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教训她

    更新时间:2018-11-29 16:26:44本章字数:3006字

    “哼,随你怎么说,也改变不了你是丑女的事实!”薛珍玉一脸鄙夷的看着尹卿月。

    尹卿月闻言笑的愈发灿烂:“妇有四德,德颜容工。我不过就是少了容一项罢了,可是薛小姐似乎少了三样,不知道咱们谁更可悲一些?”

    “你说什么?睁开你的丑眼睛看清楚,本姑娘可是出身官宦人家,四德怎么会少了三样?看来你不光是个丑女,还是个妒妇,你根本就是嫉妒我才会这么说,你这丑女真是令人恶心!”薛珍玉气急败坏的说。

    “在别人家门口骂街,妇德不修;破口大骂言语粗俗,妇言不修;表情多变且易躁易怒,简直是让人不堪入目,妇容不修,只剩下妇工一样还不知道你有没有,我只说你少了三样都是便宜了你。”尹卿月嫣然一笑,说出的话却是毒舌的很。

    尹卿月不等薛珍玉反应过来,就又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还为薛姑娘可惜过,觉得你长这么美,一辈子不嫁人真是太可悲了。可是现在看来,皇上真是英明神武,十分伟大,像你这种四德缺了三样的女人,若是嫁为人妇,那家人定会家宅不宁!”

    “你胡说,你胡说,你这个贱人,看我撕烂你的嘴!”薛珍玉几乎发狂,红着眼睛想要上来打尹卿月。

    “薛姑娘可别忘了,赵嬷嬷虽然看我不顺眼,可是却动不了我!如果你今天打了我,不知道赵嬷嬷又会怎么收拾你呢?”尹卿月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目光里一片坦然,显然是不把她放在眼里。

    薛珍玉呆住了,平时她没犯错,赵嬷嬷还会隔三差五的向她要银子,如果这次她送了把柄进赵嬷嬷的手,那赵嬷嬷肯定把她榨干!

    她犹豫了起来,奔向尹卿月的脚步也踟蹰了,为了出一口气,打这丑女几巴掌,赔上自己的全部首饰和家当,实在是不值当。

    “你这丑女,还不配让我为你而受罚!”最终薛珍玉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保住自己的面子。

    “是吗?既然如此,来而不往非礼也,薛小姐大老远来拜访我一次,我连杯茶都不上实在是太失礼了,薛小姐不懂四德,卿月却不能如薛小姐一般,这杯香茶还请薛小姐细细品尝。”尹卿月浅浅笑开,眸间闪动着幽幽的光芒。

    尹卿月趁着薛珍玉和杏儿一时不备,突然将手里茶盏中的水向二人撒去,薛珍玉和杏儿猝不及防,两个人被兜头浇了一脸的水。

    “你这个丑女、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薛珍玉先是一愣,继而便红了眼眶又要冲过来。

    “薛小姐与其斥骂别人,还不如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我没觉得浪费一杯茶,已经是给薛小姐脸面了!”尹卿月冷冷笑了笑,直接闪进了门框里,并关紧了院门,根本不给薛珍玉反击的机会。

    薛珍玉没有占到便宜,气得回身给了杏儿一耳光:“你是聋子还是哑巴?刚才我被那个丑女辱骂你为什么不说话?”

    杏儿委屈地低下了头,心里十分地愤怒,薛珍玉自己没脑子,还要拉上她垫背?也不想想赵嬷嬷都惹不起的人,她们两个难道惹得起?

    薛珍玉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茶水,恨恨地望着紧闭的院门:“尹卿月你给我等着,这事没个完!”

    另一方面,尹卿月关上院门之后就直接回了屋子,担心多时的梅儿立刻迎了上来。

    梅儿一脸担忧地看着尹卿月:“小姐,你没事吧?那薛小姐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我?就她那点微末道行,还奈何不了我。”尹卿月笑了笑。

    她向梅儿挥挥手表示不在乎,而后又浅浅笑开:“这次也算是她自作自受了。到了明天,有她受的。”

    梅儿虽然不大放心,但也只能如此了,毕竟她选择了相信她家小姐。

    尹卿月看着手里的茶盏笑得狡诈:“梅儿,等明天你就知道你家小姐的手段了。”

    第二天一大早,薛珍玉的院子里是以一声尖叫拉开了一天的帷幕。

    “啊!”杏儿对着镜子,双手捂着脸,满脸惊慌的尖叫起来。

    “鬼哭狼嚎什么?你爹娘翘辫子了不成?打扰本小姐的好梦,本小姐饶不了你!”薛珍玉一脸愤怒地掀开帏帐,斥骂道。

    她一边斥骂着杏儿,一边从卧房走到外间,刚想指责杏儿,一看杏儿的脸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呀!”

