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私自外出的惩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107字

    赵嬷嬷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依照你这么说,我应该好好的顾看你才好,你还年轻,若是不给点教训,我怎对得起皇上?来人,给我掌掴这丑女的嘴巴!”

    尹卿月淡淡一笑,仿似赵嬷嬷针对的不是她一样,“如果真要罚,那就罚好了,只是这结果,不知道谁担呢?

    ”赵嬷嬷一惊,暗暗想到,若丑女的靠山是真的,那......

    再三思量,赵嬷嬷望着尹卿月道:“就算是你出去没有和男人鬼混,但是,你身为献祭的人,居然私自出去,你的丫鬟会不知道?知道了,她居然知情不报。何况,落尘院中女子终身不能踏出院子,除非是献祭的那天!”

    “来人!”赵嬷嬷说罢,话音一转,朝周围的侍卫吩咐道:“将梅儿带过来!”

    尹卿月眼眸里闪过一丝愤怒,这刁奴竟然拿梅儿出气!

    侍卫领命,迅速退去。

    杏儿看着侍卫远去的背影,嘴角闪过一丝的得意,哼,就算你尹卿月有再大的本事,我看你还如何去保护你身边的丫鬟?

    没过多久,梅儿便被带了进来,只见她双手被侍卫捆绑,嘴里塞着布条。

    噗通一声脆响,梅儿被侍卫摁倒在了地上。

    “大胆,是哪个奴才把梅儿这小巧的嘴巴塞着布条的?”赵嬷嬷眼眸眯起,望了一眼尹卿月道:“只可惜这嘴巴被塞了,也还是透风的,若不是如此,我又如何知道尹姑娘出去,去了酒品居?”

    尹卿月瞪了一眼赵嬷嬷,她对梅儿十分的了解,梅儿又怎么会出卖她?况且,赵嬷嬷刚才说了梅儿知情不报,现在又这样说,岂不是自相矛盾?

    梅儿听到赵嬷嬷如此说,眼眸里带着一丝的慌张,她拼命的冲着尹卿月摇头,心里暗暗的喊道:“小姐,绝对不是梅儿告的秘。”

    尹卿月看着梅儿,眼眸在示意梅儿,我当然信你!明白这是赵嬷嬷在挑破离间。

    梅儿嘴巴里的布条被撒开,她朝着尹卿月喊了一声:“小姐……”却又有千万句话说不出来。

    尹卿月明白梅儿的心思,冲着她点了点头。

    赵嬷嬷看到梅儿在向尹卿月示意什么,随即拧了一把梅儿的脸,道:“既然你知道你家小姐去了酒品居,为何不向我汇报,反而让我动手打你,你才肯招认!”

    “啧啧……”赵嬷嬷抚摸着梅儿的小脸,眯起眼睛道:“瞧瞧……,瞧瞧这小脸,我还真是不忍心。”

    “放开她!”尹卿月眼眸里充满了冷冽的寒光,她清楚的知道,梅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去了酒品居,就算是赵嬷嬷知道尹卿月去了酒品居,那也不会是梅儿告的状。

    “说,你家小姐去酒品居做了什么?”赵嬷嬷完全不把尹卿月的话放在心上,听到尹卿月冲着自己喊的那句话,就当做没有听见一般。

    尹卿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她此时忍者内心的愤怒,看着赵嬷嬷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梅儿看了一眼赵嬷嬷,眼眸里充满了恳求,她是真的不知道尹卿月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她出去做了什么!

    赵嬷嬷看了一眼尹卿月,故意冲着梅儿道:“你家小姐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你作为下人也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你是怎么照顾你家小姐的?”

    “像你这样的丫鬟,连自己家小姐去做了什么都不清楚,要你做什么?”赵嬷嬷说完,冲着侍卫挥了挥手。

    随即一台刑具便被抬了出来,这是一张竹签,两个人拉着两旁,将人的手指放在中间,来施以酷刑。

    尹卿月在现代的电视剧中看到过这种刑具,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能够亲眼的看见。

    记得电视剧里,被施以刑具的人,都会痛的死去活来,又看了看平时比较娇柔的梅儿,从梅儿跟着自己,对她就若亲姐妹一般,平时也没吃过什么苦,又怎么能受得了这个?

    刑具摆好,周围的侍卫和杏儿都在等待着看一场好戏。

    赵嬷嬷撇了一眼尹卿月,她清楚的知道尹卿月和梅儿的感情深厚,随即就利用了她这个弱点,来让尹卿月乖乖就范。

    梅儿一脸苍白的看着这个刑具,又冲着赵嬷嬷大声哀求道:“嬷嬷,梅儿真的不知道,请嬷嬷放过梅儿吧!”

    赵嬷嬷冷冷的道:“哼,那你就应该把你家小姐的去向告诉我,别再嘴硬了!你只是奴才,没有人会心疼你!还是为自己想想吧!”

    赵嬷嬷心里暗暗想到:我到时要看看这奴仆的情谊有多深!

