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故意刁难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05字

    呵呵,尹卿月想着,轻轻一笑,便加快了脚步。

    到了后院圆形拱门的时候,尹卿月发现有几个侍卫在院后不断的徘徊。

    她心理猛然一惊,这后院,平时一直很是安静,很少有侍卫来看管,就算是有侍卫来看管,也就是一两个而已,今日怎么就来了五六个侍卫?

    带着一丝的惊讶,尹卿月在院门口停住了脚步,紧盯着院内的变化。

    等了几分钟之后,五六个侍卫便走进了后院内,尹卿月呼了口气,暗暗的宽慰自己,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吧。

    说着,尹卿月便继续朝着院内的方向走去。只是这手里的药材如是被人发现了,该如何是好?

    思来想去,尹卿月便将手中的药材丢进了旁边的坑中,想着等到有机会再次出去的时候,再将这些草药捡起来。

    想好这些之后,尹卿月采了一些草,将药材盖了起来,正准备朝着后院内部走去,就见一群侍卫走出了后院。

    尹卿月嘴角拂过一丝微笑,从刚接进这院内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早就会料到要有事情发生,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

    侍卫将尹卿月包围了起来。

    尹卿月看了一眼周围的侍卫,大概有七八人的样子,看来赵嬷嬷还真的是低估了自己,若是自己不是有病在身,这些人对自己来说算什么?

    呵呵,一阵冷笑之后,尹卿月便朝着院内走去。

    “我不会为难你们,带我见你们的赵嬷嬷吧!”

    没有丝毫的反抗,尹卿月只是嘴角上扬一个完美的弧度,看了一眼周围的侍卫。

    侍卫不敢松懈,一起将尹卿月围了起来,带着她朝着赵嬷嬷的院内走去。

    赵嬷嬷此时正在喝茶,她已经等了尹卿月很久了,从她走之后就一直在等待这一时刻的来临,对于这个丑女,她恨不得将她大卸八块!

    杏儿就在赵嬷嬷的身旁,远远的便看见尹卿月被侍卫押送着朝着院内走了进来,对于尹卿月,杏儿恨不得拔了尹卿月的皮,她竟然让自己心爱的人替她这个丑女打扫卫生!

    除此之外,竟然还威胁自己!

    好一个阴险狡诈的丑女!真是丑人多作怪!现在可是有好戏看了。尹卿月啊,尹卿月,怪就怪你竟然敢惹我杏儿!有没有守宫砂又能如何?想想,杏儿嘴角撇过一丝笑意!

    赵嬷嬷接过杏儿续好的茶水,放在唇边轻轻的抹了一口。只觉得今日的茶水不同于往日,今日的茶水泛着一股茶香!

    “杏儿,你的茶艺可是越来越好了,这茶可是越来越香了呢!”

    “哪有,这也是托了赵嬷嬷的福气!”

    “你这嘴啊,可是越来越甜了呢!若不是你,今日还惩治不料这丑女!”

    “嬷嬷,替您分忧,那可是我们这些人的福气!”杏儿嘴角拂过一丝的冷笑。

    侍卫已经将尹卿月带到了赵嬷嬷的面前,并勒令尹卿月跪了下来。

    尹卿月极力反抗,这才一个半跪的姿势僵持在了那里。

    “还真是一滩的臭狗屎扶不上墙!”赵嬷嬷看到在自己面前反抗的尹卿月,狠狠的将茶碗扔到了桌子上。

    尹卿月看了一眼赵嬷嬷道:“不知道嬷嬷为何如此动气?您竟然动用了这么多的侍卫?”

    “哼,说,你是不是到酒品居去了?半夜里偷跑出去,做什么了?”赵嬷嬷眼眸冷冽,好不容易逮到了尹卿月的把柄,怎么能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嬷嬷,我最多也就是没有和您通报,然后私自去了外面一趟散心,您至于这样兴师动众?”尹卿月可不想赵嬷嬷知道自己去外面的真实目的!

    “呵呵,你倒是给我说说,你出去的目的是什么?有人看到你去了酒品居,你还敢嘴硬!”赵嬷嬷忽然站起身来,她脸上的褶子此时都布满了讥讽的笑意。

    “嬷嬷,没有证据的时候千万不能乱说,要知道您这可是皇宫出来的老嬷嬷!是落尘院的管事,处理事情必须有条有理,拿出证据来再说。”尹卿月望了一眼站在赵嬷嬷身边的杏儿,眼眸里布满了冷冽。定是这女人告的状!还真的是倏忽了眼前的女人。

    杏儿此时的目光正巧和尹卿月碰上,她嘴角上扬,轻蔑的笑了笑。

    “嬷嬷,您最多也就是治我一个私自外出的罪,我出去能做些什么?”尹卿月撇了一眼杏儿,眼眸里是一道寒光。

    “还敢嘴硬,说,你出去之后到了酒品居做了什么?跟着你的那个南宫啸又是谁?你进了药店之后买的药是做什么的?”嬷嬷有些恼怒,她虽然派人盯着尹卿月,所派的人也提前来汇报说是尹卿月进了酒品居之后,又到药铺内买了药材。

    尹卿月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个女人竟然还敢骗自己说自己什么都没做。

    看来老虎不发威,就当她赵嬷嬷是病猫?