    “啊呀!”杏儿转过身来,也是一声惊叫。

    “你这脸是怎么弄的?吓死我了!”薛珍玉抚摸着胸口,惊魂未定的喘息着。

    “奴婢也不知道啊,小姐,您的脸怎么也跟奴婢一样了?”杏儿又惊讶又害怕地看着薛珍玉的脸。

    薛珍玉一愣,连忙冲进房间,坐到铜镜前,仔细观察自己的脸。

    镜中映出薛珍玉的脸五官依旧姣好俏丽,但她原本洁白细腻的肌肤上起了一大片的红色痘痘,这让她看起来又恶心又可怕。

    薛珍玉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住地摇着头:“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我的脸,为什么我的脸会变成这样!”

    也是一脸红痘的杏儿在薛珍玉身后进了屋子,立在门边啜泣着:“小姐,一定是那个丑女做了什么!”

    “对,一定是那个丑女泼的那杯茶!那茶水一定有古怪!我要去找她算账!”薛珍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冲了出去。

    杏儿连忙跟在薛珍玉身后跑了出去,一面恨恨地念叨着:“尹卿月你这个丑女,你自己长得丑就想让别人跟你一样丑,我饶不了你!”

    薛珍玉一路跑到尹卿月的院子前,发现尹卿月早已开了院门,坐在院子正中好整以暇地等着她。

    “你这个贱人,丑女!你在那杯茶里放了些什么!”薛珍玉气急败坏地冲上来想要打尹卿月。

    “薛姑娘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动了手脚?”尹卿月抬手抓住了薛珍玉的手,笑得格外灿烂。

    她的动作虽然看似随意,但无论薛珍玉怎么挣扎都无法将手收回来,薛珍玉受制于人,气势自然也有些弱了下来。

    “昨天我和小姐来了你这里,回去之后脸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是你动了手脚,还会有谁?”杏儿连忙上前来为薛珍玉帮腔。

    “哦,薛姑娘单凭推测就来兴师问罪了?”尹卿月嘲讽地笑道。

    “明明就是你动了手脚!”薛珍玉红着眼圈喊道。

    “证据呢?没有证据的话薛小姐还是省点力气吧!我想薛小姐应该明白,一个丑女在落尘院里会是个什么待遇,如今薛小姐丑得跟我可是不相上下呢,不知道这回其他人会帮谁?”尹卿月言笑晏晏。

    她慢悠悠地抬起手,身后服侍的梅儿立刻把茶杯送上,尹卿月浅浅抿了一口,将茶盏端在手里:“这么好的茶叶,可惜薛小姐无福消受呢。”

    薛珍玉看见了茶盏,更是激动不已:“是茶水,就是你昨天泼的茶水把我害成这样的,你这个贱人,丑女,你不得好死!”

    “薛姑娘慎言!”尹卿月突然站了起来,走到薛珍玉面前俯视着她。

    尹卿月比薛珍玉的身量高出一些,她这般居高临下的看着薛珍玉,将薛珍玉嚣张的气焰压下去不少。

    尹卿月抬手捏住薛珍玉的下巴,梅儿也上前拦住了想要帮忙的杏儿,院子里的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

    “落尘院里的小姐,就算是要死,也是要为皇上献身,薛姑娘这句不得好死,是觉得为皇上献身是不得好死吗?这大不敬之罪,薛姑娘承受得起吗?”尹卿月面色严肃,眸色凛冽。

    “我、我……”薛珍玉忍不住颤抖起来,在尹卿月冷厉的气质下开始害怕起来。

    “我如果是你,反倒应该为自己变丑了感到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你可以多活两天了。”尹卿月勾起唇角嘲讽道。

    “我高不高兴不用你管,你居然敢在落尘院里用这种东西,赵嬷嬷不会放过你的!”薛珍玉攥紧了娇小的拳头。

    “随你的便。”尹卿月懒懒的抬了抬眼睛,一脸嘲讽地看着她。

    “不过薛姑娘可要想清楚,我是天生的丑颜,而你却是突然变丑的,你可别忘了,落尘院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我们都是要向佛祖替皇上祈福的,如果你拿不出我陷害你的证据,那你突然变丑很有可能就是佛祖的意思!薛姑娘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尹卿月这般说着,笑弯了一双眼。

    薛珍玉浑身一抖:“你少胡说八道,佛祖怎么可能会让我变丑呢?”

    “那就得问你自己都做过什么让佛祖愤怒的事了,比如说,陷害别人啊,心术不正啊……”尹卿月一脸笑意地说着。

    说完,尹卿月抻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困出泪花的双眼,一脸疲惫的样子。

    梅儿立刻挡在尹卿月身前,一脸笑意的对薛珍玉说:“薛姑娘,我家小姐已经累了,还请您快点回去治脸,不要打扰我家小姐休息了。”