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绝不放过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40字

    一直被靖王“心心念念”的尹卿月此刻出了房间,一路上碰到的人都用见鬼了的眼神看着她。

    此刻,一个小丫鬟躲在房间中朝外看,在看见尹卿月出了房间时,她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不上。

    “杏儿跟咱们说的信誓旦旦的,看来也根本是夸大其词嘛,就赵嬷嬷那个性格,平日里没错还要折磨咱们三分呢,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这个丑女?”小丫鬟的小姐也气愤了起来。

    “看来这个丑女有的时候也是会走狗屎运的嘛,平时赵嬷嬷最爱折磨她了,这次她犯的错够让她死一千次的,可她居然没事!”小丫鬟咬牙切齿地说。

    落尘院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是以这些小丫头的声音即使压得很低,尹卿月还是全都听到了。

    然而此刻,尹卿月并不在乎这些人说了些什么,她现在只想好好给梅儿看看伤,赵嬷嬷的仇,她算是记下了!

    尹卿月趁着大家不注意,在侍卫的掩护下,取了草药。她趁着侍卫不注意,赶紧往嘴里拼命地塞了一些,总算觉得有气力了点。

    之后,她又偷偷磨了一些草药,在梅儿的伤口上涂抹了起来。

    “小姐,别难过,梅儿不痛的。”梅儿见尹卿月满脸阴郁,连忙安慰她道。

    在梅儿眼里,就算自己再痛,也不可以让小姐担心,小姐身为尹家嫡长女,本该是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而不是受庶母庶妹欺负的可怜女。

    小姐流落到落尘院这种鬼地方来已经很可怜了,为了保命不得不隐藏美貌,却因这丑妆时常受人欺凌。

    小姐的命已经很苦了,她怎么可以让小姐为了她而更加难过呢?

    尹卿月听了梅儿的话,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梅儿,她眸间闪动着冰冷而凛冽的光芒:“没关系的,梅儿,疼就说出来。”

    她的手从梅儿满是伤口的手上移开,转而抚上了梅儿的脸,她一脸沉静的看着梅儿的双眼:“梅儿,你记着,无论你或我受了什么样的伤,答应我都不要难过,更不要流泪,好吗?”

    梅儿愣愣地看着尹卿月,不明白她想要说什么。

    尹卿月握着梅儿的手紧了紧,她淡淡的笑开:“泪水是没有用的,你难过,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我们要做的,是无论遇到什么,都要笑着面对,不哭,但要记着今日所受的苦,直到最后,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梅儿愣愣地看着尹卿月,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小姐,你终于明白了,若你在家的时候能够早些明白就好了。不过如今明白了也不晚,只要小姐好好的,奴婢也就放心了。”

    尹卿月笑了笑:“梅儿,你不必为我担心,你家小姐如今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然后看着你家小姐我是怎么对付她们的!”

    梅儿点点头,破涕为笑:“小姐,奴婢听你的!”

    尹卿月低下了头,似笑非笑,赵嬷嬷、薛珍玉、杏儿,敢惹她,就要准备好承受她的怒火,这三个贱人最好能够坚强一些,能够承受住她循序渐进的报复,不然可就太没趣了!

    另一边,赵嬷嬷在自己的屋子里一面捂着脸一面痛苦地呻吟:“哎呦,可疼死我了。”

    她是真没有想到,这个丑女明明这么丑,真的会是靖王的人?

    赵嬷嬷气愤地跺了跺脚,满脸的懊悔。本来北昊的国力就比西泽强,靖王又是北昊能够一手遮天的人物,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嬷嬷,哪里敢动靖王的人?

    赵嬷嬷恨恨地想着,又捂上了自己的脸,苦着脸直叫唤。

    此刻的薛珍玉也是极为懊恼的,她死死地扯着衣袖:“怎么会这样!赵嬷嬷为什么不惩罚她,为什么不杀了她!”

    她心里恨极了,平日里自己什么错都没有犯过,见到赵嬷嬷也总会给其一些财物,可赵嬷嬷还是三天两头的难为她。反观那尹卿月,溜出落尘院几次,犯下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过,死一百次都不为过,可赵嬷嬷却轻易的放过了这个丑女,到底为什么?

    薛珍玉的手一下一下地捶打在桌子上,恨恨道:“我如此年轻貌美,却要被赵嬷嬷为难,尹卿月那个丑女丑的简直不堪入目,赵嬷嬷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她,凭什么!”

    杏儿一面忍受着薛珍玉的怒火,一面在心里盘算着今日这件事。那个丑女居然能够从赵嬷嬷的怒火下逃脱?这怎么可能?到了落尘院,几乎就是落进了赵嬷嬷手里,可是赵嬷嬷为什么不处罚尹卿月?难道那夜,丑女说的话不是狐假虎威,而是真的?