    “来人,给我搜身!”赵嬷嬷一声令喝,便命了侍卫准备搜身,侍卫脸上布满了猥琐的笑意,眼前的女人虽然是丑了一些,但是身材还是尚好的!

    甚至此时有几个侍卫已经看着尹卿月的柔软的胸部开始乱想了起来。

    杏儿此时眼眸里也布满了笑意。

    “慢,落尘院中的女子都是感恩念经,为我国祈福的人。既然是祈福的人,又怎能让其他男人碰?”尹卿月眼眸里闪过一道寒光。

    赵嬷嬷看着尹卿月眼眸里的愤怒,道:“好,杏儿,去,看看她身上藏了什么?若是被我搜出来,看我怎么惩治你!”

    赵嬷嬷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是咬紧了牙齿的,更不得将尹卿月撕个粉碎!

    尹卿月望了一眼杏儿,眼眸里闪过一丝的笑意,这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杏儿向赵嬷嬷说了句是,便朝着尹卿月走去,她抬起头,撇了一眼尹卿月,心理暗暗想到:“看你还想怎么样?竟然还敢威胁我?”

    杏儿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尹卿月的身边,看了看尹卿月,俯下身来对着尹卿月道:“死到临头,还敢威胁我吗?有没有守宫砂又能如何?”

    尹卿月看了一眼杏儿道:“你似乎忘记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做事不能做的太绝了!”

    杏儿轻蔑一笑,将衣袖撸起来,准备在尹卿月的身上大搜一番,若是搜到了一丝的蛛丝马迹,今日可就是尹卿月的死期了!

    想到这里就觉得很赞!心里燃起了莫名的快意。

    她伸出手来,朝着尹卿月的怀里摸了过去,渐渐的她脸上的笑意变成了焦急,她身上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是派了人看到的吗?

    赵嬷嬷也看了一眼杏儿,见她的神色不对,内心闪过一丝的愤怒到:“给我好好的搜!”

    杏儿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若是搜不出来东西,这自己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岂不是反倒被尹卿月给拿了把柄握在手里?她的手忽然变得慌乱起来,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焦急。

    尹卿月此时看到了杏儿脸上的神情,不由的笑了起来,呵呵,还真的可笑,没有弄清楚状况,就敢大张旗鼓的和自己斗?

    “我说了,你得给你自己留一条后路!”尹卿月笑了笑,看了一眼焦急的杏儿,心理感到十分的开心。

    赵嬷嬷见杏儿在尹卿月的身上翻了好久,都未搜到她身上有什么私藏的东西!这令赵嬷嬷也开始焦急了起来。

    过了好久,依然没有搜到东西,杏儿道:“嬷嬷,莫不是这丑女将东西藏在里里面衣服内?”

    杏儿看了尹卿月一眼,心理暗暗想到:“哼,就算是没有搜到什么,当众脱了你的衣服,看你还能如何?”

    侍卫里开始蠢蠢欲动,他们当然渴望看到尹卿月那曼妙的身材!

    赵嬷嬷嘴角闪过一丝的笑意,道:“把她衣服给我解开!”

    尹卿月望了一眼赵嬷嬷,继而一把挥开杏儿,迅速踱步来到赵嬷嬷身前,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似乎忘记了我身后有靠山,你敢当众脱我的衣服?不瞒你说,我的确进了酒品居,甚至入了厨房,你说怎样的人才能入厨房?想动我,仔细思虑清楚了。”

    赵嬷嬷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脸上升腾起了怒意,这丑女竟然接二连三的拿着靠山来压自己,更可笑的是,她还不能找到对付的办法!也许这丑女的说辞是狐假虎威,可她却不能掉以轻心。

    “靠山,只不过是你口上说说而已。”赵嬷嬷压住怒气,低声回道。

    突然,她又猛然掀起尹卿月的衣袖,看到了肩膀上的守宫砂还在,便愤愤的朝着一旁走去了。

    杏儿看到赵嬷嬷检查尹卿月的守宫砂,随手将臂膀抱紧了。

    “赵嬷嬷,您说,若是落尘院有女子,不管是即将献祭的还是丫鬟,没了守宫砂会怎样?”说完她就瞥了杏儿一眼。

    杏儿此时满头大汗,看了一眼尹卿月,急忙的说道:“嬷嬷,这女人不知好歹,不如关她几天,饿她几天!看她嚣张的样子,对嬷嬷您,简直大不敬。”

    赵嬷嬷虽然生气,但是她并没有杏儿那样愤怒到失去了理智,随意关押献祭的女人,皇上怪罪下来,那谁都无法担待。何况,尹卿月的靠山,还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