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我都给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96字

    南宫啸不知道尹卿月想要表达什么,道:“姑娘想要什么样的食材都有,姑娘只要是说的出口的,我南宫啸都可以给你!”

    尹卿月从南宫啸的眼眸里,看出他并没有欺骗自己,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误?

    她按照刚才的方法,对这里所有的食材都重新试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那种特殊的食材。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一个厨师显得有些神色惶恐。

    尹卿月望了一眼这个厨师,忽然觉得这个厨师有些问题,看了一眼南宫啸,便缓缓的朝着这些厨师走去。

    “师傅,平时这里的食材都是由你来料理的吗?”尹卿月故意把声调调的高一些,来彰显自己的威风。

    这厨师本来就有些紧张,又知道南宫啸平时很少带人来,更何况还是个女人,可见这女人的身份也不一般,此时便更加的紧张了。

    他没有立刻回答尹卿月的话,而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低着头,不敢看尹卿月的眼眸。

    “平时都是你来做这些的吗?”尹卿月已经确定,今天的食材配方肯定是有端倪,继而又加大了嗓音,再一次问眼前的厨师。

    “是……是,平时是由我来做这些的!”厨师支支吾吾的回答着。

    “那你今天做的是不是少了一种食材?”尹卿月虽然不知道少了哪一种食材,但是她也只能这样的试一试了,按照她的分析,这配方确实是少了东西,而这东西,正是她要找的!

    厨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忽然觉得今天自己额外的晦气,刚刚和其他人玩牌输了几桌,现在又被一个丑女质问配方的事情。

    可是配方里的东西也只有自己知道,今天的配方确实是少了一位食材。

    “食材并没有少!”厨师想到这里故作镇定。

    “哼,你骗得了其他的人,你可骗不了我!”尹卿月望着厨师,只见这厨师的汗珠顺着脖子滚落了下来。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啸眼眸里闪过一丝的愤怒,若不是食材有问题,他今天也不会出现晕倒的状况。

    “太子饶命……太子饶命!”厨师拖着浑圆的身体跪倒下来,不断的额头求饶。

    尹卿月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食材里缺少的是哪一位食材。

    “饶命?好大的胆子!”南宫啸有些愤怒的看着厨师,厨师配方中少了食材的事情,定时与自己昏倒脱不了干系。少了一种食材竟然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拖出去,斩了!”南宫啸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冷冽,像是从地狱中攀爬出来一般。

    “饶命啊!太子!”紧接着便听见厨师撕心裂肺的喊叫声。

    “慢着,太子,您的病情虽然控制住了,但是依然需要这样的食材调理身体,况且,知道这配方的人也就是他一个,若是把他杀了,您岂不是断了自己的后路?”尹卿月上前一步,看着南宫啸道。

    南宫啸听闻尹卿月如此说,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尹卿月说的话确实实话,虽然现在的自己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气,并不像是之前那样,身体孱弱的需要不时的休息。

    周围人这才注意到南宫啸的变化,从女子口中所得的话,也弄清楚了太子为什么会这么重视眼前这位丑女。

    “好,既然姑娘为你求情,那本殿就饶你不死!”南宫啸一挥手,身后的侍卫便退去了。

    厨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见尹卿月为自己说情,心里充满了感激,他冲着尹卿月道:“谢谢,谢谢姑娘!”

    尹卿月并不想救他,她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救人,只是,她若是不出手相救,恐怕,她永远都得不到这酒品居的配方!更不知道少的那味食材到底是什么!

    “不用谢,我想问师傅的是,这少的那味食材究竟是什么?”尹卿月望着这厨师,眼眸里充满了期待,要知道她几次三番的来这里,就是为了得到那味食材。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厨师看了一眼太子南宫啸,似乎在请示南宫啸要不要把这秘方告诉尹卿月。

    要知道酒品居饭菜的秘方,不经过太子的允许就透露出去,那可是杀头的罪过。

    南宫啸看了一眼厨师,道:“现在将那道食材拿出来,让尹姑娘自己辨认吧,若是认出来,那便是尹姑娘的本事!”

    尹卿月撇了撇嘴巴,南宫啸说好要告诉自己配方的,结果却让自己一个食材一个食材的试验。

    厨师看了一眼尹卿月,便将所有的食材找齐,又混在了一起。

    尹卿月又掏出她之前的那套工具,拿出细小的匕首,对着食材进行了剖析。

    登时,她眼睛一亮,脸上布满了喜悦,这里的食材,酒品居的饭菜的配方,能补身体的不是别的,正是灵芝!