    这么一想,杏儿的脸色白了,如果尹卿月有强大的靠山,又怎么会进入落尘院呢?这里根本就是一个有进无出的鬼地方啊!正在思虑的时候,薛珍玉愤恨的声音响起。

    “走,跟我去找那个丑女!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她不可!”

    杏儿低头不应声,她打心眼里不愿意去,那个女人虽然丑,可是却有个大靠山啊,赵嬷嬷都惹不起的人,她怎么能惹得起?

    看到杏儿的犹豫,薛珍玉气得给了她一个耳光:“反了你了,我的话也敢不听!你就不怕我处置你吗!”

    挨了耳光的杏儿委屈地低下了头不说话,既然薛珍玉非要去触这个霉头,她当奴婢的也只有认了,谁让她命苦,摊上个蠢货主子?

    而薛珍玉一直气冲冲地走在前头,并未感受到杏儿哀怨的目光。

    杏儿在心里默默抱怨着,薛珍玉根本是个没脑子的蠢女人,也不想想赵嬷嬷都没有法子,她们两个就是去了,又能做些什么?

    另一边,尹卿月一心挂念着梅儿的伤,她将草药捣成泥糊状,又把自己的一条绢帕撕成了条条给梅儿把伤口包好,然后就在一边不停地捣着一些另外的药草。

    “小姐,你在做什么?”梅儿看着她的动作,好奇的问道。

    “防身。”尹卿月手上动作不停,淡淡地答道。

    尹卿月觉得这次梅儿会受伤,主要的责任还是在她,虽然有赵嬷嬷蓄意为难的原因在里头,但如果她离开的时候给梅儿留下一些防身的东西,梅儿也不会被伤成这个样子了。

    她如今吸取了这个教训,绝对不会再放任梅儿一个人空着手留在院子里了。

    就在尹卿月专心捣着药草汁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薛珍玉的喊声:“尹卿月你这丑女,还不快点给我滚出来!”

    尹卿月捣药的动作顿了顿,她直起身子,向门外冷冷地瞥了一眼,嘴角带出一丝冷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薛珍玉呢,这没脑子的蠢货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尹卿月看了看手中的药草汁,挑起眉满意的笑了笑。

    薛珍玉不是觉得自己很貌美,看不起丑妆的她尹卿月吗?她今天就要毁了薛珍玉的这份骄傲!

    “小姐,薛小姐来了,怎么办啊?”梅儿有些犹豫地扯了扯尹卿月的袖子,她咬了咬下唇,一脸的不知所措。

    “来得正好,我还怕她不来呢。”尹卿月笑得狡诈,眉眼间都是灵动与狡黠。

    尹卿月这副模样看得梅儿一阵发愁,她家小姐都画了这样的丑妆了,怎么眼睛还这么漂亮啊?

    尹卿月不知道梅儿的想法,见梅儿眉间蹙起,还以为她是害怕了,就拍了拍梅儿的手示意她放心:“别害怕,看你家小姐帮你出气。”

    “小姐,那个薛小姐一向霸道跋扈,不是好惹的人,要不咱们就算了吧?”梅儿还是有些担心,她不想让尹卿月为了她冒险。

    “梅儿,这世上有句话叫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尹卿月笑了笑,转头面对着梅儿说道。

    她的目光渐渐变冷,唇畔的笑意也愈发灿烂:“你家小姐从前忍得还不够吗?结果呢?这些给脸不要脸的人,有忍她们的必要吗?”

    她端起那个捣药草汁的小碗,将里面的汁液倒进茶盏中,又倒了些热水搅了搅,确认充分混合之后盖上了盖子,幽幽的笑了笑。

    薛珍玉,杏儿,知道算计她尹卿月的人最后都落得什么下场吗?你们俩就等着倒霉吧!

    薛珍玉喊过那一声之后就一直站在尹卿月的门口等着尹卿月出来,没想到过了好一会儿院门还是关着,尹卿月面对她的叫骂居然毫无反应。

    薛珍玉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正打算叫杏儿过去砸门,就听院子里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

    “这是谁家的泼妇,在我门前骂街?”

    薛珍玉听了这声音,气急败坏的回了一句:“你这丑女才是人人喊骂的泼妇,你丑得都见不得人,又凭什么骂我?你根本没有这资格!”

    “我人虽丑,总算还知道教养,不像某些人,连点教养都谈不上,不知道是谁教薛小姐在别人院子门口骂街,还敢理直气壮的说人家是泼妇的?”尹卿月微微眯起眼睛,一脸嘲讽地开了院门,却不让她们进去,而是倚在门口堵住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