    尹卿月看着周围的侍卫,十几个侍卫围在自己周围,若是打起来,自己虽然身体虚弱,但这些侍卫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梅儿此时已经被拉到了刑具旁,双手已经被放入了刑具内。

    “动手。”赵嬷嬷示意侍卫上刑,两个侍卫便拉着刑具两头的绳子朝着相反的方向用力。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便看到梅儿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还真是不中用的丫鬟!来人,拿水把她泼醒!”赵嬷嬷指挥着侍卫,不多时,便见侍卫拿了一桶水,顺着梅儿的身子便浇了过去。

    梅儿睁开了惺忪的眼眸,呛了几声,脸色变得煞白!

    赵嬷嬷见梅儿已经醒了过来,撇了一眼尹卿月,见她紧皱着的眉头,嘴角便闪过一丝得意,她转过身冲着侍卫再次喊道,

    “动……”刑字还未说出口,一只簪子便飞了过来,直直的朝着赵嬷嬷的脸庞奔去!

    “啊呀!”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冲向赵嬷嬷的脸颊,她捂着脸庞缓过神来,只觉得脸颊上有温润的湿热。

    摊开手掌,便看到一抹猩红,直直的刺痛着自己的眼球。再瞧着地上,一支黄玉簪子稳稳的躺在地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赵嬷嬷环视四周,看到尹卿月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双眼正在愤怒的望着自己。

    “你……,大胆,你竟然敢拿簪子偷袭我?你是不想活了?”赵嬷嬷在众人面前被尹卿月打了,这着实让她丢了面子。

    尹卿月站在那里看着满脸是血的赵嬷嬷道:“嬷嬷,你欺人太甚,你这样三番五次的针对我们,是何居心,我不想和您计较,并不代表我能一直忍气吞声!”

    赵嬷嬷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冲着周围的侍卫道:“还不快把她拿下!”

    周围侍卫像是傻了眼一般,这么多献祭的女人,还是第一个敢和赵嬷嬷对抗的!

    这场景来的太过于突兀,令他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听到赵嬷嬷的话,侍卫们这才缓过神来,直直的朝着尹卿月冲了过去。

    却见尹卿月一脸的冷漠,身上充满了腾腾的杀气。这气势让侍卫们向后退了几步。

    “废物!”赵嬷嬷看着眼前的场景,愤怒的跳起来道:“快把她抓住!”

    尹卿月并不想大开杀戒,这里是什么地方,若是死人了,肯定会惊动皇上,到时候无论结局如何,都不好收场,她只想要给赵嬷嬷一个教训,不想招到皇上的注意。

    尹卿月快速朝着赵嬷嬷奔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地上的黄玉簪子捡起,冲着赵嬷嬷的脸庞再次袭去:“你信不信我让众人从此认不出来你是谁?”

    赵嬷嬷都没有看到尹卿月是如何来到自己身旁的,便感觉到了一支簪子直冲着自己的面颊而来。

    “慢……”听到尹卿月的话,赵嬷嬷朝着后面后退了几步,挥手示意侍卫们推下去。

    “快把梅儿放了!”尹卿月看着赵嬷嬷,冷冷的说道。

    杏儿此时已经退到了赵嬷嬷几米远的距离,她可不想沾染到任何的血腥。

    “快快……把梅儿姑娘放了!”赵嬷嬷冲着侍卫挥手示意。

    侍卫见状,立即将梅儿拉离了刑具旁边,解开了梅儿手上的绳子。

    梅儿也被眼前的情形吓到,刚才尹卿月快速来到赵嬷嬷身旁的场景,那速度之快的自己竟然没有看清楚。

    这还是小姐吗?

    “小姐!”叫了一声,梅儿便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尹卿月见状,松开了放在赵嬷嬷脖子上的手,她眼眸里的冷冽令赵嬷嬷不敢吭声。做完这一切,尹卿月朝着梅儿走了过去,将她扶起来慢慢的朝着房间里走去。

    所有人都没有阻止她,就连赵嬷嬷也没了反应。

    来到房间,见到房间里的东西已经乱作一团,尹卿月将梅儿轻轻的放在床上,见到梅儿微皱的眉头,这才发现梅儿身上有伤。

    她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梅儿,内心涌上一抹的愧疚,若不是自己,梅儿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她手忙脚乱的从房间找出来一些止血的药材,捣碎了敷在梅儿的伤口上,又为她轻轻的盖好了被子,看着她安稳的睡了过去才舒了口气。

    弄完这些之后,她忽然觉得有些累,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让她突然想起了扔在院外的药,看来得想个法子将药拿进院子才行!

    落尘院动荡不安,西泽京城一处驿馆也是颇为动荡,不过是另外一种动荡而已。

    冷峰看着坐在主位上慢慢饮茶的男子,不禁问道,“王爷,您就不好奇那丑女吗?”

    男子饮茶的动作微滞,“本王最想知道的是,郊外那名大胆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