    可是这灵芝并不是一般的灵芝。

    尹卿月弄清楚这里的食材元素乃是灵芝的时候,眼眸里满怀欣喜的看了一眼南宫啸,若是能得到这些灵芝,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太好了,不枉费自己三番五次的偷跑来这里。

    南宫啸一眼便看穿了尹卿月眼眸里透出来的情愫,她似乎真的对这灵芝格外的感兴趣。

    要知道,这灵芝不是一般的灵芝,南宫啸对此也感到理解。

    “姑娘,你若对这灵芝有兴趣,本殿送你一些也无妨!”

    尹卿月还未开口,便得到了太子的许诺,还真的是一眼看穿,直看到自己的心底了。

    “谢太子!”尹卿月毫不客气,现在得到了酒品居饭菜的配方,她也该从这里离开了。

    “来人,给姑娘备些灵芝,送姑娘回去!”太子吩咐手下。

    尹卿月大惊,若是太子让人送了灵芝和自己回府,那就麻烦大了,随即,立即对太子说道:“谢太子的恩德,小女子随手拿些就好,不需要太多!”

    太子惊讶,看了看尹卿月又道:“那好,那本殿赏你一些银两,就当作为回报了,还请姑娘收下!”他想看看她到底会不会收。

    尹卿月虽然不是贪财之人,但是对于钞票,在这个社会上,随处行走还是需要进行打点的,便笑着道:“谢太子!”

    “请问姑娘家住哪里,我派人送你回去吧!”一瞬间,南宫啸眼神一变,口气也略略改变,她到底还是收了银两。

    “谢太子,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普通民宅,您若派人送我回去,恐怕会惊扰了街坊邻居!”尹卿月微微一笑,望了一眼南宫啸,心理暗暗想到:“若是真坐了太子的马车回去,还不知道院内的女人能闹出来什么花样!”

    尹卿月再三推辞,这才拿了银两和一些灵芝出了酒品居。

    此时,酒品居外闪过一道人影,尹卿月并未看到他的脸庞,只是她的内心登时惊起一阵的波澜。

    莫不是赵嬷嬷的人?难道自己的行踪被她发现了?

    可是现在手里还差几味可以和当归搭配的药材,现在可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

    此时已经很晚,当头的月亮正在慢慢的隐去,尹卿月想到这里,便快速的朝着药铺走去,有了银两,到药铺买些能和当归一同服用的药物才好。

    想着,便满怀欣喜的朝着药铺的方向走去。

    南宫啸望着尹卿月离去的背影,忽然感到异常的好奇,这女子到底是何人?为何对药材如此感兴趣,若是没猜错的话,她现在去的地方正是药铺。

    南宫啸思前想后,决定跟在尹卿月的身后一探究竟,这个尹卿月的身份着实令他好奇。

    自己的顽疾,就连宫内的御医都不曾看好,这些年一直拖到现在,只能靠着整日吃些药物和这些食疗饭菜维持体力,竟然就被这女子暂时缓解住了。还真的是不可思议!

    “来人,给本殿派人盯着那位姑娘的行踪,看看她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南宫啸冷冽的声音迭起。

    “是,太子!”侍卫拱手作揖之后,便一路跟了尹卿月去了药铺。

    此时的尹卿月,正位于闹市的药铺内。

    “掌柜,请给我拿些上好的药材。”尹卿月刚进药铺,便对着药铺的掌柜说道,她今天心情格外的好,随手将药材的单子递到了药店掌柜的手中。

    随即,她又从袖中排出一锭银子。双手伏在桌子便,目光神采奕奕。

    掌柜看到这一锭银子,脸上就布满了笑容,立即按照单子上的名字给尹卿月称起药来,然后又一包包的将药材包好。

    门外的侍卫眼眸里布满了寒光,一直注视着尹卿月的行踪。

    待药店掌柜给尹卿月称好药材后,就将称好的药材放在里袖中。径直的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想着这些药材皆是会让身体快速恢复的药材,心理就有一种按耐不住的兴奋之情。

    太子派出的侍卫一直跟在尹卿月的身后,看到尹卿月朝着给皇上献祭的地方走去,更加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听说献祭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还会有这么丑陋的女人?

    侍卫一个不小心,打了个踉跄。

    尹卿月听见了身后的响动,就当是没有发现,一直的朝前面走着,要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身后一直有人在跟着。只是她不愿意生出事端罢了,更何况,她清楚的知道,这人不是别人的人,正是太子派来跟踪自己的人。

    她能理解,假如自己是太子,也会这样做的,想想,全天下的好医生全在皇宫内,就连皇宫内的御医都救不了太子的顽疾,一个女子竟然能在几分钟之内缓解了他二十年的顽疾。

    这样的女子,他怎么能不好奇她的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