外人知道,说是要带自己来看配方,实则是一个谎言?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南宫啸,她上下打量着南宫啸,双眼对视南宫啸那双深邃的眼眸,从南宫啸的眼眸里,并未看到任何的隐瞒。

    这是怎么回事?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南宫啸看到尹卿月脸上的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尹卿月朝着南宫啸缓缓的走上前去,看着南宫啸那张俊美的脸庞问到:“之前的食材一直都是用的这些吗?没有用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